【投書】吳令丞:推動澎湖國際觀光,何不先搞定市中心客運站的雙語環境?

2017/03/1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2017初春週日上午,經過澎湖即將完工的公車總站大樓,為其嶄新的外貌吸引,不禁走入大廳參觀。馬公市原有的公車總站走過一甲子歲月後已是危樓,澎湖縣政府歷經多年努力,終於在2015年展開拆除與原地重建。新的大樓為六層樓(地下一層、地上五層)的複合式客運轉運中心,一樓大廳包含客運站與商家攤位空間,二樓以上則規劃為觀光旅館,將以BOT模式招商經營。從外牆上鮮明的隸書燙金字體「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不難想像,這座大樓是如何承載著澎湖人的厚望。

澎湖儘管身處離島,但有趣的是,地方政府多年來無論政權如何更迭,始終緊扣著「國際觀光」為縣政發展重點。例如2011入選Lonely Planet推薦景點、2012參加(其實並非直屬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轄下的)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爭取到在澎湖舉辦2018世界最美麗海灣國際年會,和一年一度的國際海上花火節……等,皆是不論任何黨派執政時,都會在施政成果報告裡大書特書的功勳。可想而知,新的客運轉運中心由於位處馬公市中心,地段良好,未來在發展國際觀光時,所扮演的角色將會愈發重要。

然而發展國際觀光除了需要完整的人力資源,更需要建構資訊正確、對使用者友善(user-friendly)的雙語環境甚至多語環境。那天在「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雖是走馬看花,卻發現幾處令人詫異的中英文雙語標示,而車站內外的中英文字體選擇、站名英譯,以及營運單位提供的乘車資訊一致性,也值得進一步討論。

▋雙語標示怪怪,旅客都會發現

以洗手間上的壓克力牌標示而言,目前「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女廁為Lady toilet,男廁則是Gentle toilet,但Gentle toilet的說法,大概沒什麼人會這樣用。

在英文裡,我們經常以Gentlemen's Toilet/ Restroom/ Room、Men's Toilet/ Restroom/ Room來表示「男廁」,對應「女廁」的Ladies' Toilet/ Restroom/ Room、Women's Toilet/ Restroom/ Room,或直接簡化為Gentlemens、Gents、Mens、Men等等,對照Ladies、Lady、Womens、Women等等簡稱。至於目前標示的Gentle toilet,則可能讓人聯想到某些品牌的廁所衛生紙或尿褲,甚至是對於廁所用品觸感的形容詞。

 
左:作者沒看過的Gentle toilet,右:女廁的Lady toilet,這就有人在用了。作者提供。

而在大廳的路線燈箱上,也有值得商榷之處。最明顯的是行駛馬公與湖西之間的「尖山」線,漢語拼音應作Jianshan,但文字卻印製為Jiagmen,問題是「尖山」無論普通話或台語的讀音都不可能念成Jiagmen (音近「家門」或「尖門」),幾乎可確定為作業錯誤。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繞行馬公市區的「零路」線,燈箱中文都已印製為「往○路」了,英文竟音譯為Ling Lu。須知澎湖縣公車的「零路」路線是用於繞行市區內部,而馬公市內招呼站彼此間隔太近,因此並未如其他路線以「村落地名」命名,僅以數字「零路」代稱。數字根本不能比照地名直接音譯,倒不如意譯為Bus 0、Line 0或0為佳。

 
左:尖山誤譯為Jiagmen,右:零路誤譯為Ling Lu。作者提供。

行駛馬公與澎南間的「風櫃」線燈箱,同樣讓人如墜五里迷霧。該路線有兩條支線,都經過山水,主要差別處是其中一條行經三總澎湖分院(Tri-Service General Hospital Penghu Branch),但兩條支線中英文互相矛盾,上方支線中文「往風櫃」搭配英文Shanshui,下方支線中文「往風櫃-經三軍總醫院澎湖分院」搭配英文Fenggui,令人根本不知要去哪裡。不如統一為Fenggui,再分別以中英文註明各支線途經的重要地點。

車站外牆上,「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目前譯為Magong Terminal Passenger Transit Center。這樣的譯名一來冗長拖沓(too wordy),二來連用了5個詞還未能指出「這是公車站」!也許可參考紐約市曼哈頓的Port Authority Bus Terminal,命名為Magong Bus Terminal。又如愛丁堡市中心的公車總站也只簡單稱作Edinburgh Bus Station,所以也可以簡化為Magong Bus(Central)Station。或者為了強調這座車站是路線網中的總站,命名為Magong Bus Terminus也無不可。只要無損語氣正式度與閱讀理解,又何苦逐字翻譯?

 
左:不知道要往山水還是往風櫃的標示,右:冗長拖沓的英文翻譯。作者提供。

▋英文字體選擇,清楚舒服是關鍵

雙語環境的建置,除了應避免誤譯外,字型的選用也應謹慎。好的字型通常能在視認性(legibility)或可讀性(readibility)兩大性能指標間,至少滿足一種。視認性,是指能讓使用者盡快辨認出相似的字元(例如L、l、i、I),避免誤判。可讀性,則是字元的筆畫結構、字元間的寬窄空間,能讓人閱讀舒服、不易疲勞。就經驗法則而言,用於出版品標題、建築物外側、數量較少的字型,較偏重視認性;至於出版品次標題、內文或長文的場合,更注重可讀性。而交通號誌、大眾運輸場所的標誌或建築物動線標示,則會盡力求取兩者的平衡。

同理可證,台北捷運車站的標示字體雖然一直飽受批評,但即使幾年前「康熙字典體」在平面設計界颳起旋風時,捷運公司也並沒有將它引入站內標示系統裡。因為它那破碎的邊緣、厚重粗糙的線條,都暗示著可讀性並不佳,所以只適合作為標題、不適合作為內文、更不利於在繁忙車站中減輕旅客閱讀的疲勞!

以「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外牆鑲嵌的英文燙金字來說,目前似乎是使用Arial字體,而這個系列屬於無襯線字體(sans-serif),線條簡潔明快,有優異的可讀性,但是視認性較差。因此當路人經過時,可以一眼認出牆上以隸書表現的中文字,卻會感到Magong Terminal Passenger Transit Center這一行文字中的i、l、C、G等等字母「擠在一起」。此外,燙金鑲嵌大字通常用於較為莊重、典雅、傳統、氣派的環境,並不適合以Arial之類無襯線字體表現,反倒可以考慮選用CentaurGaramondCaslon這幾種有襯線字體──甚至是每台電腦都有配備的Times New Roman,呈現效果也可能比Arial好。

至於站內的燈箱用字,「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目前使用類似Times New Roman的有襯線字體(serif)。有襯線字體的邊緣突出較多、線條較為銳利花俏,視認性較佳,但長時間閱讀的疲勞感也較重。儘管目前的燈箱英文標示只有各路線終點站名,但從發展國際觀光的長期目標來看,不妨考慮HumanistGeometric這些流派的無襯線字體,減輕閱讀負擔。如果想兼顧視認性與可讀性,也可研究來自德國的大眾運輸指標專用字體ff info系列,字母較為瘦長,特別針對I、l、i、l等相近字形做出差異以利讀者辨認,線條留白也夠寬。又如美國近年來運用於公路指標的Clearview字體,分別針對文字在前、背景在前的對比環境開發出"B"和"W"族系字體,也是值得一試的標誌專用字體。

 
左:背光時很難看清文字訊息的燈箱,右:遠遠看起來糊成一團的Arial字體。作者提供。

▋資訊清楚一致,使用時才方便

必須澄清的是,儘管「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的燈箱標示目前有誤譯,但在交通部公路局開發、各縣市客運業者提供資訊的「iBus」公路客運App裡,這個烏龍並不存在。在iBus裡,澎湖縣公車「尖山」正確的標示為Jianshan、「零路」也正確的翻譯為0,因此我們該問:既然澎湖縣車船處與交通部合作時,能確保App的英譯品質,為何在車站大樓原地重建工程裡,卻放任Jiagmen、Ling Lu之類荒謬錯誤出現?是否因為公家單位各專案彼此缺乏連結與傳承,或者只重工務採購發包,不重勞務採購專業?

然而,「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與iBus的路線音譯系統也不一致,前者採用漢語拼音,後者仍採通用拼音。以「風櫃」為例,旅客在車站上車時會看到燈箱的漢語拼音Fenggui,手機App顯示的則是通用拼音Fengguei,等下車看到「風櫃洞」,標示又變成Fengkuei Cave(感謝侯孝賢導演1983年的電影《風櫃來的人》,一錯數十年)。如此混亂的音譯,保證令人永生難忘。

其實國內的官方地名音譯標準,早在2008年9月16日行政院修訂《中文譯音使用原則》之後,2009年起就已全面改採漢語拼音了。澎湖縣車船處在地方政府「發展國際觀光」口號高唱入雲之際,是否該盡速去函交通部相關部門,將其於iBus裡已經上架的地名從通用拼音統一為漢語拼音,避免外國旅客繼續深陷地名的迷魂陣?

正確而清楚的在燈箱上標明終點站,不過是建置雙語環境的第一步。若未能將各路線圖經的重要地點也附加英譯,那即使燈箱上中文清楚標示了「經機場」、「經三總」、也無助於提供英語使用者有資訊,如果他們不諳中文,幾乎可以肯定會錯過。所以這涉及一個更老的問題:沿用多年的澎湖縣公車路線時刻表,有沒有全面檢討與改版的機會?

現有的澎湖縣公車路線時刻表,由於各路線共同經過的招呼站相當多,且充斥各種猶如密碼的路線記號,因此雖然寫的是中文,對外地旅客來說仍是有字天書。儘管澎湖縣車船處近年來已展開革新,將各路線區分為A(藍線,外垵、通樑、沙港)、B(綠線,龍門、尖山、北寮、青螺、太武、烏崁)、C(黃線,風櫃、山水)、F(紅線,國醫、零路、光華)四條路網,並將各招呼站編號、資訊公告上網,再結合手機App以加速旅客掌握乘車資訊。但為什麼高掛在車站大廳售票口上的時刻表,還是舊的版本呢?


新建的「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車站大廳,仍使用舊有的時刻表。各路線前方密密麻麻的各式各樣記號,對於外地旅客造成閱讀理解障礙。作者提供。

更嚴重的是,環視嶄新的澎湖公車總站大廳,一來未見類似臺鐵的詳細車班表,二來連標示空間資訊的路網圖也沒有。連中文版時刻表都如此了,英文版就更可想而知的付之闕如!此情此景不禁令人慨歎:地方政府不是強調推展國際觀光嗎?好不容易催生了嶄新的客運大樓,乘車資訊卻還是新瓶裝舊酒,連讓英語使用者(甚至國內旅客)看懂當地公車路線圖的機會都沒有。到底是認定不會有外國旅客來使用,還是覺得「反正他們看不懂也沒關係」?

▋國際化玩真的玩假的,客運站就看得出來

澎湖縣的新車站大樓雖然只有一座建築,附近車流量有限,每日疏運的旅客量也不多,但這正適足以讓主事者集中有限的資源,全力完善其各項軟硬體。畢竟再怎麼嶄新亮麗的公共建設、形象建築,也只是硬體,終有折舊與黯淡的一日。澎湖縣政府既以「推展國際觀光」作為縣政重點,值此之際,就更應讓即將完工的「客運轉運中心」回歸車站「本行」,提供國內外旅客快捷、舒適、清楚的客運服務,這才是未來經營車站大樓時,真正足以決勝的「內容」軟實力。

這些作為可能包括:全面檢討改進現有各行駛路線,設計一套清晰易懂的全區路網圖、引入GPS車位回報系統與App時刻表來提高準點率、增開與港口和機場之間的接駁專車、全面改版乘車資訊的標示系統,以及建置清晰簡明的中英雙語(甚至未來納入日語、韓語、越南語、泰語、印尼語等多語)標示與語音廣播體系、開辦員工外語教育訓練、招募外語專業人才……等,提升旅客使用澎湖縣公路客運的意願,從而改善縣內公車業務長年嚴重虧損、仰賴補貼的困境。千萬不可只想坐擁良好地段,倚靠BOT的旅宿業者租金來彌補財務缺口,更不可耗資數千萬元公帑原地重建大樓後,卻還有錯誤百出的雙語標示、彼此混淆的地名音譯,貽笑大方。

身為天天聽到「國際化」口號的離島居民,吾人深切期盼自己規規矩矩繳納的稅金,能以適當的方式用在公共建設上。期待地方的主事者,能以更嚴謹的態度來面對每一個公共建設專案。澎湖拚國際觀光,先搞定客運總站的雙語環境吧!

澎湖「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雙語環境修正建議

NG狀況說明修正建議
車站內,洗手間男廁壓克力標示有誤女廁標示為Lady toilet,男廁卻標示為Gentle toiletMen vs. Women或Gents vs.Ladies或Gentlemen vs. Ladies。
Toilet或Restroom都可視情形省略
車站內,路線壓克力燈箱有誤
「尖山」線,「尖山」的音譯誤作Jiamen考量國內《中文譯音使用原則》採用漢語拼音系統,以Jianshan音譯為佳
「風櫃」線兩條支線均有途經山水,但燈箱標示一作Shansui(山水),一作Fenggui(風櫃),徒增困擾重新檢討設計路線的標示。兩條路線仍以終點站為準,都標為Fenggui,但其中途經三軍總醫院的路線可以小字加註Via the Hospital TSGH
「零路」線,誤將「零路」當成地名而誤作Ling Lu可譯為Bus 0或Line 0,或乾脆以0稱呼。
外牆「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的英譯可簡化目前採取逐字翻譯Magong Terminal Passenger Transit Center,過度冗長累贅,可精簡,而且絕對不會影響理解選項一:Magong Bus Terminal
選項二:Magong (Central) Bus Station
選項三:Magong Bus Terminus
外牆與站內的英文標示,字體選擇不良外牆鑲嵌的英文燙金字,誤用無襯線字體,且字體過小,辨識度低;站內的路線標示,錯用有襯線字體,造成閱讀疲勞外牆燙金字宜修正為有襯線字體,如Times New Roman、Centaur、Garamond等,並放大尺寸。站內燈箱標示則改用無襯線字體,如Arial、Humanist、Geometric,或使用ff font、Clearview等國外常用於交通運輸的字體。

(本文作者為澎湖子弟,現於當地任職國小教師。長期於公餘關注澎湖的歷史人文與交通議題,希望能喚醒獨立思考、理性思辨的公民意識。多篇評論散見於各傳媒論壇。)

     

延伸閱讀:

在地、永續、高品質──與國際觀光趨勢接軌,突破低價團困局

越南還劍湖,打破台灣人的觀光迷思

這座島嶼,有自己的遊戲規則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