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陳弘:要怎麼收穫人才,就得怎麼招生──為什麼我們需要大學考招新制?

2017/03/1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編按]2016年底,大學招聯會發布新聞稿,提出新的考招改革方案,隨即引發各界熱議。台大30位教授率先在台大校務會議批評,200多位全台高中校長、主任等也發動連署,並端出自己的考招版本。

教育是百年大計,大學選才也攸關國家未來的人才培育方向。獨立評論@天下特別專訪到清大校長、大學招聯會第7屆召集人賀陳弘,談談考招新方案的制定,出自什麼樣的目的?對舊制的狀況有什麼認知與改變?又如何回應眾人的疑慮?

考招制度的改變,是一件長程的事情。考招新制最快要從民國110年才開始,一般人期待會維持10年、20年。未來社會的步調變快,我不敢預測制度是否會一直微調,但以架構而言,我們要描繪的大概是民國120年、甚至130年的人才想像。這就與當前的狀況會有一些不同。

▋從教育1.0到教育3.0

未來的世界會有什麼轉變?我認為最核心的問題除了科技化、網路化,就是未來的知識會變得像水和空氣一樣到處都是、易於取得。

我們可以說,1.0版的教育是單純的聽講、複述;2.0的教育則是隨著社會多元對話的成長,開始出現不同課本、不同老師、不同答案,也使評量和取才變得比較多元。台灣現在已經走過1.0,但尚未完全實踐2.0這個階段。到了3.0版的教育,學生擁有更多不同的學習管道,打破以前在特定時空進行單向知識傳遞的樣態。現在講的終身教育、翻轉教育,其實都在激發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讓每個人在自己想要的時間地點,不受限的吸收知識。

在知識多元的情況下,考招制度就要能配合這種學習樣態。我在招聯會中與很多校長進行過討論,其中一個最大的共識就是:大學校長再也不願意用少數考科、透過重複性的學習來取才。他們認為,這樣篩選出的學生已經不再符合未來對人才的需要。這與現在107課綱的精神是相同的──由多元適性的課程引導學生找到興趣、發掘自我,成為有能力學習的人而進入大學,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的。

▋當全世界都在追求人才與產品的多樣性

再從產業的角度來看,台灣從60年代到90年代,是效率導向的製造業黃金時期。不僅廣設工廠、訂定相關政策,教育體制也密切配合。製造業需要穩定的人工、原料、機器、製程,產品才會一致、才會有高的良率;台灣的教育也一樣,從教師養成、教材教法、學生評量等等,沒有一項不是統一規定,可以說是一種高度規格化的人才培育。企業主只要看學歷,就可以清楚知道這個人的能力、定位。

但未來的產業會從效率取向變成創新取向,成功要素變成要找到跟別人不同的利基、不同的產品,當然需要的人才就不再是規格化的。在教育上,也就要有更多元的教材、師資、學制與評量,才能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希望新的考招制度可以觸發這種多元性。

而除了台灣自己的需求以外,還可以再看看國際趨勢。美國的大學以申請入學為主,為什麼他們不直接用SAT的成績去收羅課業表現好的學生,而要花那麼大的力氣進行審查?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國大學希望學生有多樣性。想要創新,得要有多種不同背景的激盪,如果學生高度同質化,他們的想像力就很難被激發。

再往亞洲看,日本經過20年的經濟低迷,現在也開始改變,東京大學去年的考試題目開始嘗試開放式的英文表達考題;而台灣的第一大競爭者南韓,首爾大學近10年前就不再單純用成績錄取學生,他們建構了學生的學習資料庫,並採用類似繁星計畫和申請的方式招生。這些都是我們在思考台灣新考招方式時的參考。

▋台灣的「升學工業」

在今日的台灣,中學教育階段人才規格化的樣態還相當堅固,我稱為「升學工業」。學校的KPI就是升學率。明星高中追求的是考上頂大、醫科的比例,普通高中追求的就是考上國立大學的比例。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就像工業要做原料分級一樣,學生被分校、分班,把能力相似的人集中在一起;也像工廠要固定軟硬體一樣,固定師資和教材。當然,現在一綱多本的情況帶來了一些改變,不過各校間雖有差異,在校內大家還是都得使用統一的課本。

我多年前曾經碰過一個紐西蘭的英文老師。他提到他去新加坡參訪時,發現全班居然讀一樣的課本,感到「horrible」(恐怖極了)。他說,他自己班上有17個學生,但每個人的讀本都不同,都是老師依照學生的喜好、程度選擇的。這在「升學工業」的台灣就不太有可能。

另外一個非常工業化的特色,就是成品檢驗。不管是什麼學校出來的學生,最後要考的都是同樣的考卷,用同一套成績標準來評分。這樣學生的多元性一定是被抑制的,也導致高中生進到大學時,對自己想要做什麼往往充滿迷惑,成熟度不夠。

▋能自我管理與適性發展的學生,在大學表現更好

台灣目前有三種升大學的管道,包括繁星、申請和分發。從大學的角度來看,這幾種入學方式的表現怎麼樣呢?

招聯會和大考中心合作分析了100-103年65間大學約40萬筆的數據,檢視由三種管道進來學生入學後的穩定程度,包括是否轉系、退學或休學;也研究他們的學習成就,是優異、平均或二分之一學分不及格。這6種指標的結果,雖然依不同學校科系略有差異,但大體上都很一致:表現最好的是繁星學生,其次是申請生,再次是指考分發。

為什麼繁星的學生表現都比較好?經常有一種解釋是,當申請入學成為主流,大部分學生會爭取先入學的機會,也就是「好水果理論」,繁星、申請和指考變成三道篩子,優秀的學生會先被挑走,剩下的越來越差。但我們把三種學生都一起考過的學測成績拉出來比較,卻發現他們的得分曲線分佈並沒有差異,也就是三個管道之中並沒有誰是更好的水果,繁星學生不見得都是高分一族。

因此我們傾向另一種解釋:進大學最重要的不是應試能力好壞,而是主動學習、管理時間、處理情緒等等能力。我們的高中教育好像在趕羊一樣,以群體進度不停把落後的學生趕上去,但趕羊是訓練不出這些主動能力的。我認為繁星學生在大學成效好的原因,就在於他們有較好的自我管理能力。

另一個入學管道,申請入學只能填6個志願,平均錄取1~2個志願,也就是考上的人大概進的都會是自己比較喜歡的科系。當你對這個領域認同度高,那麼學習意願、穩定度通常也比較高。然而指考分發可能填到100個志願,要命中喜歡的校系,機率就相對低,也會影響學習成就。這都說明了適性學習的重要。大學想獲得好的人才,在招生制度上當然也得盡可能符合這些經驗。

▋考招新制做了哪些改變?

現行入學管道最被詬病的一點,就是申請入學的程序妨礙了高三下學期的學習。所以新制調整的第一步就是把申請的時間延後,與高三下的進度區隔開來。現在是3月初報名、5月初放榜,未來則會延到5月以後作業。

其次,為了讓學生能展現多元學習的能力,我們決定大幅度採用學習歷程資料庫。這與之前申請入學的精神相似,但在技術上有很大的改善,導致實質上的改進。

目前學生採用的備審資料沒有固定格式,也是到了申請的時候才準備的,所以每個人準備的完整度、正確度不一,在參照比較時也有困難。我們計畫,從高中入學的第一天,就開始記錄學生的修課狀況、社團活動、各種在學習上有意義的事情,每學期上傳。這樣的記錄準確性、完整性比較高,學生也不用為了要一次準備三年資料而有負擔。同時,各校系還可以只挑自己需要注意的欄位參考,而有較好的評量基準。當完整學習更容易被看見,學生與老師也會更有動機去留下記錄。

回頭看看107課綱,必修與選修一共有9大領域,但我們的考科只涵蓋了國英數社自5個領域,其他科技、藝術、體育、綜合活動……都不在內。學習歷程資料庫就可以很快呈現學生在這些領域的表現。

學習歷程是為了照顧考科中的多元學習、還有非考科的學習,那麼可考試的部分呢?我們也希望能讓考試題型朝向學生會問問題、能夠解決問題的綜合性基本能力,而非片段的知識。大考中心將會重新規劃研發題目。這也是大學校長們的一大共識。

▋「先考後招」還是「先招後考」

我們目前還是維持「先招後考」的方式,在繁星、申請放榜後,再進行加深加廣科目的考試。它原本造成最大的問題是高三下的學習干擾,然而在把申請時程往後移之後,就大致上解決了。

有些人擔心,學測考的是基本能力,第二次的分科測驗才是加深加廣的內容,沒有加深加廣這一關篩選,會不會讓進大學的學生能力低落?因此主張「先考後招」,把兩次考試都考過之後才進行招生。不過把這個理論放到現在的狀況來看,現行三種入學管道的學生中,繁星最早放榜,似乎他們的學習是最不完整的;而指考最晚放榜,又經過最完整的考試,表現應該最好?但就像前面說的,學生後來的表現與這個推論並不一致。主動學習是大學最需要的態度和能力,制式的知識學習雖然也重要,但當兩者有競合關係時孰輕孰重,我認為是可以判斷出來的。

至於先招後考是否會影響正常學習,我想可以回到我們對學習歷程的強調,大學要看的是6個學期的完整記錄,不能說到了高三下要準備申請就可以隨便。我們希望不是用考試、而是用學習歷程去引導「正常學習」。其次,現在有超過一半的學生都沒有考指考,但如果變成先考後招,大概很少人會不抱著「還是保險考一下」的心情去考完兩次試,反而使一大半的學生加重考試負擔。這對學習有利嗎?如果回到我們期待學生能自主學習的初衷,把大量的時間花在準備考試上,並不是大家樂見的事。

其次,如果變成先考後招,會自然傾向一次分發,也不必再分兩段作業了。然而一次作業也相對地使學生少了第二次的機會。關於分發,不少人都會聯想到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斯的「配對理論」,學生和學校可以各取所需。然而這樣的配對必須在一個意願與指標都相對透明的狀況下才能有效進行,並不適用於這種上千個校系、看不到別人志願填法、沒有良好預測機制的情況。還有學測的15級分到時會為了不增加考科,要換算分數再來進行分發,這也存在著很多不確定性。所以我們同意某些校系可以自行試辦,或者先以過去的資料做一些模擬分析,對可能的後果能夠有更具體的掌握。但不希望直接全面取代現有模式,以免造成很大的混亂。

▋學習歷程是否不利於弱勢學生?

另外一些人擔心,社經地位高的家庭,孩子會有很多課業以外的表現,沒有類似資源的孩子是否就乏善可陳?我的解答是:學習歷程要看的,主要是校內的學習,而非校外表現。甚至校外表現也可能會限制件數。比如說一個孩子可能因為家裡有錢,可以學鋼琴、學長笛;但如果有一個學生在工藝課上自己做了一根笛子,再用物理學的知識分析這笛子的音準、音質,這種能力會更受重視。所以,學習歷程對弱勢是有利或有弊,完全要看高中和大學如何運用。

從現有證據來看,現在需要備審資料的申請入學和不用備審資料的分發入學,哪個管道的弱勢學生比例高呢?在我們之前提到的40萬筆資料裡,申請入學的中低和低收入戶學生佔1.14%,指考分發的則佔1.18%,兩者差距極小。可以說,儘管現在的申請管道看似不利於家境差的孩子,但實際上的狀況卻並沒有太大差異。我認為這有一個原因,是跟人的判斷有關:指考分發的時候,成績幾分就是幾分,不會有人管他背後的理由;但申請的時候,大家會看到表現背後的原因,在困境中展現的學習,是會被肯定的。為了避免社經優勢學生的多元表現以量取勝,大學與高中也正在共同設計提供參採的多元表現件數,並且應該以校內的學習成果為主。

很多人喜歡說,考試分發才平等,才能讓清寒家庭的學生也能進到好學校。其實即使科舉時代,狀元還是多半出於富戶,家庭的社經地位與學習成績從來就不可能完全切割,也從來就不是匿名就能絕對公平。鯉躍龍門的故事當然是正向範例,但他們之所以一再被傳頌,反而更證明了這種現象的稀少難得。我們想設計的制度,就是希望這樣的事情不再只被當作傳奇,而成為一件平常的事。

▋學習歷程的資料可能造假嗎?

有的人擔心學習歷程的資料造假,比如某些私立學校可能因此編造成績,以獲得比較好的升學率。就像以前繁星剛推行時,是到要開始審核作業了,才要學校上傳資料,於是有些學校就先把分數都調整了一下,讓他們的學生可以順利錄取。但因為現在已經改成逐年逐學期上傳,所以事先安排的難度就高了。再者,以前很難查核資料的正確度,但當資料庫建立後,各校之間數據的比較全都一目了然,哪個學校的成績分布有異,可以清楚看到,查出來的話可以扣減招生名額等等。

至於學生個人是否也可能有編造資料?以前的狀況是學生都到要申請的時候才開始抓資料,或者故意加油添醋,或者無意間搞錯內容,這在未來要求每學期記錄、通過學校上傳的狀況下也會減少差錯。同時,資料庫的內容是長期保存的,經過一定程序可以查詢,不像現在申請完了就事過境遷,未來造假要是被抓到,當然也可以有回應的機制,比如吊銷學籍,畢業之後吊銷學位等等。

▋高中端與考招方案設計是什麼關係?

高中的抱怨中,有一個部份是認為大學校長離中學教育現場這麼遠,為什麼卻可以決定大學考招的方式?我認為,考招的目的就是大學取才,就像胡適說「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大學想找到什麼樣的人,也得從招生開始。我們希望設定大學入口的條件能盡可能配合高中現場的狀況,但是對於最後從大學出口的人才樣態,那是大學的責任與設計。出去什麼樣的人,與招進什麼樣的人有關,這是大學為什麼如此在意考招制度的原因。

招聯會的存在,是因為台灣的社會普遍不希望各大學單獨招生,所以才出現這樣的組織,用來協調大學招生時的各種事項,當然主要的成員也就是大學。不過在進行這種大型的變革時,還是需要接受高中端的意見,比如說像高三下的這個問題,就是高中一直非常強調的,新的調整也因此而設計。

此外,大學看的是未來的人才需求,而高中看的則多半是教育現場的情況,兩者本來就有一些不可避免的落差。我想這就是一個設法互相理解、互相協調的過程。關於很具體的考科和時程的安排,大學和高中一直密切地在討論來找到一個可以走得比較長遠的合適做法。

     

延伸閱讀:

讓學習歷程無限大吧!

為什麼我們反對招聯會的大學考招草案?

別讓「一試定終身」回頭殺了「學習歷程」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