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台灣各大學簽署「一中承諾書」的事件愈演愈烈,據報載目前已有超過半數的大學都簽署過承諾書,教育部甚至還揚言將懲處相關學校。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樣的現況就是中國對於台灣在政治上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藉著陸生來台灣求學所帶來的利潤,伸手干涉台灣高教的學術自由。

然而,一中承諾書事件的根源並不是源於兩岸關係,而是長期以來台灣政府高教商品化政策所導致的「內政問題」。

▋政府推卸高教責任,外國學生、陸生成為大學重要財源

1996年台灣高教擴張,政府卻將人民接受高等教育的責任推卸給私立大專校院,用獎勵私人興學、專科體系轉科技大學的方式,讓短短20年間私立大專校院爆增超過100多所。目前132萬的大學生中,只有33%能夠在學雜費負擔較輕的國立大學就讀,而大多數的學生都只能被迫選擇學費高昂的私立大學就讀。

2006年教育部更推出一共2期「5年500億」計畫,將原本可以平均分配到各個大學的常態型經費變成集中在少數大學身上的競爭型經費。為了彌補被刪減的常態型經費,不分公、私立大學都開始靠著自行籌措財源來維持學校的經營。

政府一面削減高教常態型經費支出,一面立法引導大學自籌財源:

在正式學位生學雜費的收取上,依據《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及《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就讀專科以上學校辦法》規定,外國學生的學雜費收費基準不得低於同級私立學校,而陸生的學雜費收費基準則由就讀學校自行訂定。結果,就讀公立大學的外國學生、陸生必須負擔2倍於本地生的學雜費,就讀私立大學的陸生學雜費則由學校自主規定。由於可以從外國學生、陸生身上得到更多收入,使得公、私立學校都無所不用其極地招收外國學生、陸生來台念書。

而不具有正式學位資格的大陸短期研修生,依照陸委會主管的《大陸地區教育專業人士及學生來臺從事教育活動審查要點》,不只招生人數不受限制,依法還可以收取1.5倍的學分費。104學年度在台灣一共11萬的非本國學生中,就有34,114名是大陸短期研修生,研修生的學雜費收入已成為大學的重要財源。

除此之外,民進黨政府依然延續前教育部長吳思華所制定的「高等教育創新轉型計畫」,假藉國際化、國際合作之名,行開設招收外國學生為主的高學費專班之實。讓大學的教學資源分配更不平均,也更加依賴以招收外國學生、陸生作為主要的經營模式。

▋高教經費緊縮、商品化,是不分本、外學生都要一起面對的困境

目前政府的高教政策,除了持續保留本、外學生學雜費收取基準脫勾之外,接續「5年500億」計畫的「高教深耕計畫」,目前看來也將延續以競爭型經費取代常態型經費的政策。教育部且透過法規鬆綁,讓大學可以成立「控股公司」,拿學生繳的學雜費來投資「大學衍生企業」獲利。去年總統蔡英文更推動「科學技術基本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法規通過後,公立大學研究兼行政主管、校長更可以不顧利益迴避擔任大學衍生企業董事,使用公款投資獲利還可以落入私人口袋不需要回歸公庫。

在這一系列的政策之下,台灣的高教形同將要演變成為向學生收取高學費、經營營利事業獲利的學店。被犧牲的,是負擔高學費還要在衍生企業中承擔廉價勞動實習的學生,與被提高工作量、壓低勞動待遇的大學教師,唯一的獲利者只有大學的經營管理階層。

教育部2015年「教育統計指標之國際比較與分析」報告指出:「2011年OECD國家教育經費占GDP 比率達到6.1%,而其中政府支出部分則占GDP的5.3%。」相較於台灣105年度中央與地方政府編列教育科學文化預算 (總共7,629億元,其中高教經費為859億元)僅僅只占105年度GDP的4.446%,可以得知台灣的教育經費支出相較於先進國家是遠遠不足的。要達到先進國家教育經費公共支出的水準,台灣至少還要再增加1,400億元的教育經費。

在教育經費嚴重不足、大學只能自籌財源的教育商品化現象之下,不分外國學生、陸生、僑生、港澳生、台灣學生,所面對的教育環境其實都是向下沉淪的,大家面對的都是同一個高生師比、教學品質低落、授課教授被當成廉價勞動力的高教環境。如果沒有看清政府帶頭將市場經濟邏輯向高教體系擴張而造成的壓迫,反而把矛頭指向是某一個族群、某一個國家的壓迫,那麼就無法看清問題的真相,永遠無法解決台灣高教面臨的迫切問題。

(作者為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成員)

 

瀏覽次數:99+

編輯推薦

該不該多招陸生?產業思維與政治作戰思考

面臨十字路口的陸生政策,夥伴關係的新想像

台灣教育史上最貴的千億騙局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