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幸先生:

頃閱先生【周三專欄】大作,有關本人在「兩岸四地大學校長座談會」的致詞指教,顯有誤會,隨函謹附當天演說全文,以及本校教授在網上發表解讀,請您參考。

本人在日前清華EMBA/MBA校友團圓會演講曾就科系選擇趨勢補充說明:「所以在台灣高等教育中,積極培養文法科人才,非常重要,一方面儲備未來從政人才,一方面也協助教育與引導民眾「選賢與能」;在此要特別要強調絕無認為文法科人才不如醫科與理工科人才之意,而在當天座談會隨後發言的一位文法科背景校長就很清楚的點出我拋出問題的用意;同時我在很多場合都強調不應有領域間偏見,抱持偏見的人不是因為他有高見,而是見識不足。」希望澄清您的誤解。

另一方面,有關學生自治部份,只點出問題,希望與同學共同改善。

專此 順祝  編祺

陳力俊上

【附件一】第九屆兩岸四地大學校長座談會致詞

(※編按:何榮幸周三專欄中已有演說全文連結)

很榮幸擔任兩岸四地大學校長座談會主持人;今早我們聽到了兩岸四地三位校長報告各地高等教育現況,剛才又聆聽三位校長報告各地推動「線上教學」現況,也都有很熱烈的討論與交流;今天的座談會是希望在報告議題之外就大家感到興趣的問題,作初步的交換意見,或可作往後幾天大家在各種場合進一步交流的參考;身為主持人,我首先提出幾個問題,以為拋磚引玉;

大學主要的目的之一是培育人才,在這方面,台灣在過去六十餘年來有幾個趨勢:

一、科系選擇:台灣從日據時代以來,醫學一直是很熱門的學科,吸引了很多優秀學子,但醫科畢業生絕大多數以行醫為業,很少從事醫學研究,而一般來說,中等人才行醫已經足夠,所以一方面有相當的人才錯置,一方面在醫學研究方面並不突出;再者,由於各種政經因素,理工科系也長期是優異學子所愛,而且人數眾多,也因此造就今日台灣在科技方面有相當好的表現;比較讓人遺憾的是文法科較為冷門,連帶的投入領域的優秀學子較少,也造成今日國內文法科頂尖人才缺乏的窘境。

二、與大學科系選擇有關,讓人不禁感嘆的是,由於專業傾向,從政與擔任治理工作的人以有文法科背景者為多,而國家大計包括資源分配如由非頂尖人才掌握,結果可知;公部門掌握許多資源與公權力,職位越高影響越大;以台灣現況,政務官往往為立法院頻繁不著邊際的質詢羈絆與粗魯對待所苦,未來將無法吸引一流人才,一國的盛衰繫於人才的走向,以此觀點,台灣的未來是很讓人憂心的。

三、俗語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如果我們一方面享受接近舉世開發國家最低的稅負,一方面期待有大有為政府,無異「緣木求魚」,台灣財稅政策很明顯向富人傾斜,到接近年青人一年薪資還買不到工作地點附近一坪房子時,社會的公平正義就蕩然無存了,未來社會穩定性堪憂。

四、「人才、人才、人才」是企業蓬勃發展、永續經營所繫,現今常聽企業主談「學用落差」,找不到適用人才,但就台灣頂尖大學現況來看,一方面與世界名校資源相比,以每位學生計不到其十分之一,而八年來學雜費受教育部所限制不得調漲,超低學雜費收入總額不到大學經營成本的十分之一,艱困可知;教育鬆綁刻不容緩,而企業界應在培育人才方面多所挹注,就不只是利人利己,對整過社會競爭力都會有很大助益。

五、學生自治:臺灣大學生對自治一般相當冷漠,很難組成具有代表性的學生自治團體,以清華大學來說,2011、2012、2013年研究生聯合會與大學部學生會投票率各為3.02%、1.67%、1.03%與3.93%、12.33%、5.33%,但這些自治團體對外表達意見並不會以不具代表性有所保留,是對民主自治的誤解,很不妥當,因此在媒體常看到以不到2%投票率產生的以清華大學研聯會會長名義發表對調漲學雜費的看法,是嚴重的扭曲視聽,而應有所導正。

以上是我看到台灣高等教育相關比較明顯的問題,「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希望兩岸四地大學校長們多所指教。

【附件二】取自網頁(鄭傑先生回應陳為廷同學的質疑)

/鄭傑

仔細看一下附在下面的校長致詞講稿連結(其實不長,可以很快看完),我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1.科系選擇趨勢:陳校長只是描述現象,文中並沒有貶低文科的意味,甚至是期許這樣的狀況可以獲得改善。另外立法院的不效率或粗魯現象也的確屬實,我不覺得陳校長提出來有什麼不妥。

2.稅制改革與學費調漲:這兩個議題我認為可以分開討論,「稅制讓青年貧窮」所以需要改革,但那不代表學費就非凍漲不可(當然學費政策的討論又是另一個題目了),陳為廷同學文中所言校長曾說要先改革再調漲,也很合理,我不懂哪來的精神分裂之說。

3.大學校園自治參與率低導致自治團體沒有代表性:文中校長的敘述也是句句屬實,這樣的現象成因可能很複雜(大學的文化生態、學校風氣)。而陳同學卻拿馬英九總統低迷的民調支持率類比,我們要知道,民調(滿意度)與得票率(法理代表性)是兩回事,馬最近一次連任得票率有51.6%,甚至「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六十三條也有規定「得票數須達選舉人總數百分之二十以上,始為當選」,而校長所言清大自治團體得票率不到2%的代表性問題的確存在(當然沒有要怪當選的人,可能要從制度改善)。

綜上所述,我覺得陳同學似乎誤解、也曲解陳校長的講稿了。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