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林基興:歡迎把核廢料放我家!

2017/02/21

圖片來源:台電公司

蘭嶼十萬桶核廢料放置哪裡?最近成為各地方政府的頭痛問題。例如有傳言說要放在基隆、金門、連江、或澎湖的無人島,結果,各縣市長與民代均回絕,揚言抗爭或放總統府算了。至於放回原本「出產」核廢料的三座核電廠,北海岸居民表示,雖然萬分同情蘭嶼人的處境,但核廢料運回核電廠,對當地居民是弱弱相殘的局面。桃園市議員說,蘭嶼鄉親如果不願意島上被放置核廢料,那麼,桃園龍潭(核研所所在)鄉親又有什麼理由要接受?

我國演變出這種「攤牌、對決」,情何以堪?

若說「債有主、冤有頭」,則大部分回到核電廠,小部分(一成)回到醫、農、工、學術研究等單位;接著,還要回到全民身上,因為用電與醫農等,就是每個人用的,全民自行處理核廢,符合「社會正義」吧?

任何發電都會產生待處置的垃圾,就像每個人需要上廁所;而拒絕核廢料者,就像排斥廁所一樣。

其實,放在蘭嶼的核廢料並不會傷人。這些低階核廢只是曾接受到輻射的紙張、塑膠、布、金屬、污泥、樹脂殘渣等,經過焚化、壓縮或固化後裝桶。這些桶子的輻射劑量很低,因為劑量與距離的平方成反比,只要稍微隔離就沒事。原能會自1979年起,開始環境輻射監測,1982年開始存放低階核廢,每年定期採取超過500個樣品,不論存放與否,歷年來偵測結果均在自然環境背景輻射變動範圍內(環境背景值為每小時0.2微西弗以下,蘭嶼背景值每小時0.027~0.041微西弗)。

反核者不必成天抱怨核電廠產生核廢料,因為醫療等民生用途也會產生核廢。難怪,目前全球有13個國家並沒有核電廠,但還是設有低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各地方首長民代也不必絞盡腦汁想「觀光、戰略」等藉口,因為核廢無害。倒是可學學韓國慶州:2005年,具有石窟庵與佛國寺等觀光名勝的該古都,不推託接收核廢料,而將回饋金將用於促進觀光業與古蹟維護,成功「雙贏」。

經濟發展暨合作組織(OECD)會員國,各設置低階核廢處置,近地表處置就是選擇,且已累積相當豐富的經驗。低階核廢處置場所需的土地面積很有限,例如法國首座處置場位於芒什(Manche),1969年開場,1994年貯滿,所用地表面積約0.12平方公里,封場後再覆土回填植被,綠意盎然。國際上也有將核廢放在無人島的案例,例如2005年,香港就選擇無人島「小鴉洲」貯存低放射性廢物。

低階核廢不傷人,為何大家這麼敵視?主因是不了解輻射的本質(你我體內均具輻射)與其健康效應(1毫西弗劑量約等同40杯咖啡)。就如2016年12月,前立法委員沈富雄所說:「台灣人民非常怕輻射,這是以前為了反核,不斷教育人民的結果,現在要解套這個問題已經來不及了。」

冤受排斥的核廢,請來我家避難。

(作者為大學教授,曾受世界衛生組織一主席推薦到《自然》期刊主辦「挺身維護科學獎」)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