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上一代的歷史記憶裡,校刊猶如珍寶,倘若自己的作品,無論是詩、散文、或社論能登上一年一期的校刊,那實在是種莫大的榮耀,也是在校內成名的大好機會。而更遑論成為校刊編輯過程中的一員,那或許會是高中生涯最難忘的經歷。

然而,在時代的日趨改變下,人人都有智慧型手機,除了教科書外,我們似乎很難再拿起紙本書、報紙、雜誌來翻閱,這無關乎對錯,只是時代改變下,人們獲取資訊的途徑有了極大的改變。在這波風潮下,許多公立高中的校刊社、青年社,都面臨了倒社及停刊的掙扎及困窘,而在教育部一聲令下,校刊自由購買後,更是雪上加霜,能運用的經費趨近於無。

前幾年,一本200元的校刊費,需在註冊時一併繳納。一年近30萬的編輯印刷費用,提供給一小群人寫只有自己感興趣的議題,實為不妥,而也經常造成內容風格過於「文青化」,大量的純文學作品難以引起學生興趣。當校刊印刷完送到班上時,好奇一點的同學可能會翻翻目錄及最末頁的笑話集;而無心些的,便連拆封也懶,直接送進回收箱內,回歸塵土。平心而論,「校刊自由購買」的確是個較符合民主精神的選擇,但校刊社便面臨潰軍的危機。

在自由購買後,少數私立學校還能以強大的家長會來支付製作費用,而在公立學校,沒有編輯費,學生購買數還可能不到總數的十分之一,便只能用「雪上加霜」來形容其處境之慘。而本文將以「現有校刊弊病分析」、「校刊該如何轉型」兩個層次,來探討校刊社究竟該何去何從?

▋現在的校刊有什麼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校方干預選題。在過去,校刊拿著全體同學強制繳納的校刊費用,因此校方有權審題、審稿、刪去不合適的內容。或許是出於好意,但在世代落差下,指導老師難免與編輯學生在「題目是否可吸引高中生」上出現認知不同。儘管全面自由購買後,校刊社不再使用校方任何一毛錢,但仍脫離不了校方過問。

這些情況,是具有通則性的。如2015年《建中青年》在臉書上宣布脫離學校、獨立出刊,便是因為在「專訪柯文哲」、「解放乳頭」兩篇專題上與校方出現不同聲音;而惠文高中更是全台先驅,在十年前便獨立出刊。也有一群充滿抱負的新青年,因為不滿校方過度干預,於是便憑藉著對時事議題、社會科學、人權關懷的熱忱,創立了「學生獨立媒體」,較為知名的有集結高中職生意見的線上媒體《囹語Prisper》,以及由雄中雄女學生創辦、希望「以真為諫,以心為燈」的《諫燈》。儘管排版技巧並非完全成熟,但內容卻更有批判性、更能呈現出「憤青」的風格。當然,在學生回饋上,也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其次,學生閱讀新聞的意願也不高。近年,新媒體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端傳媒》、《報導者》、《換日線》皆提供相當具有深度的議題報導,然在高中端閱讀人數卻無法提升,或許是因為課業壓力龐大、與議題無親身連結,或這根本是個「政治冷感」的時代。而獲取新聞的唯一途徑,便是臉書上譁眾取寵的標題,這的確是個危機。

因此,在校刊選題上,便需要花些巧思,我們必須要思考,我們如何定位「學生媒體」。當主流媒體在熱議年金改革、婚姻平權、砍七天假時,我們必須思考,如果一般學生不願閱讀報紙來了解這些議題,那麼難道把議題放進校刊,就會引起關注嗎?這並非說校刊不該與社會議題連結,但議題可以更定位在「校園民主」、「學生自治」等和同學生活有關的事件上。例如今年花中校刊社將教官退出校園、107課綱多元選修、性別友善廁所列入核心議題,便是希望這些報導,能與學生切身相關,讓校園民主意識萌芽。

▋校刊轉型可以怎麼做?

我認為,校刊轉型首先可以做的是結合科技,善用社群經營。當選美國總統的川普透過臉書、推特行銷個人理念,來獲取基層藍領的認可,事實證明策略是正確的;而2014年爆發的太陽花學運,也成功運用網路來進行群眾募資、物資分配、線上直播等,引起社會討論。現今的政治人物無分藍綠,都在粉絲專頁中納入新媒體元素,為個人理念背書。這些例子告訴我們,實在不可忽視「社群媒體」所帶來的群眾動員力。

誠如先前所提,高中學生在文字新聞閱讀意願上或嫌不足,但難道校刊社、青年社的唯一走向,只有文字評論嗎?或許能透過製作議題懶人包、拍攝校園訪問影片,來讓議題不再只有死板的文字,而能以更活潑的方式存在。以高中生獨立媒體《囹語》為例,儘管導向仍偏向文字,但內容囊括「學長姐說」、「通勤印象」、「學生自治」等,除了不受限於校刊經費短缺、版面不足的問題,議題也更加活潑,引起更多學生共鳴。

另外,我認為也可以讓校刊加入審議式民主,成為公共刊物。社運人士陳為廷曾為校刊社成員,而在2013年一則以〈欸,校刊社去哪了?〉為名的臉書貼文,引起一陣話題。既然將校刊定位成校園刊物,在內容決策上或許能納入更多學生意見。將社運一再推廣的「審議式民主」,納入刊物風格導向,除可培養學生對於民主更多的認識,而在切身參與的過程中,或許也能提高購買率。

許多人可能會質疑,若會議效率不彰,最終會不會以「人多嘴雜」收場?我想,民主從來不快速,在「效率」與「民主價值」的權衡下,孰輕孰重,就留給讀者各自想像了!

在這瞬息萬變的時代,校刊社也不能停留在數十年前的狀態。學生刊物有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與其在乏人問津的情況下辛苦掙扎,不如更花心思,讓校刊能真正體現學生對於社會、環境與自身的關懷,也影響更多人願意理解身邊的一切。

(作者為花蓮高中校刊社社長兼主編)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