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鄧家芳:150人的0分,與我們每個人的反省

2017/01/1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世新大學廣電系講師郭老師,因學生在期末評鑑上寫下「上課內容稍嫌空洞」,也因著自從成為講師之後屢次相關的不滿,一氣之下,將150位學生的期末分數打上「0分」,藉此吸引其他人正視他的不滿。

嗯,也許可以想想這背後到底發生什麼事。是什麼樣的教育、什麼樣的動機,造成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的大學教育裡?

▋教育「本質」消失在台灣?

在台東富岡國小足球隊的紀錄片《滾動的純真》中,均一中小學副校長Anthony Cluver說道:「在拉丁文裡,教育(educate)這個字,「e」有「向外」、「向上」或「往前」的意思,而「ducate」其實就是「領導」的意思,所以「教育」原本的含意是領導人向前、帶領人出去、幫助人重新站起來。」

以這件事來看,並從郭老師本身開始觀察起,他在臉書上的發文中寫道:「十幾年我都沒有離開過世新,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真的喜歡這個學校。」

為什麼喜歡,我們並無法從貼文中得知,但至少知道他是喜歡世新大學的,他對世新大學是有感情的。

他又說:「因為學生都是自己的學弟妹,所以我就自認為很認真的把我所學通通交給他們。」

啊,這也許就是現在教育所面臨的問題之一:把教導當作單純資訊的傳遞。

美國作家、學者 William Arthur Ward曾說:「平凡的老師敘述;好的老師講解;優秀的老師示範;偉大的老師啟發。(The mediocre teacher tells. The good teacher explains. The superior teacher demonstrates. The great teacher inspires.)」

如前面提過教育的本質,教育並不是指「授課」或是「學習」。但可能郭老師,或是我們每個人所經歷過的教育,都誤會了這一點,尤其在大學裡,通常想以最低成本來完成所謂「高等教育」,更加深了這個誤會,而使學校正式成為學店。

而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這個誤會所帶來的結果了。不管是在世新大學裡授課的郭老師,或是這學期在世新裡讀大學的廣電系學生們,各個受過台灣義務教育的薰陶呢。在看不見、接收不到,或是真正遇見「真正的教育」機會少之甚少的情況下,又怎麼有機會學習如何當「老師」、如何做「學生」、甚至兩者兼之呢?

問題該如何解決?我想,這正是有許多人開始翻轉教育的原因吧。

▋媒體操縱這件事了嗎?

至於網路媒體,就這件事上新聞來說,其實卡提諾狂新聞上的內容,現在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但這則新聞仍然藉著網友分享在傳播媒體上流竄。

許多人透過他人分享而看見內容,卻沒有注意到日期,再加上可能有很多周遭的討論,常常會以為自己取得的是第一手資料,而和許多網友一同指責他,卻不曉得這則新聞的主角情緒早就過了、衝動已經沒了(不過在此也要聲明,每一位網友也是許多人的家人以及朋友,別吵架呀)。

媒體立即性和網路媒體的傳播性,相交成為如此的效應。這並不是完全的媒體操縱,卻有可能是台灣並不經常教育學生要追根究柢、要思考、要有疑問的結果。

不要追根究柢、我給你答案,只要記起來就好;不需要思考,因為我會思考完後說給你聽,考試會考的背起來就好;不要問問題,因為我沒有料到你會這樣問,可能無法回答你。

這就是台灣的教育。

除非郭老師生命力夠強大,否則可能他也沒辦法再經歷太多的指責。也許他說學生評語對他是「謾罵」,的確過頭了,但他也道歉了。後面貼文底下的留言,也一一回覆,不論是否真心,但可以看見他已經柔軟了。

若只看郭老師本身的話,真的需要有個人完全接受他所犯過的錯,並給予完全的包容和原諒。若每個人仍然繼續專注在自己的情緒上,卻看不見真正的問題點(不一定是上述所提,一定還有其他的),可能就只會這麼爭吵下去,無法和好。

指責沒有辦法解決事情啊,真的沒有辦法。

(作者19歲,希望自己做事再慢一點、學習再快一點。)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