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徐明慧:讓新南向成為「以人為本」的共融經濟

2017/01/1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對「以人為本的新南向政策」感到好奇,因而參加了天下獨立評論所舉辦的2016「獨評不獨行──混血島嶼的多元聲音」論壇。論壇結束後,我也瀏覽了許多新南向政策的相關評論或資訊,到底建設在經濟發展上的南進政策,是要如何以人為本、雙向多元,而非以錢為本的外交虛策。數年前政府大力提倡「文化創意產業」,至今卻僅落得文化商品化之實的國家經濟策略,不禁讓我懷疑新南向政策究竟是否也會落得同樣下場?

論壇由東南亞主題書店「燦爛時光」的創辦人張正回應主題為序幕,新南向政策是否只是口號?從陳水扁、馬英九至當今執政的小英總統,通通都喊過南向的口號,但不論新南向是否也只是個口號,張正認為我們仍可以個人身先士卒,化口號為實踐,而這也才是真正南向的基本功。

▋一種語言、一位朋友、一本書

一種語言指的是東南亞的語言,張正分析,以台灣現況來說,100人中其實只有2.4人對東南亞的語言有興趣,大部分的人還是習慣以英文或西方語言作為學習的第二外語,不過只要有人有興趣,他表示就還有希望;而以他個人的經驗,學習東南亞語言的投資報酬率是非常高的。

如何交一位朋友?張正建議我們可試著從身邊的人著手進行,不論是東南亞籍的親戚、工廠員工或是家中的幫傭。試試自己的誠意,即使硬著頭皮也要記住對方真正的名字,而不是仲介為了圖方便所取的安娜或瑪麗亞等簡易好記的英文名。

台灣的東南亞出版品的確是少之又少,但也並非全無。試著閱讀一本東南亞出版的書,透過書籍的跨國交流,此時會有翻譯人才的需求,台灣便會需要更多熟悉東南亞語言的人才,這是個循環的積極效應。

▋從文化藝術拓進的新南向攻略

談到「人本」,根基在於「人」,人類歷史文明的紀錄造就了人類的文化。論壇中,獨立文化工作者張蘊之認為,台灣不足的是辨識自己家的位置,了解自己鄰國的鄰居,以及與這些鄰居共生、共好的能力。而這辨識的能力,需從藝術、歷史的文化方面著手。她認為文化藝術超越語言並能感受到美,美是求生存最有效的表現形式、是文化藝術的結晶,更是文明的基礎。要南進就必須先認識與了解東南亞的文化,不論是獨立的還是融合的文化、種族,或建築風格。的確,投資文化產業不單單只是投資產業,更要投資在文化與歷史上才不會重蹈台灣文創的覆轍。歷史學者黃宗鼎教授更認為台灣前兩次南向所採用的經貿政策,效果有限,而走一條以「文化導向」的新南向政策,才會較有前景可言。

▋利他的經濟才是以人為本的新南向政策

鑒於東南亞國家近年來經濟與社會進步快速,台灣意圖規劃創意的精進策略,其實仍離不開以企業投資的經濟市場為主要導向,即使如此,若只為求經濟上的利益發展而提出掛羊頭、賣狗肉的口號,利他的經濟則有扭轉局面、使之名符其實的機會。

就我自己的觀察,世界經濟發展的未來就在亞洲所採納的經濟發展模式,亞洲的存在至關重要,尤其是東南亞國家。但是東南亞許多國家至今仍存在著一個嚴重的問題──貧富懸殊,有人窮到無法溫飽,要不然就是現代的窮人,窮到只剩錢的不平等現況。我不禁開始思考,有沒有什麼樣的經濟推動或發展,既可以提高企業的投資報酬率,又能讓企業間和平共處、消除負面的競爭與相互攻擊,還能減少窮人的問題?

我閱讀了天下雜誌的獨家特輯《新南向在地智慧》,綜合這些多年深耕,累積、淬煉出智慧的台商經驗,我發現在東南亞國家宗教、文化、語言,甚至經濟差異甚大的情況下,要如何創造共贏的局面而不勞民傷財,還能以人本為依歸的在地智慧,其實可以從一種名為「共融經濟」(Economy of Communion (簡稱EoC))的企業經營理念開始進行。首先,EoC本身就是一種以人為本的經濟計劃模型,宗旨為:市場是自古以來人與人相互認識、促進人際關係之地。EoC將企業所賺到的純利潤分為三項:幫助有需要的人;培育認同企業理念的人;剩下的作為企業擴展之用。如此作法能顧慮企業中「人」的關係,維持老闆與員工、工人、客戶、供應商、自由職業者和競爭對手間的友好關係,而這種「給予」的企業文化,不是只給人錢打發作罷,而是真正關注到人的尊嚴與需要,甚至企業內部的團結力量可引領企業克服不少的經濟困境。

這也呼應天下報導中台商戴朝榮說的:「台商一定要深耕,要在地化、善待員工,真正出大事時,你的員工才會保護你。」非常重視在地關係的台商戴朝榮,甚至認養了廠外附近的6、7家孤兒院;著實是在地智慧的錦囊。此外,台灣知名企業家張忠謀曾說過,台灣公民的社會意識逐漸抬頭,要思考的是將社企責任與經營策略結合,而不是單單只有做公益而已。

目前有許多EoC在東南亞發展極為成功的經濟活動,如菲律賓巴打雁省的卡巴因(BangkoKabayan)農業銀行,為11,000戶提供小型貸款計劃,銀行將同一地區的小額貸款客戶規劃至微型金融中心(Microfinance centers),銀行行員每週到此拜訪並收取利息,還透過團體活動增進彼此的交流,讓銀行與客戶間不單單只是交易的關係,也是另類的社區服務;馬尼拉普世博愛運動木工廠(Focolare Carpentry Training Center),教導無法就學的孩子一技之長,也鼓勵他們運用己力賺錢,保全這些窮苦孩子的尊嚴;新加坡的Consulus商業設計顧問公司,與設計師間發展出如兄弟般的友愛關係。該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Lawrence Chong表示,他們每週會進行一次對話,分享他們過去一週的經驗,這有助於建立信任,使團隊更容易一起承擔複雜的任務。Consulus於2016年開始與西子灣基金會合作,將這樣的創新企業文化推進台灣。

這些企業家們依循以人為本的正規方法發展,並讓員工感受到別人的信任,因而能在無懼犯錯中表達自己,而企業將所得的部份利潤用來幫助貧窮的人,更減少了貧富間的差距,創造真正適合人人的經濟。也因如此,一種在乎人與人關係的經濟才得以永續發展。EoC國際委員會召集人路易吉諾.布魯尼(Luigino Bruni)肯定亞洲未來的經濟發展,因為東南亞還存著財富、創業精神與青年等優勢因素。他也堅信未來15年間,亞洲的國內生產總值,將會是美國與西歐的兩倍之多。我們台灣坐擁優勢的地理位置,秉持著EoC新南向的精神,將會是一種創新經濟發展的可能性。[1]

▋窮人也能貢獻所能、成就台灣的新南向發展

建立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新經貿夥伴關係,最具體的方案就是從「窮人」出發。東南亞國家的企業主可攬用窮人為員工,支持他們的生活經濟來源,更能讓他們在社會中有尊嚴地活著。在台灣除了要延攬來自東南亞的諸多人才,如導遊、居家照顧員、新住民師資、學術研究學者,與張正所提的專業翻譯人才,或是藝術、歷史相關文化的專業人才,還有時常舉辦多元文化展演活動。我們也的確應該將台灣對東南亞文化有興趣的人找出來,無論舊二代或是新二代,特別是新二代,就像張正主張新二代的生命故事更應該被人看見,因為這是讓台灣熟悉東南亞融合文化很實際又有效的管道。

移工問題也是這次獨評論壇的重點討論。張正說:移工等同的是移民,他們的中文不夠好,更需要幫助,但移工在台灣卻是被放棄的一塊。以EoC的宗旨而言,移工為了家鄉的經濟收入,不得不離鄉背井,他們就是台灣最需要幫助的窮人。張正於論壇提出一項創新的想法:台灣其實可以甄選移工(付基本工資)回家鄉當大使,尤其是那些住在偏鄉的經濟弱勢者為候選人,並與其保持良好的關係;可藉由移工大使推銷台灣的書籍至東南亞;又或是可以讓台灣的藝術家至東南亞駐村,並且進駐移工大使的家中,這樣的互動是認識在地文化最佳的契機了。套用EoC模式,培養移工人才,由文化紮根,才是真正以人為本,有效的雙向交流,且資源共享的「新南向政策」。

(作者為藝術創作者,在歐洲長期從事藝術領域及納粹大屠殺研究)

     

[1] 資料取自《新城》雙月刊,共融經濟──適合人人的經濟,新城出版社,2016,42(4),頁3。

     

延伸閱讀:

當所有人都開始搜尋「新二代」

到東南亞投資,你可以思考的政治風險策略

印尼正在崛起,台灣你在哪裡?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