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劉祐霖:先別討論扮演納粹誰的錯?歷史可不是只教你記人名地名而已

2016/12/2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近來光復中學扮演納粹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有人撻伐學生對納粹惡行欠缺認知,有人認為不過就是扮個歷史人物,影劇動漫不是也在演,有這麼嚴重嗎?在這裡,我們暫時不論這件事情對錯與否,讓我們談談這場活動的主題──歷史。

談到歷史,大家的印象不外乎人名、地名、故事。但歷史作為一種知識,它追求的目的是什麼?歷史作為教育的一環,我們又應該教給下一代什麼?

▋歷史的虛與實

大家最常見的答案:鑑古知今,記取教訓;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我們希望歷史擔負的功能之一,就是教化人心。但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曾說:「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教訓,就是人類不會從歷史上學到任何教訓。」在現今在講究快速變動的社會下,歷史是個陳舊的想法,也不易從中汲取教訓。於是歷史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聊天的話題,歷史人物則成為影劇動漫的題材。

想必大家多數都看過三國演義,更有不少人對三國人物如數家珍。但這是文學,不是歷史。文學可以配合劇情誇大人物傳奇色彩,但真正的歷史卻不需要,就如同三國演義與三國志不同一般。對於歷史專家學者來說,學習歷史是為了從中獲得真實。沒錯,歷史學家也和科學家一樣,求真是他們努力的目標。但是對於一般學子來說,又不需要做研究,歷史又和自己的生活經驗相差頗遠,歷史教育的目標又是什麼?

▋權力者的戰場

從統治者的角度來看,歷史教育是有工具性的目的,在於建立人民的國族認同。在現代民族國家中,歷史成為了政治的奴婢。掌權者知道在升學科目中,歷史一科無足輕重,卻關乎自己的統治正當性,看看這幾年對歷史課綱修改就知道,往往是各科中最後通過的(另一科是國文)。在朝在野彼此爭論,而真正歷史學者的意見卻放在最後,更遑論基層歷史教育者了。

基層教師除了課綱,還得應付升學主義。絕大多數的歷史教師受過專業的史學訓練,想讓學生了解歷史的更多面向。但現實是課程的進度、成績的壓力、以及授課時數不斷縮減,一場場人類苦難被縮短為課本裡的幾句話。對照史達林曾說的:「死一個人是件慘事,死很多人只是統計數字。」也無怪乎學子對歷史無感。

▋身處歷史中的意義:同理心

反觀國外的歷史教育,不但有各式各樣討論、從各種陣營進行角色扮演,甚至閱讀當時的小說雜誌,去挖掘當時人們心中所想、所感覺、所在意的事件,讓同學從歷史的探索中,體會事件的各種面向、增進同理,而非單純記誦事件而已。擺脫現代人事後諸葛的心態,不只是用當代的觀點妄加評斷,這才是真正的歷史感。

簡單舉個例子,傳統國民黨主導的教科書所述,不平等條約是由於滿清的腐敗。若你稍微深入了解,滿清的皇子教育是極其嚴格,皇帝比起前朝野更勤於政事,疆域更是僅次元朝,整體狀況都比歷朝好不少。想不到遭遇的是進入工業革命的西方國家,才顯得未進入工業革命的中國捉襟見肘。當時局勢北有俄國、東有日本對中國有領土野心,東南有法國、西南有英國對藩屬的侵擾。體會到歷史的多面向,就不難理解李鴻章所說的:「數千年未有之變局。」而非滿清的腐敗就能一語道盡。

▋多元文化不能沒有歷史的理解

台灣發展歷經多種文化的洗禮,多元文化政策也一直是政府努力的目標。但多元文化不是大拼貼,拿各種元素湊在一起就算數。光談友善尊重是不夠的,缺乏對歷史文化的體認,就達不到真正的理解。回到這次扮演納粹事件,政府與其震怒嚴懲該校,不如多關注台灣歷史教育真正的需求吧。

(作者為高中教師)

     

延伸閱讀:

學生扮裝納粹──傷害的是道德或是面子?

納粹是研究與展演的禁區嗎 

誰該為學生扮演納粹事件負責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