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江婉琦:以斥責為磚、恐慌為泥水蓋起的高牆

2016/12/28

作者提供。

這幾天有些人快樂慶祝聖誕節,有些人處於水深火熱中。光復中學校慶的變裝遊行成了國內外媒體的焦點,同時光復中學校長請辭、教育部長痛斥、光復中學200萬獎助款告吹。我的臉書上也十分熱鬧,有些老師批評學生行徑,有些臉友也針對年輕人、針對教育發表自己的看法,我則覺得難過。

▋「給孩子們良好的示範」

「教育部要求學校一週內提交懲處名單及檢討報告」,如果我是光復中學該班的學生,我會感到恐懼與害怕。一場單純的校慶表演,引起全台灣旋風般的批評,因為我們扮演了納粹的軍人,因為大人們說的「不知歷史教訓」。我從高中畢業一年,覺得那是一個極為封閉的體制。在我高三的時候,有位公民老師跟學生一起北上參與台北的太陽花學運,回學校後卻被叫到校長室「談話」。現在教育部則因為一場校慶表演,將對相關老師、學生懲處,因為覺得「扮演納粹軍人」的行徑是「不好的」。

「歷史上納粹殺人、壓迫了許多人民」,我們應該謹記這樣的教訓,所以我們也以這樣的處分告誡學生。可是,在這種教育體制的封閉下,教育部的大人們,你們不也是壓迫了學生嗎?為了教導學生「正確的」歷史觀念予以懲處,如果是這樣的話,教育部的大人們,你們是否曾有想過,為什麼升旗典禮上我們仍要依循著「正確的」歷史觀念,唱著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呢?

▋他們學到的,是對敏感議題的退縮

老師說學習歷史是為記取教訓,提醒後人不再犯下歷史的錯誤,政治評論家諾姆喬姆斯基(Noam Chomsky)說我們需要的是「看到」(see)事物背後的本質,而不是只是表面的「看見它」(observe)。納粹的歷史提醒後人人道精神之重要,我們不該成為壓迫別人的強大力量,特別是體制裡對於人民的壓迫,對於每個生命都是,不分總族、年齡、地位、階級、性別、性向。

聖誕節當晚,我在臉書上看到一則光復中學學生道歉的轉貼,學生覺得很抱歉,表示學到了對這種爭議性議題還是少碰為妙。這是最令人痛心的部分。某種政治操作成功了,循環再起,更多的青少年們不敢碰觸有爭議的事件,這是大家想要看到的嗎?歷史固然需要反省,但教育部及學校的懲處、網路中鍵盤間的謾罵痛斥與媒體造成的壓力不也與納粹時的那股壓迫同是壓迫?甚是在這個時代中極為有力量的壓迫。

「我們這樣做不被認同」,因為老師在罵、社會在罵,所以深覺恐慌害怕,「還是少碰為妙吧」。一種退縮的共識被建構得更深,高牆被越蓋越高,磚塊則來自批評指責,以青少年的恐懼為泥水,快速的疊上。

敏感議題是我們需要持續碰觸的,它們是歷史,也與歷史一樣,需要去觀察背後的本質。如果社會中一直有某種力量將我們與這些議題拉開,讓我們覺得要少碰為妙,那麼,其實是這股力量讓我們在爭吵中忽略了歷史與議題的本質,與忘記了歷史的教訓──壓迫本身。

或許言重了,社會很複雜,某些大人看不透歷史背後的意義,但這也不能都怪他們。我們知道年長的一輩上歷史課時,有太多事實被遮掩、真義被遮掩,形塑成了這些巨大的意識,它似乎存在於好多大人的心中,父母、老師的心中,他們在不知覺中犯下了歷史的錯誤,今天,以納粹之名。

(作者為在世新大學讀電影的學生)

     

延伸閱讀:

納粹事件的反思──無感比無知更可怕

3個男孩,這樣面對德國歷史傷口

比知識更遠的地方──從納粹扮裝引觸的反思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