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洪銘謙:新南向的阻礙,卻來自身邊最親近的人

2016/12/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在新南向政策推動的初期,今年7月台泰交流協會首次舉辦「台泰之星-外派泰國工作計畫」,這個計畫的徵選相當嚴格,首先備審資料需要「泰語學習時數證明」、「在泰停留天數」、「泰語檢定測驗成績」;第二階段需要製作「中泰履歷表」、「泰語自我介紹影片」,最後才能進入第三階段獲得與廠商面試的機會。由於通過者能獲得最低底薪45,000元的保障,因此全台數百位對外派泰國有興趣者都紛紛參加,但真正能走到第三關面試的卻僅有10位。

對這些想要前進泰國的學生來說,新南向政策是來自上一代的推動,給予現在這一代一個不同的機會。但在大環境轉變如此迅速的台灣,這樣的機會卻往往難以掌握與準備。

首先是學習資源的匱乏,由於台灣大專院校的泰語課程較少,許多有興趣的學生不得其門而入,只能自費前往外面的補習班,跟著上班族或興趣族一起學習,雖仍能掌握社會時事動態,但也因為跟補習班同學間的學習效率差異,及來自高額學費的壓力,往往無法持續下去,最後只能選擇自學或放棄。即便如此,仍有學生土法煉鋼,勤奮自學將泰語能力提升,第一屆台泰之星的前十名當中便有三位都不是在學校學習泰語,但最後仍努力爭取到這個機會,準備前往泰國工作。

其次是對於泰國知識缺乏,大多數學生只能透過泰語教師的語言課程了解泰國,而大多數語言課時間少,也只能針對語言能力訊驗,對於泰國的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狀況卻難以獲得,在媒體上的報導往往只有負面訊息,就連觀光旅遊的新聞都硬要扯到廟不能亂拜、會被下降頭等聳動內容,或強調旅遊景點出現的偶發不安全事件,以及對泰國皇室的不尊重報導等。都使得學習者往往處於一種混沌不明的狀況。雖然如此,但仍有學生不斷堅持自己的信念,努力找尋泰國的相關知識,加強對泰國的瞭解,下課後組成讀書會或者看泰劇等。

作為大學的泰語老師,常碰到學生積極來詢問前往泰國的機會與狀況,感受得到學生對於新南向的期待與投入。這學期我要求泰語會話課學生繳交泰語對話影片、泰文課同學繳交泰國文化海報等,這些都只是一般作業成績,但同學們都很積極投入,設計出相當優美的海報,或者拍攝專業的對話影片還配上字幕,實在讓人驚嘆,也很高興學生對泰語的投入,期待他們學習後能夠夢想成真,前進泰國。

泰文課的學生作業。作者提供。

我們可以說,新南向如果成功,是來自於上一代的政策推動。但新南向的失敗,也是來自上一代的無知。不少有心投入的學生都私下詢問我如何說服家人的問題,就連第一屆台泰之星的獲選者也發生這樣的狀況。當他們排除各種困難、準備好一切,也終於被錄取的情況下,最大的阻礙竟然是家人!因為家人對於東南亞毫無所知,在他們的印象中,泰國仍停留在1970年代,再加上台灣新聞媒體「好事不播、只傳壞事」的優良傳統,使得他們對於兒女想要前進泰國的想法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甚至質疑「怎麼可能會有人願意花45,000聘任大學畢業生」,認為這是「詐騙集團」。這些對於新市場懷抱未來,辛苦準備了一整年的學生,最後竟然在上一代的無知當中挫敗了,這就好比清朝末年有心改革的光緒皇帝最後失敗於無知的慈禧太后手上一樣。

作為老師的我不能公然支持學生反叛家人,但也不希望學生的努力就此功虧一簣,雖然過去的無法改變,但未來的可以。有心前往東南亞或泰國的學生要知道,家人對於東南亞及泰國的無知是一種必然,真正有責任讓家人改變的,其實是想要前進新市場的新一代,而改變的方法就是透過正確訊息的傳遞,讓家人能夠看到東南亞與泰國的改變。這件事情不能等到面試通過了、要出發之前才跟家人討論,而是要在最初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就開始將訊息傳達給家人知道,取得上一代的認同與理解,這樣才能避免無法追尋夢想的悲劇再度發生,讓自己能夠美夢成真的南向「前進泰國」。

(作者為台泰交流協會秘書長,國立屏東科技大學、大葉大學泰語教師)

     

延伸閱讀:

我們說要南向,卻不重視人家的語言

新住民母語可以順利進入小學課程嗎?

這樣的語言教育,是新南向要的嗎?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