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All we are doing with this bill is allowing two people who love each to have their love recognized by way of marriage."

這句話出自紐西蘭國會議員Maurice Williamson一次有關同性婚姻法案的演說,簡單而深刻。

在此,也想表達筆者對於近期同運、反同議題的一些看法。針對人獸交、亂倫、人類滅絕這類過分延伸的滑坡謬論就不多加贅述了。

首先,將同性伴侶納入婚姻制度的理由為何?儘管不少支持同志運動者以「愛情」的概念去爭取,但保障同志婚姻權益的重點是基於「人權」、「平權」,既然權利平等,同性伴侶沒有理由不能享有和異性戀一樣的婚姻。於我而言,同性戀異性戀的區別就好像身高的高矮差距,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訴我:「嘿!你這個矮子不能像我們一樣結婚,不然會把矮身高的基因傳下去影響優生學。」那我肯定是挺難過的。就算可以想到100個理由反對矮子結婚,但我深信這些理由在「人權」二字前都毫無意義。

為什麼不另立專法?修特別法像是把同志歸類在一個特殊族群,這就像美國當年幫黑人特別指定廁所,現在為同志另外訂定專法,就像指著他們說:「你們要結婚可以但不可以像我們一樣。」有人提到那為身心障礙者、原住民立的專法也是歧視嗎?立專法的目的是要控制全國同性婚姻的比例不能低於多少百分比?還是公司企業不能雇用低於一定的同性戀者?或是幫同性戀學生進行分數加權?在身心障礙者或是原住民,一般求職時沒有受到「特別的阻礙」,基本上適用一般勞基法,「保障法」是在因為這個身分而受到不平等待遇、或是本身的弱勢能力造成生活上困難,「不在法條中寫明身分的話就沒辦法改善這種情形」的情況下,才需要另立專法。試問在無歧視的正常情況下,同性戀是會造成生活困難的弱勢能力嗎?

也有部分人提到有關德國採用的伴侶法。但德國用伴侶法是因為憲法有提到男女婚姻,不能違反上級法,因而訂下伴侶法。那伴侶法實際施行後的狀況為何?其實德國立同志伴侶法造成許多司法資源浪費,許多有關婚姻權益生死決定部分無法解決,這一切的起因只有一個,正是未能將當初沒有被法律保障到的同志族群一併納入現有法律。

最後來談論愛滋問題,反同婚可以有很多理由,但令人最難以接受的正是同婚會增加愛滋病,如果將同志族群納入婚姻制度,藉婚姻的忠誠要求、固定性伴侶的情況下,自然會減少愛滋病傳播。當然,防治愛滋病的關鍵依舊是安全性行為以及不共用針頭等措施。

只是將同性伴侶納入既有的婚姻制度,還是把婚姻制度修改得更公平完美,用搭公車來做比喻,修法是硬生生的安插幾個座位,還是將公車整修得適合更多人去坐?這才是現在該討論的問題,而不是一味的想把人趕到另一輛車上,不贊成的人也不須因而氣結,並沒有人會搶走你的座位,修法只是讓這輛車更寬敞,讓其他人能夠一起上車而已。

我們在一輛通往平權的公車上,現在,只是有另一群人要上車。

(作者為世新大學新聞系二年級學生,僅對此次事件有所發想,無任何特殊經歷。)

     

延伸閱讀:

你可以不喜歡,但不能禁止他們存在
誰怕多元家庭?──法國同志婚姻立法過程的省思
相愛是一件自然的事,不論你愛的是他或她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