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補習幾乎是台灣學生的共同回憶。一方面是父母望子女成龍成鳳的期許,另一方面是希望孩子不要輸在起跑點。筆者身為國中老師,發現即使是家庭經濟背景不佳的學生,多半還是能有補習的機會,由此可見台灣父母對於子女的教育用心,實在不遺餘力。

▋補習的迷思:幫助學生成績進步?還是越補越大洞?

筆者與很多人一樣從小補到大,我不曉得讀者的補習經驗是好是壞,但補習班對我來說是一種慘痛、不堪回首的記憶。筆者小學及國中的成績並不是很好,父母忙於工作也沒有能力教導我的課業,只好把我送交補習班,從進補習班的那一刻,就是我人生惡夢的開始。

補習非但沒有幫助我成績進步,反而課業壓力更加沉重,主要原因是學校與補習班的課業經常呈現雙軌狀態,學校有學校的進度與功課,補習班也有它的進度與功課,原本光是搞定學校就已經讓我焦頭爛額,現在還必須多兼顧補習班的那一份。尤其當時流行打罵教育,成績一不好,學校修理一次、補習班再修理一次,不僅我恐懼,更讓我被學校老師恥笑:不是去補習了嗎?怎麼越補越大洞?這些都成為我人生的陰影。

印象中,學校老師與補習班老師也經常隔空交火。學校老師看不起補習班老師,認為補習班老師都是教師甄試的失敗者,根本不是正規體制的老師;補習班老師最厲害的就是上課幽默風趣,總能吸引學生目光,經常以補教界王牌自居,一逮到機會就趁機數落學校老師教學能力的不足,兩邊各說各話。這種大人之間的紛爭,卻要讓未成年的我選邊站,課業沒學好不打緊,反而讓我學到大人之間鬥爭的黑暗面。這樣的教育確實有商榷的必要。

在學校與補習班兩面無法兼顧的情況下,成績可能反而越糟,更引來父母及師長更多的指責與打罵。長期不受肯定、被師長標籤化,學生很有可能變得自我放棄,甚至轉變成品德的自我放棄,最後成為學校及社會的亂源。

筆者發現,我自己早年不好的補習經驗,目前教育現場的學生也常有類似經驗與感受。可見,這個問題長期以來並沒有被解決。筆者撰寫此文,試圖分享一些想法給讀者做參考。

▋透過學校與補習班的策略合作達成雙贏

學校與補習班的目標其實都是一致的,都希望學生的成績能夠進步。既然目標一致,本來就有合作的可能,但是長期無法合作的癥結點在何處?一切都是老師的面子問題。老師的面子重要?還是學生的課業重要?想當然爾,學生的課業才是教育的目標。既然如此,兩邊老師都可以放下彼此的身段,一同商討究竟該如何達成學校與補習班的互助合作,給予學生最好的教育指引。

經驗豐富的老師見過形形色色的學生,認為最棘手的學生類型,就是放棄課業的那種。這些學生多半缺乏自信,對於功課提不起勁,上課經常分心、打瞌睡,作業無法按時繳交,考試成績慘不忍睹……說到底就是「擺爛」。但是讓老師跌破眼鏡的是,他們很多都還在補習,也難怪老師會忍不住脫口而出:越補越大洞!但是這句話對學生的內心事實上是一種重度傷害,身為老師,我們都該避免。

處理這類學生,很容易會讓老師也想放棄。但是如果連老師也放棄他了,這樣的學生恐怕就真的沒救了!筆者認為,面對這樣的學生,光是靠學校老師一人之力實在是難以解決,必須透過其他力量的協助才能一同克服這個艱困任務,因此筆者決定鼓起勇氣與補習班老師合作,尋求支援與探尋合作的可能。為什麼要鼓起勇氣?因為很少有老師願意這樣做,連補習班老師也嚇一跳,但是也欣然接受,其實只要是老師,不管來自何方,對於學生都有一份教育愛,愛的力量能讓人屏除成見,彼此包容體諒。

我們這幾位學校與補習班老師一同針對這位學生召開個案會議,一起探討適合該生的教學運作模式。這場會議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補習班老師對學生的用心,絲毫不輸給學校老師,也讓我放下對於補習班老師的刻板印象;同時,我更從補習班老師的角度,看到學生不同的一面,這也讓我對學生有更通盤的瞭解,可說受益良多。

▋從互斥的雙軌教學,整合成互補的單軌教學

這場個案會議,我們分享了學生在彼此教育現場的狀況,同時也把彼此的教學策略、學生的程度與個性做一併討論,試圖整合出最適合這位學生的教導運作模式。我們一致認為,面對「擺爛型」學生,必須將雙方的教學運作模式做策略整合,也就是說,學校與補習班從原本的雙軌運作模式,整合為單軌運作。實際上的做法,則是以學校的進度與功課為主,補習班的功能就是確保學生能夠跟上學校的教學進度。學校交辦什麼功課,補習班就是協助學生一同完成,讓學生一步一腳印、完整紮實的把學校交辦的功課寫完並且弄懂,同時先針對基本題型即可。

這樣的合作關係,在棒球場上很像是投手與捕手的關係,投手負責投出每一顆好球,捕手則確實接好每一顆好球。每一顆好球都建立在投捕的高度信任。

這種單軌整合策略,一方面能減輕學生的功課負擔,另一方面也讓學生深刻體會他有完成功課、搞懂功課的能力,信心自然就會出現了。只要這位學生能有些微進步,老師再給他多一點肯定與鼓勵,更可能激發他向上的動力。這些學生真正的問題其實不是程度差,而是缺乏自信。

其實,只要身為一位老師,不論你是來自何方,能看到一位學生能從自我放棄到願意為自己的人生奮鬥而努力,都讓老師感到欣慰。當學生願意為你的努力而給予回報,是當老師最幸福的一件事。

(作者為台南市立海佃國中歷史科教師、東海大學社會系博士生)

     

延伸閱讀:

我要爬起來,不要被這個教育體制打敗

十二年國教白老鼠的告白

讓孩子上安親班,真的有用嗎?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