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通常是在高二升高三的暑假,補習班跟學校會正式宣布我們的青春暫停。於是每天生活的樂趣只剩下補習前跟同學一起吃晚餐的小確幸,以及半夜睡覺前對大學的獨自幻想。

當噩夢結束、海闊天空後,我們興奮的步入自由學習的殿堂,每個人都在心中下定決心,要玩社團學習「待人處事」的道理、要找個男女朋友、要在畢業前就獲得工作機會、要出國交換學生……總之,要「又會玩又會讀書」。就這樣我們正式住進學生宿舍,開啟大學生活。

▋沒有人教過我們如何「追求知識」、如何「讀大學」

無論是筆者就讀的普通學校(升學為主)或是家長,都教導過我如何成為一個擁有好品德的人,也教過我如何考試,然而我從來沒有接受過這樣的訓練:探討一個社會議題的成因以及解決辦法、執行一個計劃同時自己尋找資源、主動尋找某項知識與技能的學習管道。

google很好用,但是我們不會用,所以通識課報告只知道搜尋前幾頁複製貼上;大學資源很多,但我們不會尋找,甚至根本沒想過要去尋找。因此我只能常常聽到別的同學參加了學校「XX計畫」,然後懊惱怎麼報名時間結束了。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我們搞了幾個社團活動就覺得自己過得充實(當然社團活動絕對還是很重要的經驗之一),而對於未來職場上的生態與專業技能常常一知半解,更不用說認識社會議題與國際新聞。

另外,校園間普遍存在的導師制度常常沒有發揮應有功用,沒有人在我們大一徬徨時引導我們該如何發展自己的學習生活,我們也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選擇大學科系時,我們只是出於對這個科系名稱的幻想,加上Career雜誌上對該科系未來出路的舉例,不清不楚的就決定下去了。實際上,在真正接觸以後,有多少部分跟自己高中時的猜想一樣,大家心裡都有數。

▋學生與學校間的惡性循環

當然,以上都可以用一句回覆打臉:「學習是自己的事。」非常義正辭嚴,也非常不公平。當整個國家有很高比例的大學生都陷入泥淖,都不知道學習是自己的事情的時候,我們可以合理懷疑,這之中有結構性的問題。

事實上,我從前就陷入了這樣的狀況。總是聽說要關注社會新聞、了解國際時事、主動尋找學習資源;然而我看著google首頁一臉茫然,只知道雅虎首頁有新聞可以看,進到學校網頁,依然不知道從哪裡找以及要找甚麼。而我的同學們亦是如此。

我相信,這些都是需要環境學習的。政府不會批評台灣中小企業:「自己愛做代工,毛利那麼低,怎麼不學學人家google、Facebook利潤那麼高,自己檢討啦。」同時這樣的批評也無濟於事。隨著這樣的批評,我們只會在校園中繼續看到一屆又一屆不會主動學習的高中生,以不容忽視的龐大比例進入大學。接著大學教室中出現可怕的惡性循環,教授控訴大學生懶惰,根本不想學習,殊不知大一新生才昏天暗地的熬完學測指考,一路上就想著擺脫高中這種無聊的學習方式,沒想到在滿懷期待的情況下,在大學教室裡跟死板的課程意外重逢,那種心靈上的衝擊還真是非同小可。另一方面,學生控訴教授根本只會照著PPT唸,上課又喜歡講五四三的東西,考前自己讀還比較有效率。殊不知這些教授可能以前也認真備課過,卻發現爛泥就是扶不上牆。而好的學生自己下課會聚集過來,因此上課就沒必要這樣糟蹋自己了。

▋台上的不想教,台下的不想學,誰來改變?

我認為,如果我們同意學校應該扮演積極引導的角色,同時各大學也在意辦學成果的話,還是該從教學方著手。同時,我們也沒有理由期待某一批學生突然開始主動學習,(就算12年國教正式上路我也不認為會如此,可參考筆者文章:〈教育改革何去何從?用經濟學的角度看看吧!〉)所以要不是大家一起按兵不動,就是校方該面對大學生的消極問題。

我認為,具體上可以從兩件事情開始著手:

1. 導師在學習上的功能就是引導,學校可以研究該如何促使導師真正「引導」同學朝某個方向努力。扮演導師角色的甚至不一定要是教授,可能是畢業系友、可能是具有輔導專業的諮商人員。最重要的是,許多人在大三大四才開始有了奮鬥的方向,才終於知道要如何「讀大學」,往往對以前的日子懊悔不已,其實大家需要的只是一位引路人。

2. 提升教授的教學動機,而不是靠教授的責任感。這裡特別強調不支持全校票選最喜歡的課程,因為普物普化遠永不會上榜,課程不適合相互比較。學校首先應該在校內與校際舉辦教學面向的研討會,接著從每學期都會給學生填寫的「教學評量」下手,針對課程滿意度較低的教授,提供研討會的結果或鼓勵參加。說到這裡,應該會有許多人認為「教學評量」低的都是很硬的教授,因此是學生懶惰,不該怪罪老師。然而我認為這就是需要解決的問題,當同學持續無法接受、持續不滿意的狀況下,此堂課的學習效果恐怕永遠也比不上充滿學習熱情與動機的課程。

▋大學生並非沒有學習欲望,只是被澆熄了

筆者問了身邊的朋友,大家一開始對大學課程的想像是什麼?基本上回答不外乎:電影中那種半圓形超大教室、開始學習與高中課程相比更實際的知識、在企業中實習……。而我們實際上面對的,卻是早已失去教學熱忱與動機的教授、看著PPT上課就好像高中、實習課就是助教或是教授繼續在台上講授。

雖然大家在學習上破滅了以前的幻想,然而生活與課外活動還是比高中新鮮得多,因此許多人的重心漸漸地偏移了。我們開始在其他可以得到成就感的地方努力,尋找虛無飄渺的未來方向,課業只求過關,然而大部分的我們,心中依然是恐慌的。特別是聽到厲害的同學已經在哪裡實習、跟誰合作一個計劃、完成某個專案時。

希望教授、大學以及整個社會,能正視這個問題──我們正承受著的無助感。

(作者為外貿協會準考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