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日,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發表的「我國年金制度性別統計與分析」報告指出,國內的家庭照顧責任多落於女性身上,導致女性雇員往往因婚育而退出職場,造成保險年資中斷,使得晚年經濟處境堪慮。例如,女性請領勞退舊制一次金的平均金額僅為男性的66%;即使是勞保老年年金,仍只有男性的88%。

雖然婦女失業或離開職場後,仍可透過繳納國民年金來累積保險年資,但長期被失業民眾詬病,稱之為「失業稅」。目前應繳納國民年金的350萬人中,絕大多數都是家庭主婦,竟有高達44%的被保險人欠繳。未來能否有效地發揮退休保障的功能,實在令人懷疑。 

根據內政部公布的「104年簡易生命表」,台灣女性的平均壽命達83.6歲,比男性高出6.6歲。因此,女性不僅更容易落入貧窮,並且占老年人口的多數,使得降低年金性別落差(gender pension gap)顯得刻不容緩。

綜觀OECD國家所提出的解方,大致可歸納為以下三個方面:

▋一、離婚的年金分割權

在婚姻關係中,女性無論有無職業,都比男性擔負更多的家庭照顧責任。為確保全職家庭主婦離婚後之生活保障,日本2004年通過離婚後的年金分割。因此,無工作的婦女離婚後,除了本身的國民年金外,還可分割前夫的厚生年金,最多可得到一半的給付。有工作的前妻則可領取前夫厚生年金高過自己之部分的1/2。

雖然我國早在1995年「民法親屬編」修正時,即有學者建議老年給付之退休金應納入夫妻離婚後的財產分配標的,但20餘年來仍是原地踏步。(郭玲惠、戴瑀如、侯岳宏、官曉薇,2013)隨著台灣年金制度的蓬勃發展,退休金在夫妻間財產公平分配的議題上,日益重要。國內主管機關未來必須正視第二層職業退休金(退撫金與勞退新制的個人帳戶等),導入離婚後的年金分割制度,以確保離婚夫妻老年生活的保障。

▋二、補助家庭照顧者的年金保費

近30年來,先進國家的年金改革都是在緊縮既有的年金權益。唯一例外是針對特殊因素而被迫退出勞動市場者,提供年金的保費補助。例如,瑞典1994年的年金改革,在家照顧未足4歲子女期間視同已繳保費,強化了家庭照顧者的退休保障。另依據德國在1992年的年金改革,對於撫養未足10歲小孩而必須減少工時或放棄工作者,補助最長3年的保險年資,照護老病家屬期間,保費亦可獲得全額補助。

英國1978年實施 的「家庭責任保護」(Home Responsibilities Protection)制度,則是對照顧家中未足12歲小孩、身心障礙者或老人,提供年金保費的豁免。上述作法主要是保障女性家庭照顧者的年金權,使其中斷工作期間可繼續累積保險年資。

▋三、對特殊國民的年資優惠

部分國家的年金制度另針對失業、服兵役以及受高等教育者,提供贈送年資優惠。例如在德國,17歲以後受高等教育期間,可贈送最長3年的年資。南韓國民年金對於服完兵役者,贈送5個月的年資;自2008年起,生育第2胎及以上者,依生育胎數不同,可獲贈12至50個月的年資(請參下表)。

韓國國民年金贈送保險年資長度

項目贈送年資
生育第2胎12個月
第3胎30個月
第4胎48個月
第5胎及以上50個月
服役完成6個月

資料來源:傅從喜、施世駿、張秋蘭、莊正中、林宏陽(2014)

由上可知,年金改革不應只是著眼於「除弊」(刪減福利),更要「興利」(保障弱勢),並且提升福利措施的廣度與深度。其中,先進國家縮減年金性別落差的作法,正是我國思索年金改革所缺乏的面向,值得台灣正視與借鏡。

不過,社會福利制度較為完備的歐盟國家,通常是以高租稅負擔率來支撐福利措施。依據前述歐盟國家2011年的租稅負擔率(含社會安全捐),動輒超過35%以上,包括英國35.5%、德國37.1%、瑞典44.5%,皆遠高於台灣的20%。因此,改革性別不平等與改革租稅必須同步開展,才能避免「債留子孫」,並且落實性別正義。

(作者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系 副教授)

參考書目

郭玲惠、戴瑀如、侯岳宏、官曉薇(2013)。〈我的老年也要有保障-談離婚後配偶分配退休金的可能性〉,《臺灣勞工季刊》,33,62-75。

傅從喜、施世駿、張秋蘭、莊正中、林宏陽(2014)。《德國、日本、韓國、英國、瑞典等國家老年年金制度之演進及我國未來之改革策略》。勞動部勞工安全衛生所委託研究計畫。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