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黃厚銘:家,不只是個建築──法院駁回大埔四戶暫緩執行之盲點

2013/07/15

德國思想家班雅明(W. Benjamin)在論及手工複製與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之間差異時指出,前者因為每個物件獨一無二的特性,而具有類似神聖的氛圍。這證明了物品除了物理上的特性以外,仍有其非物質性的向度,以致所謂的回復原貌是不可能的。而這樣的情形更適用於被我們稱為家的建築。

家不只是個遮風避雨的硬體設施,更因為是個充滿記憶的地方,而成為個人本體安全感的來源與依歸。循此,我們就應該更能同理,自己的家朝不保夕的感覺,為何會造成苗栗大埔張藥房屋主張先生精神崩潰,一家人都罹患憂鬱症的原因。

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對於大埔面臨拆遷四戶所提暫緩執行聲請的判決,卻充分顯示出該判決的物質化,也就是缺乏人文向度的缺失。

該判決一方面主張「聲請人等對該房地之主觀依戀,乃未經法律納為應予保護之利益範疇」,彷彿法律不保障聲請書所提的精神、情感上的損失。那不就意味著常見的所謂賠償精神損失的訴訟與判決都是錯誤的?另一方面,判決書卻又自相矛盾地說:「縱致發生居住、財產權益及精神之損害,惟各該損害在一般社會通念上,並非不能以金錢或其他方式為之賠償回復」、「聲請人等所稱之無價情感云云,亦非在法律所認之『難於回復之損害』之列。」並以房屋的拆除並非無法回復,以及苗栗縣政府已預先提撥賠償經費為由,認為暫緩執行的聲請並無急迫性而加以駁回。

此一看法正顯示出前述把家化約為建築實體的思考,進而認為以賠償金重建一棟新的建築,即可同時「回復」受害者在物質上與精神上的損失,尤其是長期以來飽受官方說法反覆所帶來不確定性的折磨。但實際上,賠償並不等同於回復原狀,而只是不得已之下的權宜,該判決卻輕率地將賠償等同於回復原狀。

事實是,即便假設賠償後的新建築可以更為新穎、美觀,也無法取代與彌補原有的家給予家庭成員的意義。也就是這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家了。更何況大埔四戶極可能被強迫遷離原居住地,另覓住處的情形。

否則,我們大可在台灣各處依原貌興建雅典帕德嫩神殿、羅馬競技場,讓國人貢獻給國外的旅遊經費,得以留在台灣本地活絡經濟動能。而史蹟的考據、保存與修復也不再需要,反正打掉重建還比較簡單。淡水紅毛城也無須費心保留一小塊修建前的牆面,讓後人知道原貌為何。更重要的是,有意義的空間不是只有史蹟獨有的,而是我們每天生活其中的家的根本。

加以,號稱熟悉中國典籍的副總統與行政院長,在教育部推動以四書為主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之同時,卻不能讓人民安居樂業,還說法反覆、失信於民,既違背孔子所謂「足食、足兵、民信」的為政之道。也成為「子率以正,孰敢不正」的反例。上行下效,無怪乎地方政府可以無視中央政府的「期待」,反而毀良田、拆民宅,一味蠻幹。

(作者為政大社會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