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關於中國時報105年8月7日登載台灣大學經濟系林建甫教授投書〈四大基金報酬率可解年金改革難題〉一文,筆者盼陳述不同的看法。

首先,該文認為我國年金報酬率低,才會造成所有的問題。但事實不然。舉例而言,我國勞保基金財源不足的關鍵因素,就是2009年元月開辦的勞保年金,其優渥的年資給付率(1.55%),導致潛藏債務暴增超過2兆元。目前,假使一名受僱勞工,投保薪資43,900元、年資30年,並在2009年1月滿60歲退休,那麼扣除勞、資、政三方提繳的保費後,當他選擇舊制「一次金」,就可「淨賺」110萬元;若選「年金」,更可再多領342萬。隨著國內「嬰兒潮」逐漸成為老年潮,勞保財務缺口將因此更加嚴重。

其次,該文認為退撫基金約5,600億,勞保基金約6,500多億,勞退基金約2兆,郵政儲金約5兆8,000億;所以只要整體投資報酬率提高1%,就有近千億的收入,所有年金改革問題即可迎刃而解。先不論基金監理與委外投資之流弊,制定法規與建立投資團隊,都需一段時日才能見效,著實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而把四大基金的不同屬性混為一談,根本是「張飛打岳飛」。因為勞工退休基金屬於雇主個別責任制,根本不會有類似勞保面臨破產的問題。另外,勞退基金與郵政儲金是兩個完全獨立於公共年金的基金,任何投資獲利都只能「專款專用」,並不能恣意挪用他處,更遑論補貼公共年金的虧損。更重要的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退撫基金加上勞保基金僅1兆餘元,再如何會操作投資報酬率,當面對動輒數以兆計的財務缺口,顯然是流於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第三,作者指出「近幾年來不管是先進國家或開發中國家,主權基金的設立已蔚為風潮。……若拉長期間來看,大多數的主權基金都有不錯的報酬。」該文將法定公共年金與法定職業年金混為一談,完全忽視兩者功能與目標迥異的狀況。前者的運用應首重安全性,故其可運用範圍亦相對狹隘。例如,作者肯定美國「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法定職業年金)的投資成效,卻完全無視於美國社會安全年金(法定公共年金)至今仍實行最審慎保守的投資策略。即使社會安全信託基金在2010年的資產規模高達2.6兆美元,但規定僅能購買美國財政部所發行的證券,並且不得涉足股市或房地產投資。更何況美國民意也不支持將社會安全信託基金投入獲利較高的股市。

最後,追求「提高基金收益」並非解決年金財務的萬靈丹。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後,一向被國內投資專家視為標竿的美國「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慘賠了近3成。另外,2014年日本安倍政府將公共年金投入股市,投資比率倍增為50%,這項「豪賭」導致去年損失逾5兆日圓。而今年英國脫歐的首日,單單一天就讓日本年金投資基金瞬間蒸發3.6兆日圓,更是令安倍政府灰頭土臉! 

金融海嘯教訓殷鑑不遠,受到英國脫歐以及中國經濟增長趨緩等因素,未來要長期確保高投資報酬率恐怕是緣木求魚。更重要的是,當高報酬的「投資遊戲」失靈,無異於提油救火,這豈是年金改革該有的藥方? 

(作者為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社會政策博士、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社會政策與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