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近的報導提到,急重症醫療對年輕世代醫師失去吸引力,有四大原因:責任制壓力重、醫療糾紛及醫病衝突多、醫療職場肢體言語暴力威脅、健保給付偏低。

自己從事急重症醫療多年,看到師長仍在第一線奮鬥,甚至夜間值班,問年輕醫學生是否想效法這樣的生活模式,曾聽到這樣的答案:「老師很偉大,但我們想走自己的路。」台灣醫學系畢業生的選科考量前三名,依次是生活品質、臨床專業興趣和醫療糾紛少。我們問中生代的急重症醫師們,是否願意在這個領域繼續打拚,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笑說:「只要體力可承擔,生活可兼顧就好了!」

說真的,這樣的思潮不管是在最近英國或是美國的調查中,都得到類似的結論:年輕一代醫師重視工作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及自我成就滿足(personal fulfillment)。在美國的經驗,醫院整合醫學科醫師(hospitalist),可以作為急重症醫師的人才儲備庫,因為這些醫師們在工作條件上重視合理的工時、彈性科學排班,與其他專科的合作能力、醫療品質與病人安全的訓練、以及團隊領導統御等等,都是基本核心能力,就像是在醫院內的家庭責任醫師。

若以台灣的醫療環境來看,hospitalist可以發揮全人關懷的專業,而不只是科技和管理的專業。未來急重症醫療要能永續發展,會需要這一群受到同儕尊敬、且具備跨領域能力的新血團隊加入。若綜合英美兩國的經驗來看,hospitalist亦被認為是重視生活型態需求的專業(lifestyle specialty)。

謝博生教授心目中理想的hospitalist照護模式。作者提供。

在最近台灣醫院整合醫學研討會上,演講者在介紹hospitalist人力規劃時,把年輕一輩醫師的心聲講出來,也讓衛福部林部長從座位上站起來,分享他對醫界老中青世代想法不同的深刻感受。的確,當年輕一輩的醫師在值夜班工作時,不會只想被當作人力剝削,都希望能被當作人才對待,這樣也才能激發行醫的熱情,讓醫病兩相安。

在不久的將來,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之後,「醫療勞動人權」也會成為醫師們必須知道的核心知識之一。筆者看到這樣的願景,也不禁熱淚盈眶,在感動之餘也和大家分享:

1.創造一個可以讓年輕醫師有熱忱(非只有熱血)、願意獻身(非只有犧牲)的專科,是學會的使命。

2.國內的大環境,包含政策的支持,專科的定位,是決定hospitalist在台灣能不能發展的關鍵!

3.Hospitalist的培育,可望成為未來醫事人力的中堅力量,也是面對高齡化急慢性需求的藥方!

其實在幾年前,台積電張董事長已說出「平衡人生」概念,高科技業與醫師同樣是採責任制的工作型態,但很早即把輪班工作的概念融入日常公司運作中,避免大家爆肝或過勞死。衛福部在2014年已公告住院醫師勞動權益保障參考指引,但繁重的臨床工作不會自動消失,住院重症病人的連續性照護需要主治醫師所帶領的團隊繼續運作,因此醫策會也提出創意排班模式和夜班主治醫師的概念,跳脫傳統動輒以「醫德」要求醫護人員犧牲奉獻的想法,讓從事救命志業的主治醫師們能朝向工作與生活平衡,把自身健康照顧好,才有精力好好照顧病人。

適逢現在衛福部已拍板定案,推動hospitalist照護制度,我們希望國人可以多了解這群專家的可貴之處,是讓病人照護的典範轉移,從分散走向協調的全人照護,另外也可兼顧照護連續性,串聯居家與社區照護,倡導居家關懷與社區安寧照顧的理念!

(作者為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治醫師,台灣醫院整合醫學學會副秘書長)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