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衛福部7月22日回覆立法院:醫師納勞基法預計在民國107年9月1日前發布法令,108年9月1日正式實施。

衛福部醫事司副司長商東福表示,屆時醫院人力問題一定會有困難,因此必須有緩衝期,讓政策可以如期實施。他也直言真的「要很努力」。但是,最努力互踢皮球18年的,正是衛福部與勞動部。

▋醫師納入勞基法的漫漫長路

醫師納入勞基法議題何以受重視,就是因為醫師頻頻發生過勞死與過勞殘。其中的兩大指標案例,2011年實習醫學生林彥廷過勞死與2009年住院醫師過勞殘,至今(2016)都仍在司法訴訟中。這二案讓醫師過勞問題浮上檯面,也間接促成醫勞團體的發展,開始積極倡議「醫師納入勞基法」。

回到醫師納入勞基法議題的最源頭,是民國85年,勞基法修法放寬適用範圍至「一切勞雇關係」,也同時搭配增訂第84-1條等,以增加工時彈性,於是所有的醫事人員──獨獨醫師除外──皆於87年納入勞基法。但是當時護理人員人力尚不足,所以宣告適用第84-1條,也就是所謂「責任制」,直到103年廢止。

而醫師納入勞基法議題,就是從87年開始正式討論,迄今18年。很多專業人員在這段期間已經陸續納入勞基法,如會計師於98年11月1日、教師於100年5月1日、受雇律師在103年4月1日……,104年又宣告14類職業新納入,只有醫師仍未在其中。

據醫勞盟的非正式統計,這十幾年來,醫師發生過勞死與過勞殘案例,光有報導的就有數十件,也不斷有人呼籲應將醫師納入勞基法。但是,最努力互踢皮球的,正是衛福部與勞動部,剛好是醫師的兩大中央主管機關。勞動主管機關與目的事業衛生主管機關,就這樣前後討論了18年。醫師工時過長,適用勞基法有困難,但這18年來有積極作為嗎?什麼困難是18年無法解決的?明知而不作為,坐視醫師過勞犧牲,主管機關是否應負起責任?

▋難道人力不補齊就不能享有勞動保障?

今年5月,新衛福部長正式拍板,要推動醫師納入勞基法,裝睡多年的主管機關才回神過來。6月5日立法院公聽會說明,擬於108年正式納入,之後開始推動專家會議討論。專家委員前後半個多月密集開會8次,認為醫師以第84-1條納入勞基法,並無重大窒礙難行,建議宜盡早於106年9月正式納入。結果只是一場假戲,部長獨排眾議,日前宣布108年9月正式實施,以人力須先補齊為託辭,只是這個理由並不正當。

當年,87年護理人力也不足,兩大中央主管機關以第84-1條讓人員先受勞動保障,之後實施增補人力措施,至103年護理人員脫離第84-1條,其實人力缺口迄今仍未補齊。請問兩大中央主管機關,護理人力不足可以先入法再補人,為何醫師非要人力補齊了,才准保障過勞?醫師沒有勞動人權嗎?比照護理人員,醫師先以第84-1條納入,讓過勞得到其他基本保障不行嗎?如果像護理一樣,人力永遠補不齊,難道過勞醫師就不必保障嗎?

然後,馬偕醫院董事長劉伯恩與醫事司商東福也唱起雙簧:

劉伯恩說,馬偕醫院必須多聘雇300名住院醫師,一年要多支出15億元。商東福表示,過去一向是住院、受雇醫師納入勞基法的聲音較大,來自醫院端的訊息比較少,因此樂見像馬偕醫院這樣表達自家醫院困境、需求的聲音,未來也很歡迎不同層級的醫院表達意見。

劉伯恩說,希望政府在健保財源、醫事人員養成、如何避免醫療糾紛等,先拿出相關配套,不要貿然實施。商東福則說,之前的衝擊評估較缺乏對各醫院困境的了解,正式上路的時程目前未定,醫事司將和各醫院了解各自醫療困境,再研擬因應之道。

其實人力缺口是假,不想付加班費是真。

▋勞動觀念待加強 工作條件需改善

劉伯恩表示,若醫師開刀開到一半,工作滿8小時就下班,「接下來誰接手?緊急刀找不到醫師處理又怎麼辦?」

道理很簡單,現在的業界常規,誰會準時下班?誰敢做一半離開?怎麼可能找不到人?當然就是現場人員繼續工作,現況不就如此正運作著嗎?唯一差別是,現在老闆沒付加班費,如果入法後,超過法定工時部分,通通要計算加班費。

也許,有人會擔心超過第32條「連續工作12小時」的「天條」而受罰,但勞基法已經有特殊狀況可排除第32條工時限制的第33條,只是要由法規命令調整。

上述這些脫離現實的言論,不正凸顯醫界管理者的政方與資方,普遍欠缺勞動人權觀念與勞動法制知識不足嗎?

商東福表示,衛福部曾經估算過,「若民眾現時的就醫狀況不變」,將來如果要符合單周78小時的工時標準,單單是住院醫師部分,就必須增加2,000人,以目前每一年僅1,300名醫學系畢業生而言,的確很難一下子滿足需求。

商東福說,衛福部已成立一個專家及外界等代表的平台,討論透過很多方式來解決問題,包括投入專科護理師以及專責一般醫療主治醫師來照顧住院病人,以減輕住院醫師負擔。

其實,最新的住院醫師工時調查,已經符合平均單周78小時,可能不必到106年9月,就會低於月工時288(周72)的「天險」,到108年有機會降至周60以下。而且「若民眾現時的就醫狀況不變」的假設,正有改變的契機。落實健保法第43、44條的比例負擔與分級轉診制度,正在研擬政策中,一旦施行,民眾就醫型態改變,醫療需求下降,醫師工作量減輕,108之前極可能整體人力過剩,但五大科(內外婦兒急)的人力卻仍有缺口。醫師納勞基法不止工時與工資問題,還有職災問題,醫院賠蔡伯羌醫師只有768萬,而醫糾賠償婦幼醫院植物人案,醫師一賠就是4,545萬,童綜合全殘案,醫師則賠了3,341萬,那誰還要當醫師呢?高風險科別補得到人嗎?衛福部不是應該優先改善五大科工作條件嗎?

另外一個縮減住院醫師工時的阻礙,主要在外科系醫學會,醫學會是醫院資方掌控,不斷威脅要延長住院醫師訓練時間。當住院醫師為工作人力,令其超時過勞,學習效率如何提升?歐盟醫師工時更低,為何沒有延長住院醫師訓練時間?醫學教育訓練制度,該不該全面檢討?

▋承認問題在錢,別再藉血汗勞方圖利資方

台灣醫師人力真正問題是「不患寡而患不均」,醫師的現況是局部過勞,並非全面過勞;以醫師別言,是住院醫師比主治醫師過勞;以院所別言,是大型醫院醫師比診所醫師過勞;以科別言,是五大科醫師比非五大科者過勞;以城鄉別言,城市吸納絕大多數醫師,造成偏鄉山地離島的醫師真空。

就算以如此的現況讓醫師納入勞基法,須要調整的難度並不高,為何中央主管機關不願意處理?問題只卡在一個字「錢」。健保制度是很難針對上述四類差距做差別訂價給付或特殊處遇,因為健保法沒有此法源,無法因應不同狀況的人事勞動成本須求。

以醫師別言,住院醫師比主治醫師過勞,那麼增加NP與Hospitalist幫忙住院醫師,甚至主治醫師增加排班,要不要錢?以院所別言,大型醫院醫師比診所醫師過勞,可以開放醫院制度,有效利用診所人力;也可以落實分級轉診與家醫制度,以紓解大醫院醫療需求還要顧及其營運,要不要錢?以科別言,五大科醫師比非五大科者過勞,優先增加五大科待遇以吸引人才;規畫公費醫師去五大科,要不要錢?以城鄉別言,城市吸納絕大多數醫師,造成偏鄉山地離島的醫師真空,優先改善偏鄉待遇以吸引人才;規畫公費醫師下鄉,要不要錢?針對此四類差距做差別訂價給付或特殊處遇,到底要多少錢?衛福部手上有全國的醫事資訊數據,可以算得出的,一個專案補助計畫就有立竿見影效果,為何不做?健保的政治操作性格與官僚體系的責任政治就扮演了微妙角色。

所以重點從來不是加班,而是加班該有加班費。醫師要先入法,才有加班費請求權。現在入法,要醫院付加班費給予過勞醫師應有的金錢補償而已;只有入法,醫院與衛福部才會積極處理血汗供應鏈問題。官方所謂人力缺口補齊才要入法,這是幫資方還是幫勞方?劉伯恩說,若立刻入法,增加每年15億人事成本。這些應有的勞動成本,官方要讓資方再省3年?政府利用國家政策資源幫資方補人供給廉價勞動力,算不算是藉血汗勞方圖利資方?在健保總額制度天花板下,增補人力最終仍是勞動者實質減薪。反而是政府幫資方爭取3年時間,好好把人事勞動成本,轉嫁給全體勞動者承擔。

總之,現有的醫師人力已經過勞,沒理由再過勞3年。就算拖到108年,永遠還是會有新的問題當藉口,這只是拖延戰術,以人力缺口假議題為理由,要醫師再忍耐沒加班費的3年過勞,政府保護人民的義務何在?回到專家委員建議,要在106年9月正式入法,那麼,今年11月12日醫師節前公告,正是告慰醫殤者在天之靈的最佳時刻,也給創造台灣健保廉價血鑽奇蹟的醫師一個歷史定位的血汗紀念。

(作者為醫師,管理學、法律碩士,目前就讀政大勞工所碩士班。)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