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陳展宇:親師溝通的困境,老師可以這樣做

2016/07/2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老師這個角色任務,簡單一句話:「把學生教好」。但是這個任務看似簡單,實際在教育現場的執行面是相當艱困,尤其是現代的教育環境。在教育現場的老師普遍認為,學生不好的態度與行為多半來自原生家庭無法提供足夠的教育照顧,特別是當代有越來越多的雙薪家庭,父母為了負擔經濟而對於小孩的教養疏於關心,進而導致學生的態度及行為有所偏差。

具有豐富經驗、敏感度十足的老師很快就能發生問題癥結點,他們普遍認為要把學生教好的前提,就是先改變家長的教育觀念。進一步來說,教育學生之外,也必須連家長一起教育。如果沒有家長配合,單靠學校教育要改變學生偏差行為,成效是有限的。

但是,許多老師進行親師溝通卻換來負面效果。雙方在教育觀念上經常有認知歧異,互不退讓,好像雞同鴨講,更誇張的反而變成家長教訓老師,教老師怎麼當老師。這些結果往往都打擊到老師的熱忱與士氣,對教育環境有更多失望。有些老師甚至覺得,什麼事都別管,反而樂得輕鬆,況且,明哲保身最重要!

但是,我們必須反思,親師衝突的最大惡果是什麼?學生的偏差問題依舊存在,甚至每下愈況,大人之間的爭執,學生卻是犧牲者。親師溝通問題確實有檢討必要,筆者透過在教育現場的觀察,針對親師溝通的困境與對策提出一點個人淺見,希望能對教育盡一分微薄心力。

▋困境一:親師的教育水平已持續拉近,教師不再獨掌教育霸權

過去,在筆者的中小學時代(民國70~80年代),有高中學歷的家長已屬稀有珍貴,當時的高中學歷如同現今的大學學歷,但相較於中小學教師的師院或師大(且當時師院及師大是眾多大學中名列前茅者),還是相形見絀。台灣傳統社會普遍重視文憑,學歷高很容易讓人以為高人一等,自然而然,家長對於教師的觀念溝通很容易信服。

但是自從大學普設開放以來,擁有大學學歷已稀鬆平常,家長與教師的學經歷已漸趨於同一水平,再加上現代產業型態日趨複雜與精緻,邁入高科技及服務導向的時代,也給予現代家長知識水平提昇的契機。家長的社會歷練比老師來得多,也擁有更多社會經驗(社會經驗不足是老師最大的罩門),對於教育自有一番看法,甚至開始有能力介入教師專業。對於這類型的家長,教師的觀念溝通除非表現出充分的教育專業與自信,加上不斷的耐心應對,否則難以撼動現代家長。

▋困境二:教師的優越感及生活習性,反而使自己陷入困境

筆者目前在東海大學社會系就讀,某次上課,教育社會學的劉正老師一語道破老師的最大通病,他說:「當老師當久了會有不好的習慣,習慣說給別人聽,但是不習慣別人說給你聽。」老師在課堂上有很大的教學自主空間,他們是教室的領導者,很容易有一種身為知識份子的優越感,對於他人意見總是很難聽進去,加上教師生活普遍安逸,很容易讓自我提昇的動能日漸喪失。但在社會情境急遽變化、新的知識不斷出現的現代,老師長期養成的優越感與追求穩定的生活習性,反而使自己身陷困境。充滿社會歷練的家長面對觀念保守的老師,會有溝通上的障礙也就不足為奇了。

此外,有許多老師始終不願意承認教育霸權被侵犯的事實,面對擁有好的社經地位的家長,教師的優越感作祟,教師面對家長的溝通停留於「老師在上,家長在下」的心境,溝通話語充滿了命令口氣,這都讓家長難以信服。

▋困境三:教師越想逃避親師溝通,帶來越大麻煩

面對困境一與困境二,有些老師面對親師衝突,乾脆選擇不面對家長,也就是選擇逃避、拒絕溝通,一味掩飾、退縮或壓抑,也不管家長的反應。這是一種自欺欺人的不良做法。學生在學校的狀況,家長本來就有「知道」的權力,教師知而不報,若學生有重大事件發生,家長第一個反應通常是:「為什麼我的孩子早有問題,老師卻沒第一時間告訴我?」家長很可能直接認定老師不盡責或不適任,一氣之下選擇投訴高層。因此,「逃避」只會惹來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筆者認為,雖然現代親師溝通相較於以前更加嚴峻,但是逃避絕對是最不好的策略。老師越膽怯溝通,會讓家長有兩種認知:一是認為老師沒有自信,二是覺得老師沒有關心他的小孩,在親師溝通上勢必更加困難。積極的做法,教師需要更勇敢面對,轉化觀念及調整溝通策略是必要的。筆者透過在教育現場的觀察,提出親師溝通上教師的可能做法:

▋對策一:持續精進教師專業知能

曾榮獲師鐸獎的廖振順老師,最新著作《教育這種病》書皮封面的一段話,該被教師們引以為戒。廖老師說:「當今的教育現場,只會要求學生該進步,自己卻止步不前。」有許多老師從大學畢業後,就已經停止學習,原因來自於教育環境的單純安逸。即便外界對課綱議題吵得沸沸揚揚,但對於教師的實務教學其實影響有限,加上教學對象如果又是中小學生,學生的知識水準不足,很難對老師的教學能力做鑑定,一招半式就足夠應付。這些都是教師很容易停止學習的因素。但是,反觀許多家長面對競爭性的工作情境,周遭有許多提昇能力的機會,不提昇就可能受到社會淘汰。面對這樣充滿競爭力的家長,老師,您能不學習嗎?透過學習,有效提昇老師的專業知能,也讓老師更有自信,除了學生更加尊重老師,親師觀念溝通上更能使家長信服。

▋對策二:透過社會觀察補足教師社會歷練的不足

身為教師有一種先天困境:許多教師一出社會就當老師,老師是第一份工作,也是最後一份工作,讓他們失去社會歷練及拓展社會關係的機會。加上老師的薪資水準中上,周遭同仁也都是這樣的水平,很難去體會外頭社會的辛酸血淚。跟其他社會職業團體相較,老師群體相對封閉,容易跟社會產生脫節,在與社會歷練豐富的家長溝通時,就很容易產生觀念的歧異。老師甚至被家長所輕視,認為老師根本沒出過社會,怎麼了解外面的狀況?

面臨這樣的困境,筆者認為可以透過更多的社會觀察,補足社會經驗的不足。簡而言之,對於教師以外的社會群體多一點關心,即使沒辦法成為這個群體的一份子,至少能知道他們在做什麼?舉例來說,有次筆者家中有水電工進行維修,過程中筆者就趁機討教,詢問這位資深水電工從業20多年,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通常講到自己的工作專業,一般人都會樂意侃侃而談,這位水電工言談間讓筆者深刻體會身為水電人員的辛酸,從當學徒到出道以來所面臨的人生抉擇、人情冷暖,以及訴說他做為一位水電工的驕傲!這些不同的社會經驗都讓筆者大開眼界,也有機會接觸社會的不同面向。因此筆者認為,透過欣賞及理解其他社會群體,藉此豐富教師的社會經驗,在親師溝通上更能拉近教師與家長之間的社會距離。

▋對策三:透過親師結盟,將威脅轉化成機會

在親師溝通上,教師最怕遇到「怪獸家長」(日語:モンスターペアレント, Monster parent),也就是胡亂不講理、自我為中心的家長,這種怪獸如同哥吉拉般,對於學校擁有強大破壞力。但根據筆者的觀察,怪獸家長畢竟是趨於少數,家長當中有更多是擁有正確教育理念及正義感的「超人家長」存在。如果教師有辦法拉攏這些「超人家長」,他們將是老師最堅強的後盾,可以邀請這些優質家長多多參與學校活動,在班親會當中請這些家長發表分享一些正確的教育觀念,家長與家長之間的經驗溝通,可能比老師對家長的溝通更來的有用。如果有很多的超人家長願意挺身而出,透過教師與家長的共同努力形塑一種正向的學習氛圍,一些顛倒是非的思想言論將很難見容於校園。

整體來說,筆者認為,教師需要不斷的精進學習,透過更多的社會觀察豐富自己的社會經驗,同時,對於家長的溝通上改變既有的「上對下」溝通模式,調整成親師平行的尊重溝通模式,相信這樣的溝通,親師雙方都有更多接受的可能。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可以積極一點,多多拉攏超人家長,將原本的威脅轉化成新的機會,這種親師的合作結盟產生的強大教育力量,我們的教育一定會變得更好。老師們,我們一起加油!

(作者為台南市立海佃國中歷史科教師、東海大學社會系博士生)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