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廖祐瑲攝。

身為一個政大學生,在電梯裡、校門口、行大等等地方,我常遇到周行一校長。記得有次大約是晚上八點,我在行大門口遇見校長,見他親切地在跟工友聊天,內容大概是在關心彼此的近況,最後以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作結。

周校長確實很辛苦,這一年來推動很多改革,為學校做財務規劃,並努力籌措資金,推行許多新的政策,儘管這些改革遭到許多學生與部分老師批評。

其實目前看來,周校長的政策很多真的是在為學校著想,而非為他自身的利益。只是當然,沒有一項政策能完美符合所有人的需求,在位者只能從客觀的事實數據、藉由專業團隊討論,去擬出一套適合學校目前走向的計畫。然而,這不見得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或者以大眾的角度,我們並不能理解這些政策的利弊,與背後更完整的考量。

當決策的方向與群眾的理解出現落差,就需要與大眾溝通。

學生是學校的主體,周校長理應先與學生溝通,將那些艱澀的文字以簡單易懂的方式讓大眾了解,並理解學生的擔心,也讓學生真正認知到學校目前遇到的問題,邀請他們一同來為學校思考、解決困難。

而顯然地,這一年來,如此的溝通做得並不順利。我印象很深刻,周校長曾在政大學生會舉辦的七長座談會說過:我必須要先跟我們這些老師討論方向,才能跟你們學生溝通啊。

但是校長,這是「說服」,不是「溝通」啊!

教育作為一門高度專業,決策者當然應該依照專業做出判斷。但一個高等教育的決策,討論與溝通在每一個環節都是必須的過程,又尤以參考學生意見,納入多元聲音為首要條件,才能不負學生們進入大學這個知識殿堂所想望的激盪與成長。

今天學校在討論政策方向時,能否確實納入學生的聲音,且在討論過程中,儘量讓學生了解詳細內容,並讓學生給出建設性建議?校方是否有站在學生的角度,仔細思考我們的憂慮,並彼此討論,彼此換位思考,以做出真正完整「溝通」過的政策?那才是學生們真正在意的。

以上的過程的確會耗費很多時間成本,但我必須再次強調,學生是學校的主體,我們不是過客,在我看來,如此的做法是必須以公眾角度實行的。

台灣的高等教育,教授與學生間仍普遍存在著上對下的隸屬關係。無論在會議上、課堂上甚至是私底下的討論,老師們普遍仍用這樣的刻板方式對待學生。「你們不懂啦,我是為你們好!」「你們這樣的理解是錯的!」「學生的本分就是好好念書,對於公共政策你們還是別發表太多意見……」諸如此類的話語時常出現在老師口中,那不是一個雙方平等的談話,而是老師仍把學生當作什麼都不懂的小毛頭,沒有進行一個有效的「溝通」。老師們是在「說服」學生。

倘若台灣的大學教授未來仍無法將學生們視為與自己平等的個體,仍繼續採用上對下家父長式「我是為你好」的決策模式,而非由下而上的「群眾參與」,無法接受來自新世代的聲音,則高等教育會永遠無法跟上時代的腳步進化,也難以再激盪出更多火花,進而提升教育品質。而台灣,也就難以進步。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代,意見比以前更為多元,社會結構也更為複雜,我們需要更多來自年輕世代的聲音,並且尊重這些聲音,去討論、激盪更多想法,才能為台灣的未來,找到嶄新的出路。

(作者為政治大學阿拉伯語文學系學生,第16屆政大學生會長)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