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打綠獲得第27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 圖片來源:金曲GMA 粉絲專頁

林暐哲老師是五年級生,1989年參與了黑名單工作室的配唱與製作工作,接著就在陳明章老師的經典專輯《下午的一齣戲》擔任製作人,那年他25歲;接著在真言社組了至今仍然是傳說的樂團「Baboo」(發行了《新台幣》這張概念領先當時樂壇太多的專輯後解散、四個團員各自的音樂背景功力是另一個傳說),後來在魔岩唱片擔任楊乃文、陳綺貞等人的製作人,從1997到2003年製作發行了多張至今可以排進臺灣流行音樂百大專輯的經典作品。直到2003年在海洋音樂祭邂逅了蘇打綠,合作至今十三年。

暐哲老師在台上完全不提他的豐功偉業,他只鼓勵大家要 "dream bigger",並且說「我只是讓有才華的人們聚在一起,美妙的事就自然發生」。

(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1990年發行)

(Baboo《新台幣》,1992年發行)

(蘇打綠《冬 未了》,2015年發行)

林強老師也是五年級生,1990年以「向前走」踏進歌壇,發行三張專輯,以概念前衛的《娛樂世界》做為送給流行樂壇的最後禮物,接下來的二十多年,長期與侯孝賢導演合作擔任侯導的御用電影配樂,同時也專注創作台語電子樂。《刺客聶隱娘》原聲帶的大器與精彩不得不說超越了其他演奏作品,即便不把它視為電影文本的附屬作品,仍然是一張優異的配樂作品。

但林強老師保持一貫低調,請人代為領獎且發言即為簡短,拿過太多次各大國際獎項的他,早就將此事看得極淡。

(林強《向前走》,1990年發行)

(《刺客聶飲娘》電影原聲帶,2015年發行)

陳建騏老師是六年級前段班,90年代初期還在唸大學時期已經開始接觸配樂、作曲、編曲、製作的工作,二十多年來作品遍布劇場界、廣告界、流行音樂與電影配樂,更是各大獎項的常客,俗稱的三金:金曲獎、金馬獎、金鐘獎,全都拿過了。

建騏老師有兩張作品同時入圍最佳單曲製作人,也以製作人身份代表演奏專輯《奇人密碼》上台領獎。是的,建騏老師可以為天團五月天的《諾亞方舟》編曲、也可以為林奕華導演的前衛劇場做配樂;可以寫幾米的音樂劇、也可以寫痘痘貼布廣告歌、還幫捷運橘線配進站音樂,他就是一個這麼神奇的人。

可是他上台說什麼呢?他說「製作人的工作其實就是安排幫助大家各自做到最好」,將自己的貢獻拉到最低,何等謙虛而又大器。

(《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電影原聲帶,2015年發行)

(陳建騏曾與陳珊妮組成19樂團,2011年發行同名專輯

陳建騏曾與陳綺貞、鍾成虎組成 the verse 樂團,2013年發行專輯《52赫茲》

我為什麼特別提這三個人的年齡和資歷,是因為他們幾乎同時入行,年齡差距不大,彼此都在自己的領域努力,成為業界的佼佼者。做為一個創作者,他們永遠不滿於現狀而大膽嘗試、力求精進。創作力會隨著年齡而衰退,越是年長的創作人,想要保持作品的品質,他們對於自己的鍛鍊、壓力與自我要求,就必須比年輕時更為嚴厲緊迫。

更重要的是,他們樂於給年輕人機會,願意幫助後進。這些故事從暐哲與蘇打綠親如家人的互動;建騏老師為初出道的徐佳瑩擔任製作、擔任魏如萱的經紀人、最重要的是他挖掘了柯智棠這塊原石;而林強老師總是時常幫助臺灣年輕的新進導演,提供建議甚至幫忙配樂,對於台灣電影新生代的貢獻有目共睹。

這些五六年級生見證臺灣音樂最好的時代,也明白現在的大環境對七八年級生的殘酷,所以他們勇於往前開拓;然後無私地奉獻、創造更多的機會與資源分享給有需要而且有才華的年輕人。

張清芳同樣是五年級生,1985年從大學城比賽出道,二十多年間發行多張膾炙人口的專輯,但是婚後就逐漸淡出,只有偶爾商演。她今天之所以可以站上舞台,不是因為作品、不是因為貢獻,純粹就是「年齡」和「資歷」而已。

只有資歷不能上台嗎?當然可以,我們看比她資深十年的黃鶯鶯,上台談的主題是數位下載這樣的媒介載體問題對於現今音樂產業的影響,最後也呼籲尊重生命,領養取代購買——即便資深如黃鶯鶯,她從頭到尾也沒有在倚老賣老。

相較之下張清芳的表現簡直是荒腔走板,開口閉口我先生的朋友,我可以理解每個人會以自己的交友圈來想像外在世界(大家都有自己的臉書同溫層不是嗎?),但是這些(我假設是)社會成功人士,他們對於最佳專輯入圍者的認識很重要嗎?重要到在小巨蛋快要罰錢的時刻聽他們對入圍藝人的見解?我退一萬步假設張清芳只是想要強調路人都認識阿妹與蔡健雅,並且因為他們只認識這兩人所以認為他們應該得獎,但是她「訓斥」兩位同樣入圍的新人真是讓我傻眼,我現在是轉到高點衛視看中國製作的清朝宮廷劇嗎?

未來十年是臺灣從高污染產業轉向文化立國很重要的階段,三井倉庫說拆就拆、眷村彩繪他國創作人的智慧財產無人在意、紙媒、唱片、出版等產業急速泡沫化,國片還在想怎麼拍下一部流氓賀歲片,我們先不要說文化立國,我們先救救快死的文化手工業好嗎?

不認識林生祥的立委現在認識了也不遲,那個說李屏賓算哪根蔥的議員也就繼續裝沒事,國家正常化的路上險阻重重,那麼近又那麼遠,我們好需要大器、精進、把夢想做大、把機會給予年輕人的中生代。

文化的培育好比在荒田撒種,沒有播種就一定豐收的必然因果。臺灣的音樂產業,在摸索未來出路的時刻,需要更多像林暐哲、陳建騏和林強這樣的中生代。但至於只有年齡和資歷可以拿來說嘴的中壯世代,我祈禱他們有天可以走出天龍國、走出同溫層,好好看看這個世界。

(作者目前有以下稱號:政大土地公、人體維基、新近獲得流浪博士頭銜。)

*本文已獲得作者授權轉載,此為原文連結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