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為什麼說12年國教已經陷入僵局了呢?從民國103年開始實施的12年國民基本教育,經過幾年的實施與討論,社會上大致呈現兩種主要的聲音,連家長團體的陣營也壁壘分明,兩造意見幾不相容,如同國內的藍綠分裂。現行12年國教制度或許是這兩極化意見折衝、妥協的結果,以及目前中學整體師資環境等系統上的限制,因此陷入一種不上不下,父子騎驢,沒有人感到滿意的結果。

一方的意見,大致上以曾任國內大學校長的資深教授為首,並包含家長團體國教行動聯盟,和明星高中校長等,強調現行菁英教育的必要性、競爭和公平性的維持,對這一方來說,最理想的狀態,是改回以往的大學聯招,並認為這樣有助於階級的流動,以及學業程度相近的學生有益於教學與同儕相互激勵的學習。

另一方,則是另一家長團體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全家盟)、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以及若干在網路上能見度高的意見領袖評論者等,這一方基本上認同12年國教大方向,但是為德不卒,希望釋放中學生學業上的學習壓力,有更多元的教學和學習方式,不認同目前的中學以學業考試菁英取才方式,理想的狀態,是完全免試,以學區分配入學,如同目前小學升國中一般。

主張回復聯考的一方可以稱之為復古派或保守派,主張學區分配入學的一方可以稱之為激進派或改革派,而時常被指責為教改罪人的中研院李遠哲院長,實際上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力,他並不曾對12年國教方式細節做過太多的表態。

▋保守派與激進派可能有共識嗎?

保守和激進兩方,當真沒有任何交集嗎?

首先,保守派所希望的回到舊時高中聯考制度,恐已無法合乎當前台灣社會的需求,原因有三。第一是歷史的原因,當年教育資源稀少,能受高中教育的人數有限,必須要篩選,現在篩選的需要已不復存在。第二是產業的原因,舊時標準化的聯考制度的確培養出幾代能遵從制度規定,勤奮努力的人民,台灣也在全球分工體系裡佔據了標準化,大量快速產出的位置,為台灣社會賺進了幾桶金,但這個位置目前已經讓位給中國和東南亞,甚至非洲,台灣產業必須轉型已成共識,標準化的聯考制度培養出來的人才已不符合當前產業的需求。第三,最重要的,應該回到人才培育的基礎點來思考,菁英教育是否應該存在?當前的菁英教育模式能否合乎社會需求?我認為,菁英教育不但應該存在,而且應該擴大,在少子化的年代,每一個學生,都應該當作菁英來培養,若非如此,在可預見即將到來的超高齡化社會,台灣將無以為繼,也就是說,若不積極培養學生,使他們在各領域都有菁英的表現,未來如何供養這麼多的老年人口?

另一方面,保守派人士中,很可能許多人也不見得真心認為聯考是一個完美的制度,只是與當前異常複雜的比序制度相較之下,是一種較佳的方式,因為若果真認為聯考制度完美,應該希望回到幾十年前九年國教之前的狀態:恢復小學升國中的聯考制度,可是至今不曾見任何一位此陣營人士,如此大聲疾呼。從制度面來看,當前包山包海的「比」序項目,目的仍在篩選、競爭,然而卻又披上「免試」的外衣,虛假矯情的程度,猶如宣稱冰清玉潔的蕩婦,或聲稱公正廉明的貪官。既然制度上仍以比較、篩選學生為架構,就不能簡單的以國內家長仍不改變科舉時代的教育觀念一語帶過,要求全國家長改變觀念,反而是制度面使然,讓學生和家長不得不投入這場荒謬的競賽,是人性的必然。

▋依學區入學會有什麼問題?

然而,若像激進的一方所宣稱,完全免試,依學區入學,就是解決問題的方式嗎?

這裡面可能有幾個需要考慮的面向。首先,目前公立高中職所能容納的人數,仍遠不足以應付所有的國中畢業生,這是一大問題,當年由六年國教轉換成九年國教也有類似問題,因此增設大量增設國中,也增聘國中教師,或讓原本只能在小學教課的教師經過簡單的程序成為國中教師。人數容納不足的問題,似乎不難解決,由於少子化,台灣每年出生人數從民國60年代的40萬降低至目前的20萬,只要將許多國中改制為包含國高中的完全中學,即可解決公立高中不足的問題,而且國高中教師資格相同,甚至沒有當年改為九年國教時教師資格需再轉換的問題。

但是,增設公立完全中學需要增加的教育預算,對其他預算的排擠,還有對私立高中職的排擠,會是很大的問題。目前高中職結構已穩定,根據教育部統計資料,私立高中職學生比例,近十年雖有下降,仍佔全體高中職學生4成5左右,每年大約容納12萬的高中職學生,這些私立高中職何去何從?若驟然改變制度,恐怕引起很大的反彈,這個問題很可能就是完全免試無法一步到位的真正原因。

其次,更深層的,是教學方式和大學端入學方式的問題,這兩個問題相互纏繞,不得不一起來談。中學教學方式,一向是以考試領導教學,也就是以在大學入學各項考試獲取高分,進入社會價值的「好大學」為終極目標,就連技職體系的高職也以進入「排名前面」的科技大學為辦學績效,而不是以學生的學習探索為主體,一切的扭曲,大概都是由此而來。

▋讓高等教育與中學教育更緊密銜接

進入社會價值的好大學並無可厚非,各個社會皆如此,有能力的社會階級會想盡辦法維持下一代的競爭優勢,是生物學原則。但是,大學各專業領域的思考不見得就也該如此,若以位處優勢的所謂「頂尖大學」而言,所希望錄取的學生,與其說是像目前一樣,是記憶力強、謹小慎微、恪守升學遊戲規則、努力乖巧,容易被外在動機驅動的學生,倒不如應該是對該專門領域有強烈興趣,有內在動機,能對這個領域學科主動學習的學生。葉丙成教授提出大學與高中合作讓中學生提早認識大學科系,是值得推行的方向,由頂尖大學帶頭執行,也符合台灣社會馬首是瞻的習性。事實上,因少子化面臨生死存亡危機的所謂「後段大學」,跟高中端合作,積極宣傳、招生,已經行之有年,但這造成的另一種扭曲,大概需要專文再論。

台灣高等教育招生的大趨勢也即是如此,各校將越來越多的錄取比率放在多元方式的第一階段,因為這個階段相較於只看考試成績,更能看出學生特質是否符合?是否有潛力?也有利於打破分數決定一切的思維。若教育部在課綱上能更簡化、鬆綁,有機會讓各個高中發展特色,甚至教師個人發展教學方式,以啟發、引導取代填鴨,台灣的中學教育將有一番新氣象。

雖然也有論者以為,申請入學相較於考試入學,也是一種競爭的形式,而且對家境較好,能協助資料準備、表達的學生有利,並不公平。但是,若最終的競爭並不可免,這種形式的競爭,毋寧較接近於現實社會的競爭狀態,現實社會除了公教人員仍然只以分數取才,其他領域大都需要表達和包裝,提早適應類似社會現實狀態的競爭,也未必是壞事。雖然當前入學方式有輔大哲學系大量學生轉系的詐騙之論,然而,大學端為爭取優秀學生,強調學系的美好出路和成功校友,甚至如前述的「後段大學」僅是卑微的爭取學生入學,維持生存,所使用的種種經過美化的宣傳招生方式,誰詐騙誰?恐怕還很難說。

常言道:教育是百年大計,確實如此。北歐令人羨慕的教育制度,也歷經幾十年的折衝、修正,台灣的教育制度,正經歷痛苦的調整。中學生們在青春荳蔻年華,反覆背誦在Google上不到一秒鐘就能查到的瑣碎知識,反覆演練機器人已能取代的計算,實在令人不忍,也是對生命的浪費。然而,只要決定在這個島嶼上受教育、生活的學生和家長,對於當前教育制度的轉型,恐怕不得不共同承受、共同努力。

寫在女兒參加2016年國中會考之後。

(作者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系助理教授)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