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蔡玉芳明:想要國際化?台灣應該更努力留住外籍人才

2016/06/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蔡英文總統提出「新南向政策」,定調為「以人為本」。然而,了解新南向政策之前,須要先知道過去的「舊南向政策」問題所在。身為越南留學生,我想提出這些年對台灣教育的體會,希望提供一些外來觀點。

六年前,剛從胡志明市高中畢業的我,因為喜歡中華傳統文化、熱愛正體漢字而決定來到台灣。一句中文都不懂的我,抱著熱切的心情,拿著台灣華語獎學金和台大入學通知書,離開越南來到台灣,展開全新的生活。

來台的頭一年,我用盡了所有的時間學中文,然而,校園外的溝通對我而言,仍是一大難題。當我想買一杯珍珠奶茶,如果不想被店員用沒耐心的態度對待,我得先花十幾分鐘,查好每個字的拼音,才敢靠近櫃檯用中文點餐。

身為一個非金髮藍眼的「外國人」,不要太期待店員有耐心等你把每個字講完,更別期待別人會體諒你的中文不好或有口音。因為,同樣是外國人,台灣人對東南亞「外國人」的定義不太一樣。中文說得不夠好,就是你的缺陷,但這也可以變成一種學習動力,讓你的中文練得更道地。

台灣的大學校風很自由,你穿什麼衣服去上課,沒人會管,就算一早起床,來不及換衣服,穿睡衣和夾腳拖去上課,也不會被趕出校門。但越南許多大學會規定學生穿著,例如:進校門口要穿著襯衫及長褲,上衣不得穿太少,也不得穿著短褲和夾腳拖。

課業以外,不得不提豐富的學生社團,不管興趣是什麼,學校裡面的四百多個社團可以會讓你找到適合自己的社團。幸運的話,甚至可以找到這輩子的好朋友,建立生活好習慣和正確的價值觀。

我在台大參加了兩個社團,一個是「台大越南海外服務學習團」、另一個是「台大柔道隊」。大二時參加了「台大越南海外服務學習團」(後改名為「台大飛越團」),活動包括國內外服務。平時服務通常會到社工機構,如:賽珍珠基金會、台北市新移民會館等,協辦關懷新住民的活動、說故事給新住民子女聽、或舉辦多元文化的營隊。

國外服務通常在寒假出隊到越南,我們會去胡志明市台灣學校為海外的台灣學生舉辦營隊、去孤兒院服務,或跟當地大學生交流、介紹台灣文化。台灣的大學給學生社團的發展空間很大,師生關係也很民主。雖然社團都有指導老師,但多數事務都由學生自主計劃、實行。

外籍生來台求學的人數越來越多,越南留學生的數量佔了不少。可見台灣的大學對外籍生求人若渴。不過,台灣的大學對外籍生所設的入學門檻,比起新加坡或香港的大學,要求不夠高,也不太有競爭性。這造成許多大學大量錄取僑生或外籍生,只是為了增加國際學生比例,改善在國際大學排名的成績,目的並非培育人才,亦無留住外籍人才的配套政策。

例如,獲得台灣獎學金的得獎者,除了每學期必須達到標準成績才可以繼續領獎學金之外,另外並無其他要求。獎學金得主畢業之後,亦不需要留台工作,或對台灣社會有任何回饋。這樣的政策相當可惜,因為台灣政府花了一筆錢培養了不少外籍人才,最後因為工作的關係,使這群人離開台灣到其他國家,可能再也不會跟台灣有任何連結。或許可以考慮要求獎學金得主在畢業之前,必須參加社區服務學習,比如到台灣的學校分享多元文化,或通過驗證後得教授第二外語。

求學期間,因為擁有越南語能力,我曾經參加內政部移民署辦理的「新住民母語教學人才培訓」。該培訓屬於內政部及教育部推動的「全國新住民火炬計畫」,目的是發展台灣多元文化。參加對象為精通東南亞各國語言(越南語、印尼語、泰國語、緬甸語、柬埔寨語)五種語言之任一種語言的新住民及外籍人士。該培訓吸引了不少新住民報名參加。主要是培訓教學能力,例如教案設計、傳達能力、班級經營等活動。然而,至於學員的母語能力如何,目前仍無評估機制。

該計畫最理想的狀況是:既能提供工作機會給新住民,又能培訓語言能力佳、教育能力強的師資。不過,若無法都滿足以上條件,也應該承認,該計畫最重要的目的是教育。

然而,即便一個擁有大學學歷的成年人,並不代表他有能力進行語言教學。許多學員因為長期住在台灣,沒機會接觸或繼續培養自己的母語能力,若勉強讓他們教學,恐怕效果不佳。新住民母語教學,應從師資素質做好培訓及把關,才能培養出東南亞語言人才,落實台灣社會的多元文化,有效推動「新南向政策」。

總而言之,本文認為所謂「以人為本」所面對的問題,不但是針對國內人才的培育,更是如何吸引及留住台灣已培養的外籍人才。

(作者為台大法研所碩一學生)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