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論壇】吳書嫺:「新南向」,不該是賣夢想的空殼政策

2016/05/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5月17日,一場名為「實踐以『人』為本的新南向政策──台灣全方位人才培育論壇」,由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與東南亞研究中心主辦,論壇聚焦於探討如何培育台灣全方位人才,對「國際事務」、「經濟貿易」、「國際合作與NGO」、「語言人才培育」四大主題進行討論。此場論壇是由為東南亞區域研究耕耘多年的學者們期許在新政府就職前,對新南向政策進行討論並提出具體的政策建議。

▋建立新南向政策「4.0版」的核心理念

新政府提倡新南向政策,應當先建立起「南向4.0版」的核心理念。過去台灣的南向政策總共有三個版本:

「1.0版」的南向政策於1990年代初期提出,又為「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的經貿工作綱領」,當時政府希望以經貿為手段,企圖達到東南亞國家及國際社會的政治支持,另一方面也是為避免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

到了「2.0版」,政府鼓勵企業前往東南亞投資,但第二波政策生命之短暫,受到東南亞金融風暴的影響,成效不彰,隨後即宣告終止。

至於「3.0版」的南向政策,則是為了調整台灣產業過度依賴中國大陸市場,所作出的政策應對。綜觀過去三波的南向政策皆藉由經貿及政治雙軌結合。一方面希望與東南亞國家進行連結,另一方面更希望透過東南亞市場減輕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

換言之,台灣過去三波南向政策有其強烈的政治意涵,都與「中國」有關。

過去南向政策與產業發展綁在一起,過度強調「台商」與「經貿數字」兩者,彷彿東南亞對於台灣就只有這兩件事最重要,其餘毫無價值可言。若新南向仍是以服務東南亞當地的台商的政策,那稱之為「台商政策」即可。若新南向仍是以經濟貿易為手段的單一戰略,仍是強調以數字為「錢」提的政策,那就稱之為「以錢為本」的新南向政策即可。新政府若不能打破這兩項迷思,那麼真正南向之時勢必困難重重。

2016年新政府所提出的新南向政策4.0版本,應當連結過往,開創新局。必針對南向政策的發展展現「新氣魄」、具體「新概念」、提出「新作為」。

在新氣魄上,政府視角必須以鳥瞰視野跳脫台灣現今的困境,為台灣在國際上爭取新舞台。

在新概念上,無論是否涉及國家發展、經貿投資或社會文化關係,都應當具體說明如何「以人為本」。

在新作為上,更應當強調國家內部的自我改造、自我升級計畫,重視全方位人才整合,針對學術、智庫、宗教、勞工、人權各領域的雙邊和多邊關係上發展人才培育計畫,這將具體區別過往政策上只強調政治與經濟兩面向為考量的政策發展。

▋以人為連結,打進東協共同體

2016年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成立。其實東協共同體包含三大支柱,該三大支柱分為東協政治安全共同體(ASEAN Political-Security Community, APSC)、東協經濟共同體以及東協社會文化共同體(ASEAN Socio-Cultural Community, ASCC)。東協經濟共同體成立後,極其強調「連結性」,此種連結性不僅著眼基礎建設等硬體連結。另外一項非常重要的連結性更是強調「人」的連結。

新南向政策是搭起與東協國家的橋樑,拉近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的距離。台灣與東南亞國家是鄰居且互動頻繁。周末的台北車站廣場、台中的東協廣場、台南火車站甚至於桃園的後火車站,每個周末聚集的移工與移民們都在為台灣示範東南亞的地景移植,也就是他們將在當地的周末移植至台灣社會。這是多麼美好且值得欣賞的地方。

「東南亞就在台灣,台灣就在東南亞」,這樣的概念讓我想起在大學時,修習過的東南亞國際關係課程,老師在第一堂課只談「台灣算不算東南亞的一部分?」這一道題目,結果統計出的結果有八成以上的同學認為台灣不算東南亞。

台灣要前進東協,就要先「改變腦袋、調整思維」。若一切仍停留「我高你低」這種不對等的關係建立上,將無助於與東協人民形成強而有力的連結。未來,在政策推動上,若能增進台灣人民與東南亞人民間的交流,將有助於打破無形疆界、消弭社會歧視的障礙,達到雙邊平等的文化交流、彼此相互了解,這將有助於完善台灣社會多元文化的包容性,形成「國內的國際化」。除此之外,培育更多了解各別東南亞國家的語言、社會文化、政治經濟發展等相關人才也是政府的首要任務。這有助於政府對各別東協國家進行了解,提出針對重點國家提出多元性質的發展策略,若能以此為基礎,將台灣與東協互為主體,之後以人作為連結,藉此才能將既有的、過去的累積成果及相對的優勢等加以運用補足現況弱勢,進一步達到「國際的國際化」。

無論在政治安全上抑或是剛成立的經濟共同體,連結這兩項共同體最重要的就是社會文化的連結,而人是文化的載體,透過人與人交流也進而帶動兩個社會間文化的交流。未來,台灣將會成為更尊重多元文化與接納差異性的社會,其後透過人與人的交流,才能打進東協共同體的市場,實踐以人為連結。

▋要年輕人去東南亞,不該只是賣夢想

「Go South, Young Man」,是這次會議中最迷人的口號。過去在東南亞的台商以傳統製造業為主的模式,進行代工外銷到歐美。然而,在此模式面臨轉型之下,新南向政策又希望轉換以東南亞為主要銷售目標,將東協國家作為台灣內需市場的延伸。在未來人才的需求上,將需要許多能夠進行當地廣告、行銷的人才。這樣的人才必須要了解當地人消費的習慣、當地人的生活習性,台灣相當欠缺這樣的文化與生活理解。

過去,台商工廠以中國大陸籍幹部居多。然而,台商也面臨接班問題,第二代甚至第三代的台商,將來可能會聘用當地人做為員工,這會促使當地增加白領人才的機會;因此,未來雇用前往東南亞的台灣人才,也必須了解當地人的文化習慣。在人才需求上,人文社會領域的年輕人將有機會在東南亞市場發揮、實現夢想。當然,前提是,必須先試著將眼光放在東南亞,打開心房去體會、睜大眼睛去欣賞、豎起耳朵去了解,「Go South」才有意義。

除了企業界提供機會外,在「公部門層面」,政府也能提供實習與交流的機會。今日的新南向政策已不只是談論觀點而已,台灣也必須了解其他國家在東南亞做了哪些事情,回顧台灣本身的強項與弱項。

在教育訓練上,可分為基礎教育、高等教育、交換教育、獎學金等方面。目前,「基礎教育」上,地方政府已開始行動,提供中小學學生學習東南亞語言的機會,打破過去只有新住民二代學習的侷限。在「高等教育」上,未來需要推動大規模的語言教育,訓練專業的語言人才,比如打造東南亞語言師資人才,進一步擴及到高等教育層面的東南亞語言的普及教育。在「交換學生與獎學金」方面,今年度教育部獎學金首次新增東南亞區域研究領域,有助於提升雙邊教育的交流,但補助前往的國家在東協區域內僅有新加坡,未來更需要積極擴張對東協其他國家的獎學金補助。

智庫作為產業界與政府間的重要橋樑,是人才培育的重要據點。台灣現今智庫的數量上,特別是政策型的智庫,數量趨於漸少,功能也在萎縮,這是一種逆趨勢的發展。

台灣在東南亞區域研究上已耕耘多年,國立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積極推動東南亞區域研究,在研究領域上著重於當代東南亞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族群關係等多面向之研究,該重要性將能夠針對政府政策及社會需求,為政府及民間機構提供研究發現與成果。除此之外,今年度舉辦的台灣東南亞區域研究年度研討會已是第18屆,由中研院人社中心亞太區域研究專題中心、台灣東南亞學會、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及國立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共同主辦,將於2016年9月22日與23日於國立政治大學舉行。這是長期性推動東南亞區域研究對話、跨領域整合研究及國際交流的學術平台,除了聚焦於東南亞多重轉型的主題探索,更將匯聚政策社群、公共知識份子與產業代表,共同為臺灣東南亞戰略的新政策路向進行腦力激盪。近期東協國家受到各界關注,然台灣的東南亞區域研究仍需要各界的重視與投入。

除了智庫之外,東南亞商會的功能,越南台商商會、泰國台商商會也需要重視。過去,商會的組成有其侷限,無法制定一致性的政策。反觀韓國與日本的商會功能,日韓兩國政府建立長期雇用人才,派駐於商會秘書處,讓商會具有當地市場研究與政策研究的功能,這也是培養人才的機會,值得台灣的東南亞商會參考。而第三部門,未來若能建立與東南亞相關的媒體平台,連結台灣與東南亞的節點。將有助於建立以東南亞為主體的觀點呈現在日常生活當中。

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需要建立新氣魄、新概念及新作為,強調「以人為本」,但人才培育只是開始。未來,台灣需要建立能接納多元性質的社會,積極於東協國家建立強而有力的連結。最後,期盼國家為年輕人開創新理想的廣大格局,並作為支撐年輕人勇敢作夢、努力前行、落實實踐的一股力量。

(作者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碩士生,本「新南向論壇」系列文章由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與獨立評論合作刊登。)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