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欣怡:失望之所在,希望之所在──鄭性澤案再審側記

2016/05/04

Photo credit: 好民文化行動廖家瑞

我是一個對司法極度沒有信心的人,身邊的朋友大部分也是,雖然認識一些很棒的法律人,但知道更多糟糕的「司法現形記」,就這樣成為一位懷疑論者了。不過,失望之所在,也常常會是希望之所在,鄭性澤終於在羈押了5,231天之後,走出台中看守所,給了媽媽一個大大的擁抱,同時說出「自由的感覺真好」,那個時刻,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激動的。讓鄭性澤無辜被關進去的,是這個司法制度;但是讓他有機會平反冤屈的,也同樣是司法制度。因此,在文章的開頭,我一定要感謝台中高分檢及台中高分院,他們聯手讓大家看到司法希望之所在。


Photo credit: 好民文化行動廖家瑞

▋「希望今年真的可以一起過母親節」

雖然5月2日就知道了鄭性澤案裁定開啟再審,台中高分院的新聞稿說「原確定判決所宣告之刑罰,應停止其執行,以維人權 。」但後續會怎麼走,大家也不確定。一直到5月3日早上書記官打電話給羅秉成律師辦公室,我們才知道下午兩點要開庭。大家猜,應該是要決定是否繼續羈押或放人吧,然後開始分頭聯繫。我發訊息給鄭性澤的弟弟滄彬,他隨即回覆我說已經請好假,要跟媽媽一起去接哥哥。律師團們、鄭性澤平反大隊的團體夥伴們,也從各地往台中聚集。

鄭滄彬和媽媽,以及一位從小看鄭性澤長大的阿桑一起到,他們在路口等我一起走進台中高分院。雖然一再的對鄭媽媽做心理建設,但她還是被媒體的陣仗嚇到。在走進法院的這段路中,我們閒聊,想到四年前也大概也是這個時候,滄彬載著她上台北和我們一起開記者會,那時候的主題是「十個哭泣的母親節」,那是廢死聯盟和冤獄平反協會為鄭性澤案開的第一個記者會,當時社會上都還不認識這個案件。鄭媽媽說,很感激大家,讓大家很幫忙,希望今年真的可以如願一起過母親節。阿桑姓林,在那些鄭媽媽來回苑裡、台中探視鄭性澤的日子中,大多時候就是滄彬和阿桑陪著一起來的,她也不斷的跟我說著,阿澤是個多乖的小孩啊,媽媽等這個兒子很久了,今天應該要讓他回去了才對。

進到法庭,大家都有一點興奮、有一點不安,但興奮大於不安。14法庭位置不多,法警說,不能站人,有位置坐的才能進來,因此,大家一個緊緊的挨著一個坐,想辦法將屁股任何一部份黏在椅子上的就可以留在這個法庭中,希望見證到歷史的一刻。


冤獄平反協會辦公室主任黃芷嫻,素描畫下法庭上的鄭性澤。Photo credit: 黃芷嫻。

▋「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哥哥」

檢察官到了、律師們入座了,三位法官也進來了。但隨即審判長說,因為看守所那邊有點延遲,所以要等一下鄭性澤,法庭中陷入面面相覷的狀況。終於鄭性澤在法警的戒護下走進來,手鐐腳銬打開後坐了下來。和4/12的開庭不同,當時他說自己不敢望向家人,但這次我看到阿澤深深地看了媽媽和弟弟一眼。開庭。

法官、檢察官都說明了鄭性澤雖然有被羈押的理由,但沒有羈押之必要,同時檢察官更是明確的說,雖然這是一件死刑案件,但檢察官聲請再審的理由就是覺得鄭性澤是無罪的,因此沒有羈押之必要。審判長接著問鄭性澤,住在哪裡?以前是什麼職業?家中有哪些人?心情如何?若被釋放之後,要如何生活、養活自己?住哪裡?家裡有幾個房間?會不會擔心家鄉的人用不友善的眼光看自己?阿澤一一回答,清晰一字一句的說,「不擔心家鄉的人會對我不友善,問心無愧,我真的沒有做這樣的事」、「不願意具保,因為不能給家裡的人負擔」……。問答完之後,審判長宣布退庭討論,3點10分宣布是否繼續羈押。鄭性澤又上了手銬腳鐐,被法警帶走。法庭轟地響起討論的聲音。

我用不是很好的台語試著要跟鄭媽媽解釋剛才開庭的狀況。鄭媽媽說,過去14年來,每次鄉里「做熱鬧」,她都交包括阿澤在內7份的「丁仔錢」。滄彬解釋說,在家鄉廟裡有活動或者有歌仔戲表演,每一戶都會按照人口分擔費用,雖然哥哥在看守所中,但媽媽每次都堅持要繳7份錢。鄭媽媽又說,阿澤又不是沒有父母家人,法官幹嘛擔心沒有辦法生活;阿桑說,若沒有飯吃,她會帶菜去給他,不用擔心餓死;滄彬說,我會照顧哥哥,法官問那樣的問題很奇怪。我心裡則是想,法官是不是不想放人啊?然後鄭媽媽說,那也沒辦法,應該是法官一定要問的。

3點10分三位法官走了進來,大家起立,審判長立即就要宣布評議結果,還是羅秉成律師提醒法官鄭性澤還沒有到庭。原來不只我們,法官也很緊張啊。鄭性澤被法警帶進來後,法官就說明,鄭性澤被限制出境、出海,無羈押及具保、責付等處分必要,但因為羈押鄭性澤的不是法院,所以法院無權當庭釋放,會還押台中看守所後,由檢方釋放。


Photo credit: 好民文化行動廖家瑞

▋被迫離家14年的孩子,只想好好回歸生活

下午4點多,鄭性澤走出台中看守所。「自由的感覺真好,」鄭性澤說,但對救援團體來說,接下來奮鬥無罪的判決更重要。「5231」鄭性澤在看守所中的數字停止,但距離洗刷清白的日子卻繼續累積中。失望之所在,希望之所在,期待法院能夠理解一位被迫離家14年的孩子,迫切想要好好回歸生活,孝順媽媽的心意,早日根據事實及科學證據,做出無罪的判決吧。

最後,最後,請容我再多說幾句。社會大眾可能會認為,死刑歸死刑、冤案歸冤案,冤案要救,但人神共憤的一定要趕快執行。但,別忘了,鄭性澤原本一直都被歸在「人神共憤」的那一邊啊!到現在還被歸在人神共憤那一邊的尚有被關押10,146天的邱和順以及5,788天的謝志宏,莫忘。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