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我是一位在台北工作的獨立藝術教育工作者,曾經是南投中寮921地震的災民,那年我就讀中興高中一年級。

在台北進行藝術教育的工作,除了一般的美學教育之外,還有將藝術運用在特殊教育上,幫助特殊生情緒的代謝。

但這近20年的離家,讓我一直思考家鄉的問題:

我生於南投,吸這裡的奶水長大,卻在台北落地,把資源用在這裡,帶不回我的原鄉。那麼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我,應該能為我的家鄉做些什麼?

這幾年,我一直在台北尋找像南投那樣有樹的環境,來緩解鄉愁。後來經歷了護樹事件,給我們的衝擊很大。我發現,如果我們對這裡的環境沒有感情,那麼即便環境改變了,我們一樣是沒有感覺的。於是我們自己自費設計了環境教育的護樹桌遊,希望能讓孩子在遊戲中察覺森林的生態,並且在遊戲當中學到,種樹很重要、護樹更重要。我們也在新北市的小學、環保團體、獨立書店裡,推廣大樹繪本、分享這套桌遊。

今年,我終於鼓起勇氣親自到家鄉的偏鄉小學──中寮鄉的爽文國小去分享環境教育,但我看到的卻是許多教育現場的無奈:當有熱血的老師到偏鄉學校來分享的時候,學校都非常高興,但是這只有短暫的時間,而教育資源是需要長期挹注,才能真正在孩子身上看到學習成效的。

我知道偏鄉學校的資源就是如此,所以我有幾個建議,希望能讓更多對教育有影響力的領導者看見:

1.教師安心落腳,不再窮忙

偏鄉資源很有限,但是也不能一直讓熱血的老師自負盈虧。要讓老師工作穩定,並不只是提供生活上「落腳」或「換餐」的協助而已,政府需要做的是給這些老師一份穩定的薪水,好讓他們能安心待在偏鄉,把時間花在教育上,不再窮忙。

2.建立青年教師洄游管道

透過透明化的偏鄉教育資源公告,讓有心從事教育的工作者回到自己的家鄉來工作。將教育計畫提案給學校,由學校與徵聘教師共同合作的方式,來取代流於形式的評鑑制度。

3.修正以成績為導向的目標,邀請百工交換分享

偏鄉中小學的學生家庭,在支撐完孩子的12年國教之後,高等教育的費用更是家裡的重擔,有許多學童可能因為明白家裡的經濟條件,而放棄求學目標。但這些學童並不是「成績好與壞」的差別而已,可能更需要的是以將來的工作為輔導取向,為他們爭取技職類的師資,好讓他們對職業的想像可以提前實踐。

建議教育部修正對偏鄉學校的教育規畫,相對升學的「成績單」,偏鄉學校更適合多元的資源,擴充學生未來生涯的可能性。除了徵聘主科教師之外,邀請百工來學校做技職教育的交換,除了更能讓偏鄉學生對於職業有基礎的認知,也是職涯規畫的好機會。

4.成立第三公正教育審查單位,協助偏鄉教育資源分配

成立介於偏鄉小學與補助單位之外的第三公正教育審查單位,定期來協助資源如何運用、實驗,可以幫助偏鄉學童,達到最大的資源利用。但希望不是以資本主義運作的精簡人事、精簡教學品質、精簡教學資源等方式來作為「審查」標準,而是以實際資源需要為主要條件。

目前有許多偏鄉教育媒合平台計劃的推廣,但我希望這不僅僅是一個計劃而已,而是長期資源協助的實踐。也希望各個偏鄉學校不會因為這個計劃而疲於應對行政流程,為了要爭取、為了被看見而準備。希望這是一個尊重偏鄉學校,並且能讓他們安心的互信機制,從這個機制來「翻轉」教育。

(作者為獨立藝術教育工作者)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