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麗湖國小開學日。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上週,台中市教師職業工會向台中市政府勞工局申請仲裁學校老師站導護一案,引發家長團體與校長團體北上立法院抗議,在輿論一片質疑批判教師團體「只爭權益」的聲浪中,葉丙成教授提出了「OK繃理論」,藉由媒體報導,適時讓我們冷靜思考問題的結構(The Question Behind The Question),掀開導護事件背後的OK繃迷思!

其實,葉教授發表文章前,臺灣師範大學王基倫教授也在媒體投書「教育部沒骨頭 誰來站導護?」,文中所言:「教育部說,不應為了老師的導護單一工作事項而入法,這是推諉塞責、沒骨頭的官僚心態。這是涉及教育、勞工、法律、志工、社會觀感層面甚廣的老問題,地方政府莫衷一是,卻始終不見中央政府單位出面解決。」

到底誰該負責任?

正如葉教授所說的:「真正該負責的是政府,請政府負起該負的責任!該付錢就付錢,該編預算就編預算,該擬政策就擬政策,不要碰到什麼事情都永遠只會拗老師、拗校長!讓都是真心為孩子好的家長、老師、校長相互指責,看了實在令人痛心!」

兩位優秀的大學教授都直指,解決問題在於兩個關鍵:一是法令,一是經費。但無論是沒骨頭或OK繃,這個議題背後的迷思是什麼?

從法令上來看,台灣立法品質長期低落,受限於行政機關的顢頇怠惰與民意代表的專業不足,導致許多法令通過後,立即引發施行上的衝突。

從去年宜蘭縣教師團體協商,到此次台中市教師導護工作勞資仲裁的事件,都讓社會看到親師衝突的代價。難道我們的教育部及立法院如此漠視無感?在衝突過後,教育主管機關有任何後續處置嗎?立法院教育委員會的委員們,有提出任何修法的動作嗎?

失衡的教育資源分配

教師團體協商與導護工作,都是教育現場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敏感神經,家長、校長與教師團體各有立場、互不相讓,凸顯的就是,壓根沒有人(或單位)要積極處理教師法與工會法對教師這個職業所必須嚴肅面對的「哪些是老師的工作內容?」的問題。

每次碰上了,就只看到教育部官員忙著推給地方縣市教育局處(美其名尊重地方因地制宜),然後再看到地方縣市長或局處首長又推回給中央(地方根本無力解決法令衝突的問題)。行政、立法、家長、校長及教師團體,都必須積極面對這樣的荒謬鬧劇。

從經費上來看,這是台灣教育政策長期「重視高等教育、漠視國民教育」的謬誤代價。過去教育部砸大錢搞「五年五百億」發展國際一流大學及頂尖研究中心計畫(2006-2010),接續「邁向頂尖大學計畫」(2011-2015)再砸500億。還有諸如「發展典範科技大學計畫」、「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等等,不難看出,台灣教育經費的既得利益者,不就是這些高等教育機構嗎?

各縣市地方政府在有限的年度經費中,教育經費多已佔總預算六至七成之譜,其中教育人事費(老師薪資及退休金)更是無法承受之重,可是中央行政與立法機關難道都不知道嗎?地方政府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葉教授這番「要交通安全,就出錢請保全人員受義交訓來當導護指揮交通!要校園安全,就出錢給學校裝保全系統請保全人員巡守校園!要吃得營養,就出錢給學校預算聘請專業營養師擬午餐菜單!」,試問:經費從哪裡來?

請謙卑正視教育窘境

台灣各行各業的家長無論在那個社會階層辛苦工作,都盡義務繳納稅金,卻仍要面對孩子們在國民教育階段的環境,必須是「壓榨老師、壓榨志工」才能達到給學校一個安全的受教環境,這還不夠諷刺嗎?當家長團體發出怒吼,背後的簡單邏輯難道不就是告訴政府:「請把我們繳納的稅金拿來改善國中小的學校環境嗎?」

當我們寧願花上千億的教育經費去豢養台灣的大學與教授去研究發展,甚至去擠世界百大的排名,區區只要一成費用(100億),就能徹底解決國中小現場的燃眉之急,坦白說,台灣不需要打腫臉充胖子的搞這麼多大學自嗨,請回頭謙卑地看看基層國中小學校的困境,不難得知,在這樣的現況下,「既得利益者」們不正是這些高等教育學校及眾教授嗎?

民粹的激情對立或無感的按讚都無法解決現況,企盼行政、立法、家長、校長及教師團體,甚至是高等教育的眾教授們,都能善用民氣,攜手努力重塑台灣教育應有的良善環境,修該修的法,重新合理分配教育經費,破除沒骨頭及OK繃迷思,才是台灣教育之福!(作者為宜蘭縣龍潭國小教師)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