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周書羽攝。

(原文為英文,由吳怡靜翻譯。)

台灣的政黨政治改變了嗎?

以往的台灣大選,「國家認同和兩岸關係」一直是政黨間相互區隔的主要議題。但近年來,這種模式開始出現變化,到了2016年的總統和國會大選,轉變更為明顯:「國內經濟、政治改革和社會議題」變得更重要;「國家認同和兩岸關係」的份量相對變小。

就這個角度而言,2016台灣大選就像是西方民主國家的選舉──「左派、右派」議題,成為政黨之間的主要區隔。

為什麼統獨議題不再被凸顯?

第一個原因,藍綠兩大政黨在認同和兩岸議題上,立場都往中間靠攏。

2008年,馬英九將國民黨的「傾向統一」路線,重新定義為傾向維持現狀;他的三不政策(不統、不獨、不武)試圖維持兩岸關係現狀,並強化、制度化與北京政府的來往。

2016年大選,蔡英文則是將民進黨的「傾向獨立」路線轉向中間,宣稱她的兩岸政策將以維持現狀為目標,並承諾要維持和平、建立對話、在現有的和平關係上推進。也就是說,兩黨都聚焦在短期的維持現狀目標,避免觸及各自的長期偏好。

第二個原因,最近10年,一種「有限度的共識」開始出現,它包含以下這些認知:強烈的台灣認同感、逐漸接受以中華民國作為國家名稱、持續傾向維持現狀、對於維護台灣民主價值的共同承諾、挑釁中國並不符合台灣的利益,以及渴望台灣地位在國際上受到尊重。

馬英九主政時代,自認是台灣人的民眾比重上升至近六成;蔡英文也在去年首度出席國慶大會。另外,在堅定支持台灣獨立的民眾裡,年輕一代對於兩岸關係的態度,比老一代更為務實,這種世代轉變,也是促成新共識的因素之一。不過,共識之中仍有歧見,而且有些位於政治光譜兩端的人,對新共識完全不接受。

統獨議題退燒的第三個原因,2016大選來臨前,台灣經歷了7年的兩岸關係和平穩定期。民眾似乎都認為,不論哪一黨勝選,兩岸關係都不會回到陳水扁時代的緊張對立。再加上,美國政府對各候選人皆採取中立態度,顯示美方認為,不管誰當選,它的核心利益(和平的兩岸關係)都不至受到威脅。

民眾更關切經濟、社會與教育

民調顯示,選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經濟、政黨內鬥和社會議題。這些議題在過去的選舉也曾受到重視,但在2016大選卻躍居最受矚目的主要議題。

其中,又以經濟最讓選民關心,因為全球經濟減速(包括中國在內),讓2015年的台灣出口連續11個月衰退,全年經濟成長率只有0.58%。

因此,各黨候選人都把重點放在經濟上。蔡英文就提出了詳細的刺激成長計劃(涵蓋全國各地和所有社會族群的成長),同時也把政治革新(特別是國會改革)、政府決策透明化、提高政府問責度等,列為主要的選戰議題。

所有的候選人也很重視社會議題。包括所得不均、年金改革、食安問題、教育等,都是民眾最關切的項目。

新興政治勢力崛起,是2016大選的一大焦點

最近4年,社會運動,尤其是太陽花學運,成為影響台灣政治的一股關鍵因素,更影響了這次大選的經濟、改革和社會議題設定。參與國會選舉的18個政黨中,就有兩個來自於這些社會運動:時代力量和綠社盟。不少太陽花學運的成員,都在這兩黨擔任要職。

這些傾向支持台灣獨立的政黨,往往被歸類為泛綠陣營,不過,他們的選戰主軸和自我定位,主要仍以政治和社會改革議題為主。其中,時代力量雖然成軍才幾個月,卻在大選後成為立法院第三大黨。這些新興政治勢力所扮演的角色,進一步印證了台灣政治正在改變的趨勢。

這場大選,民進黨大勝(蔡英文囊括56%得票率,民進黨也在113席的國會席次中,搶下68席),分析勝選的原因,包括了實質面和戰術面兩大因素。

在實質面,蔡英文和民進黨的競選主軸緊扣選民關心的議題,她促使民進黨在兩岸議題上走向中間路線,並把選戰聚焦在經濟、改革和社會議題上。而在戰術面,她以堅定的領導力凝聚全黨,消弭內鬥,又與時代力量、社民黨結盟,可說打了一場漂亮的選戰。

反觀國民黨,則是實質面和戰術面皆輸。在馬英九政績不佳的背景下,原先提名的洪秀柱喊出一中同表的兩岸論述,不但分化了國民黨,也讓宋楚瑜和親民黨趁勢而起。國民黨未能與宋修好並建立合作關係,造成了泛藍陣營瓦解,流失大量立委席次。

總統大選與兩岸關係

這次大選,北京當局既未公開支持特定候選人,也沒有對蔡英文點名批判。選後,中國政府必須面對首度掌控行政權和立法權的民進黨。綠營的獲勝,加上太陽花運動效應以及台灣意識的日益強化,意味著中國政府的終極統一目標,將遭遇根本性的挑戰。

不過,短期而言,儘管北京並不信任蔡英文,但民進黨的勝利,或許威脅不會太大,因為選民交付給蔡英文的使命(mandate),是維持現狀,而她從當選以來,也持續向北京釋出善意。長期來看,要是民進黨被認為在製造兩岸對立,她就會失去選民的託付。

兩岸議題在這場大選中,還是發揮了一些作用。首先,北京當局試圖再讓「九二共識」成為影響大選的重要因素,就像2012年那次一樣。但是,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說,以及她在民調上的大幅領先,都讓北京的計謀破功。

第二,在藍綠兩個極端,試圖以舊有統獨立場自我定位的政治人物,這次都輸得很慘。洪秀柱主張與北京進行政治談判,鼓吹一中同表和終極統一,但這些政見與民意嚴重脫節,也違背國民黨的政策,導致她被換掉,改由朱立倫上陣。

光譜的另一端,在立法院素來反對各種兩岸關係議題的「台灣團結聯盟」,依舊延續傳統的獨立論述,結果,這次大選的得票率不及3%,也失去了立院席位。

周子瑜的影響

最後,不能不提到周子瑜事件。這位16歲的台灣藝人,因為在韓國綜藝節目中揮舞中華民國國旗,遭到定居中國的另一位台灣藝人舉報為「台獨份子」。

她所屬的韓國經紀公司安排她在大選前夕,以錄影方式公開道歉,結果,這段道歉影片成了大選當天的熱門新聞。由於她沒有獲得應有的尊重,引發了台灣民眾對她的廣泛同情,以及反中情緒。民進黨也因此受益。

政黨政治的轉型

總結來說,2016大選似乎代表著台灣政黨政治脫離傳統的一次大轉型。獲勝的政黨利用經濟、改革和社會等議題,在選戰中成功凸顯自我定位。兩岸議題的重要性則遠不及過往;擁抱統獨路線的政治人物和政黨,都嚐到了敗選的苦果。

台灣政治走向較為正常的左派vs.右派政治,是一種正面發展,但這種發展能否在未來持續,還有待觀察。

(作者卜道維(David G. Brown)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AIS)兼職教授)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