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節流新措施:刪減福利政策

任何人如果發現口袋裡的錢快不夠用了,就必須面對現實,設法開源節流。政府節流的作法,通常第一招就是刪減福利預算。芬蘭政府當然不例外。

在我國人的普遍印象中,芬蘭是個成功的社會福利國典範。芬蘭人民所享受的福利,最基本的就是養育兒補助津貼。芬蘭父母生養小孩,國家提供資助,從嬰兒出生的第一個月開始,一直到小孩年滿17歲,政府都依法提供津貼。依據去年新修正的規定,家中育有17歲以下子女的家庭,可依據子女人數請領育兒補助津貼,金額分級如下:第1個小孩每月補貼95.75歐元,第2個小孩每月105.80歐元,第3個小孩每月135.01歐元,第4個小孩每月154.64歐元,第5個(含以上)小孩每月174.27歐元。

這個育兒補助津貼的數額是去年才剛剛調降的。去年四月下旬,芬蘭舉行國會大選,跟全世界其他國家一樣,決定選情成敗的最大因素通常是經濟。勝選的前3大政黨在6月成立了新的聯合政府,內閣團隊一上台,即面臨經濟與財政的挑戰。面臨國庫不斷嚴重失血,國家端出刺激經濟的改革新方案尚需一段時日才能見效,著實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因此,想當然爾,最直接的止血方法就是縮減福利支出,其中即包括育兒補助津貼。

育兒補助津貼不是唯一縮水的福利措施。即使自詡以社會福利為立國基礎的芬蘭,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面臨經濟委靡與國家財政惡化的壓力,芬蘭政府不得不推出一連串撙節措施,要求其國民節糧度日。除了調降育兒津貼之外,還有失業救濟金、老年年金等社會福利支出,而最引人關切的,還有教育預算的政策調整。

芬蘭的高等教育經費來自政府預算,一直以來,學生無論是本國籍或外籍生,就讀大學及研究所都一律免學費。但就在今年初,芬蘭國會通過法案,修改過去免費的教育政策,從2017年秋季開始,進入大學或研究所就讀的非歐盟或歐洲經濟體國家之外籍生,其就讀學程若非以芬蘭語或瑞典語授課(註:芬蘭語與瑞典語並列為芬蘭官方語文)者,就不再享有免學費的待遇。這樣的政策大轉彎,對有心來芬蘭就讀英語授課學程的外籍生來說,無疑是個非常令人失望的壞消息。

開源新計畫:提高違規罰金

而另一方面,芬蘭國會春季議期才剛在今年的2月初開議。芬蘭政府早已備妥一套開源計畫,就等著送進國會表決同意。簡單地說,芬蘭政府打算藉「罰金」的漲價,增加國庫每年歲入約5千萬歐元。其實,芬蘭政府在去年6月一上任,8月馬上就調高交通違規當場裁罰的罰金標準。現在新年度才剛開始,芬蘭政府又打算再翻漲一碼,開單最低罰款由20歐元漲到25歐元,最高罰鍰上限則由200歐元調漲到285歐元。

芬蘭最奇特的違規罰款以「駕駛超速」莫屬。舉個著名實例,2000年1月間有位諾基亞公司的高階主管開著愛車在限速每小時50公里的市區裡趴趴走,因為超速而遭警方攔下,罰金高達11萬6千歐元之天價。另一個鉅額超速罰款實例則是在去年,某位開車超速的富人被警方攔截後,竟開罰5萬4千歐元。

為什麼區區一個超速會有這麼高額的罰金?原因是芬蘭對駕駛超速的裁罰,有一套特別的計算方式,英文稱之為「Day fine」。其背後的理念是:對高收入者而言,定額的超速罰款所產生的「懲罰」效果不彰。換句話說,幾百歐元的罰款對富人而言有如蚊子叮大象,不痛不癢。因此,為了增強高所得違規駕駛人收到罰單的「疼痛指數」,超速罰款採用當事人的薪資收入做為計算基礎,再依據超速的輕重訂出「日數」。簡單地說,將「薪資所得基數」與「裁罰日數」兩數相乘後,就可得出罰鍰數額。這套計算方式的邏輯在於區分疼痛指數,駕駛超速者的薪資所得越高及超速情形越嚴重者,罰金越高。如前面提到的諾基亞主管,當時駕駛行進時速75公里,裁罰日數為「14日」,再以薪資基數換算,才被罰了如此重的金額。

目前芬蘭警方對超速罰款的計算基礎是以駕駛人的每月淨薪資的60分之1為基數,現在政府打算將計算的基數調漲為2倍,改用每月淨薪資的30分之1。同時,為顧及調漲基數對低所得者造成太大負擔,低收入族群的超速駕駛罰款基數僅調高1.5倍,以實際金額數字來說,即超速罰鍰最低由6歐元調高到9歐元。

為增加政府國庫收入,芬蘭政府推出措施不遺餘力。除了調高個人違規罰金數額之外,對於不法的公司企業也沒輕放,例如這次提交國會審議的法案中,就包括調漲對不法企業的罰款。凡是觸犯有關安全或環保法規的廠商,罰額將提高到3倍,實際數目則視違規情節輕重,裁以2500歐元至250萬歐元不等的金額。

政府搶錢,芬蘭人怎麼看?

對於芬蘭政府千方百計想從人民口袋裡掏錢的新措施,民間也不是毫無不贊同的看法。某位學者即表示,違規罰款的主要精神在於司法考量,是為了促使人民「守序」,而非讓政府拿來充當增加歲入的工具。至於罰金漲價會為國庫帶來近5千萬歐元進帳的數字又是從何而來?芬蘭政府表示,增加的歲入是依據目前的違規案數來推估,也就是說,如果芬蘭人民被開罰單的件數沒有改善,罰金標準調高,罰金收入自然隨之增加。

罰金調高有何反效果?芬蘭政府也不是沒有事先設想到,官方表示,一部份經濟情況比較不佳的民眾,接到罰單後可能寧願進牢房坐監,也不打算掏口袋繳罰款,如此一來估計將增加獄政支出約400萬歐元。不過,芬蘭政府撥一撥算盤,罰金漲價的結果,政府總體的收入還是大於支出,結算下來,盈多虧少,仍是一筆好生意。

芬蘭連年經濟不景氣,失業率攀升不降,而芬蘭政府此時卻打算提高罰金標準,此事經過全國報紙媒體的披露報導,芬蘭一般民眾的反應又是如何呢?事過數日,還未曾聽聞有任何發動抗議或反對的聲浪,這一切應該是歸諸於芬蘭人民務實與守法的民族特性吧。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