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陳展宇:點亮台灣,從點燃教育的「真誠」火苗做起

2016/02/06

photo credit: Charlie Edward / Shutterstock.com

拿到小英總統所贈送的「點亮台灣」春聯,心中無數感慨。筆者做為一位國中老師,前些日子接到學校人事主任的來電,恭喜本人任教即將屆滿10年,有資格推薦資深優良教師。什麼?我是優良教師?我真有如此殊榮嗎?回想這10年歲月,對於教育工作實在有愧於心,我並沒有把最好的東西給我的學生,反而是做了很多對於殘害國家幼苗的事,我真正的罪孽是把太多的教學歲月放在執行政府給予我的任務,我對得起國家,但對不起學生。至今回想,我深感痛心!

筆者的教育資歷,先從擔任導師,一路經歷中學教育界最感棘手恐懼的教學組長及生教組長行政職務。踏入行政職務的初衷很簡單,我期盼能徹底燃燒熱情、能幫助更多學子。但是當我踏進行政場域,卻完全顛覆這個單純幼稚的想法,也漸漸的喪失了教育的熱情,甚至做出一些為人師表所不應該做的事。在此對我的學生做出最誠摯的歉意,老師對不起你們。

罪狀一:老師說謊了

教學組長任內,國家賦予我的重大職責任,是去推動「補救教學」。寒暑假期間以及課後第八節的時間,老師把你們找來,要你們接受補教教學,即便你們百般不願意,老師依然苦口婆心要你們參與,說出許多好聽的話,告訴你們這能夠幫助功課進步。但是我的內心其實很清楚,在如此短的時間,補救教學的成效是有限的,要進步根本是不大可能的一件事。但是我還是一定要讓你們出現,因為國家的教育政策,就是半強迫地讓學校非開辦補救教學不可,老師也只能配合照辦。

補救教學將許多主科程度不佳的學生集結在一起,實施小班教學,之所以成效有限,乃在於難以配合正式課程的進度。一般來說,國中數學科一周大約有5節課左右,但補救教學一周卻只上一節數學,一節的數學補救教學如何追上5節的進度?即便在寒暑假的補救教學課程,頂多也只能上1~2周課程,又如何能補救一整學期的數學課?這對老師來說是一種不可能的任務。在此,我也對學校同仁深感抱歉,我不得已拉著大家,一起執行了這件明知不可為的事。即使知道對於學生的幫助不大,我還是配合政策要求,做了很多「無用」的補救教學評鑑資料,我們都成為浪費地球資源、浪費人民納稅錢及創造教育偽善的幫兇。

我也對不起百姓的納稅錢,學校一年因補救教學而拿到的補助超過上百萬,被我拿去辦理這件一開始就可以預料成效不佳的事,人民納稅錢付之流水。政府實施補救教學計畫多年,每年投入近15億預算,但從這幾年的國中會考成績可以明顯發現,補救教學根本徹底失敗,真正最需要補救的是政府的政策!

罪狀二:我讓學生變腦殘了

擔任生教組長期間,國家要我每個月都推動反毒教育宣導。反毒教育其實真的不用刻意,老師日常生活中的耳提面命或在課程當中做好融入工作即可,例如講到鴉片戰爭可以提到毒品對於國家民族的殘害,這是很自然的。但是當你被強迫每月固定宣傳,每個月都被要求製作一些奇怪的「成果」評鑑資料,那就變成一件虛偽的事。

我對不起我的學生糾察隊,經常煩擾你們擺一些莫名其妙的反毒POSE,喊一堆搞笑的口號,不然我沒有成果報告可以交給上級。一次,學生開玩笑對我說:「老師,做這些這很腦殘耶!」這不經意的玩笑話使我深感痛心,老師應該要教育你們做一些真正有意義的事,帶領你們成長,而不是跟我一起腦殘。反毒教育不該如此,而應該是在生活當中落實,才有真切感受。

還有,國家要我推動交通安全,我也付出了極大心力,每天早上7點鐘準時督導學生上學,放學時更經常為了他們而最晚下班。但是我們的政府要的不是這個,他們要的,是一份厚厚的、精美的交通安全評鑑資料,以及色彩炫麗的PPT報告,作為評量學校交通安全的基準。學生一臉疑惑的問我:「老師,你出來執行導護,為什麼還要帶照相機到處拍照?」我深感無奈,這些毫無意義的照片,都是用來應付評鑑成果的。

這10年歲月做了多少關於罪狀一及罪狀二的事,僅能列出幾項典型案例,有太多類似罪行無法一一列舉,只能以罄竹難書形容。

罪狀三:我失去了教育的初衷

為了執行這些虛假、偽善及腦殘的國家任務,幾乎耗費了我大半的時間,也讓我心力憔悴,甚至有多次心浮氣躁、把氣出在學生身上,反而沒有太多的時間關心教育及輔導。我也沒有實現剛開始的初衷,燃燒我的教育熱情,造福更多學子。身為一位老師,我難辭其咎!現在的我,對於教育是一片失望,我也婉拒了更多其他的行政工作,寧可擔任一位單純教師,才能多把心放在學生身上。

我們的教育缺乏的是「始終如一的真誠」

台灣現代的教育政策往往願景美好,口號漂亮,政府也提供許多經費做後盾,但在具體的執行層面,卻有太多不切實際、不具成效的作為,對於教育非但沒有幫助,而且每一種政策動輒上億經費,既對不起人民辛苦的納稅錢,也影響學校正常教學。傷害最大的,莫過於我們的學子。在學校必須兼顧正常教學也必須應付國家要求的當下,除了無法完全專注、用心在學生身上,最悲哀的莫過於許多學校由於負擔過重,逼不得已只好造假或虛偽應付。我們的教育充斥這樣的氛圍,真是天底下最大的諷刺。每天進行這樣的工作,我又有什麼立場教導孩子誠實無欺?

教育乃一國之大計,希望政府能夠明白:我們的教育並不缺少繽紛絢麗的口號與主張,真正缺乏的,是一股始終如一的真誠力量。

(作者為台南市立海佃國中歷史科教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