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近來不少報導指出,國內高等教育在數年內,會遭遇教授退休潮。這些出生於1950年代的嬰兒潮世代的菁英教授,退休後怎樣銜接其學術斷層,便是當今國內高教重要的課題之一。

儘管國內有為數不少的碩、博士,但常被貼著能力不足的標籤。相反的,海外學歷相似乎就比較吃香。不過隨著海外留學生人數的減少,加上各國對高教的重視,所進行的人才網羅,似乎讓國內高教人才接棒再蒙上一層灰。

雖然如此,國內高教人才接棒還是有契機的!教育部已著手研擬的「青年學者培育計畫」,旨在提升博士生的品質、培育優秀的學者。這樣的方向與想法頗為適切,卻也直指過去國內高教環境的諸多問題:

1.若現在說要提升國內研究生水準,豈不是表示現在研究生的素質是良莠不齊的?

2.所以國內研究生素質良莠不齊,那為何大多仍可修畢所有學分,並且獲得「學位」?

3.學位應該代表一位研究生的學術表現符合規定標準。既然通過了規定標準獲得學位,為什麼學術圈還要對本土學歷有成見?

是不是在面臨高教退休潮的問題之前,大專院校是以學店來經營,成為學位製造工廠,所以自己培育的人才自己不敢用?是不是在面臨高教退休潮的問題之前,大專院校只重視研究而輕視教學,將研究生當作旗下小鬼,量產學術論文,為了爭取學校面子而非重視人才培育?是不是在面臨高教退休潮的問題之前,大專院校認為會有國內外優秀年輕學者自動補充,不用為培育接班人才付出心力?如果國內高等教育無法培養「教授」,不就代表國內高教系統出了問題?

在不知不覺中,學歷就真的只是學歷了,彷彿沒有更多的價值。但是,筆者相信國內依然有不少的研究生、碩博士對於學術研究與教職有極高的熱忱與興趣,只是許多因素阻隔這些人才踏入學術圈,僅成為「民間高手」:

聘任門檻:現今大專院校的聘僱幾乎都需要博士學歷以上,而有許多計畫、或產學實務經驗尤佳。偏偏許多新科博士產學、實務經驗不多。另一方面,很多門檻規定需要有講師證(或以上),但如果學校沒先給新科學者教學機會,就不可能申請到講師證。這樣「即戰力」的期待,成為了新科碩博士進入大學任教的高牆。

生活沒保障:花了時間與精力完成學位,也好不容易進入到大學教書,卻是兼任講師,到處兼課、不僅忙碌且收入也不多,如何支撐自己的生活?

學術迷思:對於國內外學歷不平等的印象、認為國外的期刊就是較優秀(例如從許多學校的點數制度來看SSCI、SCI和TSSCI的差距甚大)等等諸多對「人才」的定義。表面多元發展、自由開明的學術殿堂,卻是「功績主義」、「學歷主義」、「學術小圈子、升等惡鬥」的溫床。我們的高等教育,仍有許多改善的空間。

筆者認為,高教人才接班不能只是等待國外優秀人才學成歸國,我們必須針對國內研究生教育做徹底的改善──直接從在地培育,嘗試建立「大專院校教師培育制度」,找尋適合的人才,培養其研究與教學能力。

研究所教育分流培養:就讀研究所的學生之中,有一部分是因為職業需求、加薪條件或純屬興趣而進修,沒有繼續深造、成為教授的意願;另一部分的研究生則是有學術潛力與研究興趣,想要持續深造。所以在當今的研究所教育中,應當可以分類分組,針對後者更積極去培養,從碩士生開始扎實訓練,經過碩博數年的培育,必然有一番實力。

研究生師徒制的完全落實:承上,趁菁英時代的教授尚未退休,將有學術潛力的研究生(從碩士生開始)以師徒制的方式,由教授將積年累月的心得、學術能力傳授給「徒弟」。這樣長期下來,該研究生必然也有厚實的學術基礎,從和教授合作研究、發表,漸漸成為能獨立研究、投稿,循序漸進,亦可有所作為。

教學實務的參與:師資培育體系中,獨缺高等師資培育系統,然而大專院校教師也需要顧及教學能力。現在的教學場域中,多少有「教學能力」不足的教師,但要解聘不適任教師的困難性很高。此外,現在新科碩博士大多沒有教師證。因此如果在碩士期間就多擔任助教,多觀摩、協助教學,相當中小學的教學實習;博班期間開始兼課,並和教授與大學生交流,切磋更適當的教學模式,並在畢業之前由校方協助申請講師證,不僅對自身教學能力有益,取得證書去參加甄選也有加分的作用。最重要的是,教學優秀的教師,可獲得大學生青睞,自然就建立了口碑。

產學界的緊密連結:新時代的教授不是在象牙塔中口沫橫飛的教書匠,也不是SCI、SSCI的學術點數製造機。要能和業界接軌,以作為大學生「理論與實務連結」的典範與顧問。因此,若在研究生時期,便可以與產業接軌,獲取實務經驗,培養「即戰力」,對未來生涯多有助益,這是當今大專院校要努力之處。

建立人才資料庫:大專院校應建立人才資料庫,將以上經過精實訓練、有專業實力的研究生登錄為儲備高教人才,未來可參考教職實缺,以及跨院校、業界的人才資料庫分享,作為各校系所(業界)選才之參考。這樣不僅適才適用,系所(業界)也可安心其新進專任教授(人員)之素質。

綜上所述,國內高等教育也許可配合「青年學者培育計畫」來推行「大專院校教師培育制度」,真正進行大專院校的師資培育。將國內具學術潛力與熱情的研究生挑選出來,進行重點培育,不是靠空喊口號或招生海報上面的誘人圖文,也不是為了招生業績而客套地說服大學生、碩士生「簽下去」,然後畢業之後,除了應付系所評鑑的「畢業生流向調查」之外就沒人關心。

透過獎學金、師徒制、教學實務、產學接軌,能讓研究生經濟無虞,專注投注在「成為學者」的路上。教授認真的要求、真誠的教導,使研究生博班畢業後,有學歷、有研究能力、有講師證、有教學經驗與產業實務經驗,而且沒有過多的經濟負擔,將有效銜接教授退休潮。即使最後不從事教職,亦有相當實力可朝多方發展,不會淪為投注青春年華、但空有學歷光環卻無厚實能力的「流浪學者」。

最重要的,是大專院校的眼睛要打開,不要讓好的人才成為遺珠之憾,卻嚷嚷著「沒人才」;終止不必要的鬥爭,讓高等教育能健康的發展。

在此僅以淺薄學識對國內培育教授接班人才提出想法,只是大環境因素複雜,或有疏漏。我們是否需要一套「大專院校教師培育制度」,實際尚需各式各樣領域的官員、學者、學生、民眾拋開成見,多多討論。藉由提出各種觀點、揭櫫國內高等教育各領域存在之惡習與亟需改進之處,並下決心改革,才可為國內高等教育人才培育、傳承,盡最大一份心力。

(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課程設計與潛能開發學系校友)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