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邱惠姍:在曼谷,衝擊的盛夏

2016/01/30

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2013年夏,初次用自己的雙眼看見第一個世界。

剛下飛機,泰國的國際機場──蘇汪納蓬映入眼簾,寬敞的大廳燈火通明,隨著人群來到了出境管制口,排隊等候的人潮相當多,歐美、中東、亞洲等臉孔隨處可見,想必大家都帶著探索世界的好奇心來到此地吧!光是從機場的規模就可以知道每年探訪泰國的人口數很可觀,不需多加和桃園國際機場一一相比,相信蘇汪納蓬每逢雨季時節,應該不會出現多處漏水嚴重的窘境。

然而到了機場,該如何與曼谷市區連結呢?

很簡單,就去搭機場快線(Express Line)吧!從快線可以連結到空鐵(BTS)、地下鐵(MRT),曼谷市區幾乎都可以利用這些便捷的鐵路交通抵達,網絡錯綜複雜,各個轉換點總是擠滿人潮。整體來說,與台灣的捷運相似,價位、速度、規範幾乎毫無差異。

所以,請別再說泰國很落後了!想想回到桃園機場後,只能轉乘客運或計程車,已經等候20年的機場捷運一直遙遙無期。請問,泰國真的落後嗎?

來到非英語系國家,總為旅程增添一點挑戰。面對這樣的挑戰,也總是抱持著不知道會擦出什麼火花的期待。但來到曼谷可能要讓您失望了,因為在這裡用英文的溝通相當流暢,從機場人員、嘟嘟車載客司機到路邊小販,幾乎人人都可用簡易英文互相交談,問你從哪裡來?喜歡泰國嗎?東西好吃嗎?更別說是買東西這件小事了。近年來中國觀光客大量湧入泰國,在中國人多的地方甚至能用中文對話。我佩服的,不單單是曼谷旅行的便利性,更是人民對於環境的適應能力。我猜想小販多半是自學,靠著靈敏的耳朵和頭腦,不必花錢,每天所接觸的場域就是很好的國際語言補習班。

前一陣子,我與家中長輩一同在曼谷旅行,一兩天下來,她跟我說:「泰國人也沒有很黑嘛!」

與朋友談論到泰國時,大部分的人常直覺想到的是:泰勞、皮膚黑、很落後的地方,再加上新聞媒體加油添醋的描述,我們的眼睛都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鏡,用預設的立場框架去觀看他國人民,視野也因此被綁架了。即使也有些泰國人膚色較深,那又如何呢?膚色、種族都不應該成為我們論斷他人的依據。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Martin Luther King

再者,根據勞動部外籍勞工統計資料,可以看見依國籍分的產業外籍勞工人數,泰國從民國89年近14萬人口,位居各排名國中的首位,往後逐年減少,甚至於民國104年人數低於6萬人,更顯出泰國已不再是外籍移工中所佔的多數。泰國在其經濟蓬勃發展之下,已從過往的勞力輸出國,轉而成為勞力輸入國,接收鄰近的緬甸、寮國、越南等合法抑或非法人口入境提供勞力。反觀我們,是否還存著覺得泰國移工來臺灣搶飯碗、抱怨薪水都被他們領走了的心態呢?說句老實話,泰國國內的勞動市場需求足以讓國人飽足,且青年紛紛返國就業,盛行的觀光產業,帶動人潮走入泰國,他們早已不需來台掙錢,台灣人的錢也會自動地流向他們。

曼谷市區百貨公司的密度相當高,幾乎每一個捷運站外都聳立著數棟Shopping mall,規模相當大,裡頭的精品店更是琳瑯滿目,有名的Terminal21和Central World足以讓人逛上一整天還不肯罷休呢!

高架的空鐵(BTS)幾乎都與百貨公司樓層相連,不需與擁擠的車潮搶道,還可臨空俯視壯觀的交通競賽,真能讓人悠哉地享受購物的愜意。這樣的便捷性,我想是台灣少見的。回國後,過馬路得走斑馬線,遵行紅綠燈指示,一路走走停停,不時還有闖紅燈的車輛從眼前呼嘯而過,此時,便令人深深地懷念起曼谷高架人行道的方便與安全。

朋友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你去泰國逛百貨公司?」感覺就像是在問我這個屏東人:「屏東也有百貨公司喔?」「屏東不是都沒有紅綠燈嗎?」其實台灣有的,泰國也常見,我們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往往限制我們的不是眼睛,而是心態。

和泰國打交道了那麼多次,對我來說,她是一片很美麗的國度,信仰下的人民,總帶著靦腆的笑容迎人,鮮少大聲喧嘩;面對生活的態度,是堅毅不移、不卑不亢,街道上每個小販都是一則故事,5泰銖、10泰銖的低價小吃,便是維繫一個家庭的重要收入。你問他們生活窮嗎?我並不清楚,但我從不認為要用「窮」這個字冠在他們身上,也不認為需要特別砸下重金和他們多購買些什麼,只單單地用同理心來看待生活這件事情,肚子餓了就向小販買東西止饑、止渴,不多帶著慈悲、憐憫的感受,或許這是對他們最好的尊重。

未能在字句篇幅中道盡泰國的樣貌、文化和大小事,並不是每個地區如曼谷般有絕佳的生活機能;而即使在曼谷,仍然存在著大都市發展下所產生的城鄉與貧富差距。但進一步思考,難道台灣的發展就完全均衡?街道市容就完全乾淨整潔?那為何總放大東南亞國家的不足,讚揚歐美國家的先進呢?當我們口中說著:「文化本身沒有好壞」的同時,應檢視是否真正地做到了同理看待,並且將「有色眼鏡」的感光度調到最低,保持當地最真、最活的一面,也盡可能地深入其中,試想自己就是當地人,用生活的方式來認識世界,才能真正地落實文化沒有差異。

我們無法同時擁有好幾個國籍,但當我親身經驗,並以一顆了解的心走訪,泰國已經成為我的第二個家鄉。在台灣我可以自在地逛夜市,品嚐小吃;在泰國我也可爽朗地吃酸喝辣,乘著不必戴安全帽也能上路的TAXI摩托車探索更多未知。

世界很大,若不是用眼看見、用腳踏上那塊土地、用心感受不同的風俗民情,很難突破框架,就讓衝擊翻轉你心中的世界地圖,重新為她畫上色彩吧!

(作者為國立中正大學資管系學生)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