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鄒保祥攝。

這次選舉結果出爐,第三勢力中的時代力量首戰首勝,成為國會第四大黨,而綠黨社民黨聯盟(以下簡稱綠社盟)卻過不了5%門檻,所推薦的區域候選人也未入選。

這兩個號稱是第三勢力中最顯著的兩個團體,為何結果會有如此差異?筆者在看了關鍵評論網的〈綠社盟為何輸時代力量?八年前的蔡英文也是一樣的困境〉後,有感而發。

相對於時代力量,綠社盟所走的多是小眾、菁英路線──這裡的菁英是指政治菁英,乃是經相關政治學術專業訓練出來、而有實際參政實力的人。在從前,公民教育多被黨國體制箝制,沒有公民教育、只有三民主義。也因此,接受到普及公民教育的,只有現在的七八年級生。在這樣的狀況下,多數的選民其實不太會仔細而理性的去觀察整體的政見。這當然不是說大家不去看政見,而是真正去探究政見對於選民來說實在太耗時,因為他們有自己的生活要過。但照理說,理性的民主制下的人民,本應耗時耗心力去探究政治。

因此,比起那些充滿專有名詞的論述,大多數人希望追求的,是一種更簡單、貼近的語言。我相信今天比起在一旁辦個政見討論會,更多人是會去追求一個熱情的造勢。

可能有人會問,這樣不就是缺乏理性?太過流於情感?

確實,身為人類,很少有能夠完全以理性觀點觀察所有大小事的。英國哲學家修謨曾經提過法國大革命,是理性與激情(passion)並存,激情甚至多於理性的。至於為何如此,只能說人性使然。

受過相關教育者,將會成為人們口中的「菁英」。這個詞或許在現代有種分裂族群的意味,但事實上菁英的存在無可避免。一個政治學者平時的學術語言,很難與普通百姓的想法作為掛勾。而綠社盟正是這種菁英式的組合,比起諸如時代力量洪慈庸主打的「平民」性,或其他候選人願意以較不那麼菁英討論形式的去做宣傳,綠社盟在此方面真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法國歷史家及社會政治學家托克維爾曾提出所謂「一般性概念」(General idea)的想法,認為大家在一個事物的概念上,多會追求一種普遍的解釋,然而事實上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東西。把蘋果說是紅色、酸酸甜甜的水果,是種一般性概念的追求,然而事實上蘋果絕非只限於這種定義,但大眾會偏好追求如此。甚言之,所謂「口號治國」,依照英國哲學家的柏克所言,社會極其複雜,不是一些簡單概念即可以去變更,故而是荒謬的。然而,大眾基於有限理性(limited reason),只能去追求口號更甚於實質的探究。

綠社盟現正的情境有如多年前的蔡英文,是個完全學者式的存在。與人民的語言是有所脫節。不過,現今的蔡英文相對較改善其學者形象,漸漸地從小眾中脫離。這或許也是綠社盟該努力的目標。

整體而言,綠社盟的政見是非常好的,詳細方針也有規劃討論,並可說是極其貼近普遍大眾的(例如強調勞權)。然而,因為其菁英性太強,故而在選舉的宣傳上與人民產生脫節。

「菁英」對於一個尚未能將高等教育百分之百落實到每個人身上的社會,是必然的。雖說人們只要有心力有時間,是可以被「菁英化」的,然而,這過程成本甚高,不是人人都有所意願。故而,菁英們應該要放下學術專業,丟開學術語言,試圖以一種更接近人們的語言、概念去溝通,有必要時多投入「激情」元素,達到菁英語言的平民化,如此一來,真正有能力、能夠做事的人,才能有機會進入政權的形塑。

(作者為國立中正大學政治系國際關係組學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