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高教問題逐漸擴大,欲解決高校氾濫、少子化招生不足、高學歷低成就等等問題,教育部也提出四點的解決方向,分別為:(一)高階人才躍升;(二)退場學校輔導;(三)學校典範重塑;(四)大學合作與整併,其中最受眾人關注就是大學的整併案了。先不提其中衍生出的問題,就已整併的大學來討論,教育大學被整併的比例竟高達9成5。身為一位教師,經歷過花教大與東華整併的我,不禁想問:「為何都是教育大學被整併?」

台灣曾有9所教育大學,包括:國北教大、市北教大、竹教大、中教、台南教大、嘉義教大、屏東教大、台東教大、花教大。都是培育國小師資的重要搖籃,卻都難逃整併命運,目前已僅存國北教、竹教大、中教大等3所大學,教育部卻依然虎視眈眈。

從整併案的現況中,多數被點名的皆為教育大學,理由不乏學生數過少、同一縣市兩所以上大學等,但筆者懷疑,專業醫學院校也符合以上兩點,卻不在其中,不難看出政府對教師專業培育機構並不看重,由此推論,政府並不認為教師工作是一門專業知能,不可等同於醫學,可隨意廢之。

筆者回想,過去台灣師資培育一元化,依照《師範教育法》來培育師範生皆為公費,成為教師須經過4年專業教育。反觀現在,1994年改為《師資培育法》從過去一元改為多元,師資培育改為「儲備制」,以自費有意願者,其修畢學程兩年即可從事教師工作,一般大學也可以申請教育學程,更造成現今教育大學不受重視,想當老師不必來到師範大學或教育大學學習,也不難看出為何高校整併,教育大學首當其衝了。

從高等教育氾濫,導致「學歷」不等於「學力」,讓人聯想到「流浪教師」過多的慘狀,修畢學程的教師不一定能取得教師證,想考上正式教師更是難上加難。原先,廣設師培學程的美意,希望師藏於民,並以海納百川的態度,希望有多元師資進入教育現場。但如今卻本末倒置,雖有多元師資,教師基本專業卻遭忽視。修畢學程教師,教育相關知識不夠充足,從今年104學年度教師檢定合格率創十年新低,僅52.99%的合格率,就可看出。近年來,教師上社會新聞層出不窮,教師形象被少數教師破壞。由此可知,擁有「教師資格」也不等於擁有「師道」了。

如今,師資培育等政策走向使人人皆可當教師,速成的學程教師,與師範院校的4年專業養成,受到專業的教育知能、師德、師道之薰陶,品質更是無法比較。正式教師工作難尋,以教師為畢生志業的風氣已煙消雲散,僅僅是師資生眾多職業之路的其中一條,甚至是退而求其次,委屈自己的一條路。如此風氣之下,教師專業、師道塑造如同泡影,也不難看出為何現今教師工作,已不受尊重。教育部應更重視教育大學的設立,並將一般大學良莠不齊的教育學程的存廢列入政策考量。

以高校整併與師資培育現況而言,筆者認為不應只單方面整併人數較少的教育大學,更應積極思考教育大學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教育大學的存在是師道的體現,可成為師道之典範,增益教師專業智能,重塑社會大眾對教師的尊重。

希望教育部重視教師培育計畫,孩子是國家未來棟樑,培養孩子的教師也格外重要,希望教育部重新思考高校整併政策,審慎研議教師培育的政策法令。

(作者為台中公立國小教師,花師校友)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