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1982年臺灣第一部「文化資產保存法(文資法)」正式上路,1999年因為921大地震的文資噩耗,震出了「歷史建築」概念,2005年修法正式確立臺灣的文化資產共分為7類9種,迄今我們已經運作33年的文資法應該有一套新的思考。

筆者認為文化資產只需要分三類:

第一,「有形文化資產」,如現行的古蹟、歷史建築、聚落、遺址、文化景觀、古物、自然地景。依據世界文化遺產對這類定義,必須符合普世(傑出)價值、真實性、完整性等三大原則,共有3類:文化遺產、自然遺產、複合遺產。

第二,「無形文化資產」,如現行的傳統技藝(工藝美術)、傳統藝能(表演藝術)、民俗及有關文物(風俗、信仰、節慶及相關文物)。依據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定義,有5類:口頭傳說與表述、表演藝術、社會風俗(禮儀、節慶)、有關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識和實踐、傳統的手工藝技能。

第三,「水下文化資產」,其定義為至少100年來,週期性或連續性,部分或全部位於水下的具有文化、歷史或考古價值的所有人類生存遺跡,目前臺灣也才剛剛提出立法草案,所以還算是一個很新的概念。

臺灣是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保存文化資產當然有其得天獨厚的豐富性,但隨著都市計畫的經濟開發腳步,伴隨民眾的貪婪與無知,因此臺灣符合文資法下的這些文化資產逐漸消失殆盡。

筆者認為文化資產保存仍有四大困境:

第一,「人才侷限與偏見」,我們研究發現全臺從中央文化部到地方各縣市的文化局,所聘用的文化資產審議委員重複性極高,大學到研究所培育的人才實在也很有限,一直無法跟保存時間來賽跑。同時,文資委員有時還要趕場,會勘與調查研究淪為制式化,因此缺乏深入去探討到一個文資環境的紋理與其族群網絡的綿密性,往往就會做出文化界無法理解的結論。

第二,「修復經費的短缺」,文資認證後,通常都會展開調查研究,並訂立修復計畫來重新整理文化資產,修復工作往往就是最花時間與金錢的一關,文化部到文化局其實在這塊的預算總是不太多,除非所有權人願意多負擔一點,否則文資保存工作只能停留在空有虛名而無實際開放利用的可能。

第三,「管理營運的狹隘」,所有的文化資產最後一途都必須要開放才能達到其文化教育上的意義,如何經營與管理則是臺灣最缺乏的一塊,臺灣各地紛紛成立文化創意園區,多了創意少了文化,其實很容易讓文資環境淪為賣場、餐廳等,這都是因為各縣市的文化局都選擇以外包的模式來經營管理,慎選合作夥伴成為文資保存成敗的關鍵。

第四,「文化教育無法接軌」,每一個文化資產都有其豐富的故事,但我們缺乏一個說故事的人,導覽工作的培訓與地方鄉土教育的課程則是我們必須關注的重點。透過說故事的人,把我們帶入文化資產的時空環境,重新感受那個生活的年代,這是一件很棒的體驗。

總之,文資保存也是一項國力的展現,透過教育、文化、觀光等活動來推展文化建設,刺激臺灣的民眾能有多元文化的思考。同時,文資保存也必須與時間競逐,這些文資在風吹雨淋的侵襲下,我們很難再置身事外了,文化復興的工作其實人人有責,需要更多人的關心與協助推動更多實質的法案,而筆者期待未來的新國會可以努力往這個方向邁進。

(作者為桃園人,東華歷史系學士、政大歷史系碩士,現為中研院臺史所編輯助理)

瀏覽次數:12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