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台灣年金躁鬱症始於101年10月中下旬,立法院審查中央政府總預算時,一份行政院勞工委員會的勞保財務精算報告,是最近三年各大媒體沒有停止關注的標的。基本上,討論這個議題應是人與事分開,整體價值取捨,是非邏輯,全民共識的問題,不能夾雜任何敵視任何族群階級固化的情感。

然而長久以來,軍公教相關權益在報導,在評論,在民眾,在軍公教自己,卻出現有意,無意,甚至是惡意的混淆及扭曲。其中最可笑的,莫過於無限上綱牽拖至省籍、國家認同等等與事件無關之感覺,以致於政府在經營相關議題時,過於屈從附和民眾愛憎情緒,忽略了從議題本質作源頭性、公平性,一以貫之的政策產出,不合情理法及憲法關於人民應受保障之基本權者,所在多有。

以潛藏負債而言,許多報導、評論將勞保誤為勞退,將退撫誤為公軍保,把可能收益及投資效益隱藏不提,故意忽視勞保本身也有破產式的設計,公軍保與勞退則幾乎沒有或僅非常少的潛藏負債問題;以政府法定義務支出而言,則將近40%份量很重的教科文及社福支出,經常避而不談,這一切無非以眾暴寡,不公的霸凌軍公教退休人員(7-8%)為既得利益者。目前國家財政上潛藏負債是指勞保及軍公教退撫新舊制,這三大塊都是以法律公式為確定之給付。然而這三塊,人民權利的本質、範圍及未來是不一樣的。

勞保是政府開辦的社會保險,強制納保,人民取得給付的權利源自憲法本文第15、155條及增修條文第10條,屬於社會安全體系中非社會福利性質的經濟受益權。98年1月1日勞保年金實施後,潛藏負債急遽拉升,而這才開始,未來因提撥不足,財務缺口會越來越大。

軍公教退撫,則是以政府為雇主的企業年金。人民權利的來源為憲法18條服公職的基本權,歷來憲法解釋,是人民本於公法上的職務關係,以服務或犧牲為對價所生之公法上財產請求權,屬法律保留事項,與政府單方無償移轉支出之社會福利事項性質完全不同,而政府此項購買支出必須計入GDP。其權利義務關係與勞退相同部分,是二者都具有地位對等的兩個主體。其中退撫舊制自84年7月起至85年終了,制度已經陸續關門,在國家財政負擔上,通過這幾年高峰期後,可支領人數及金額將逐漸減少而走入歷史。

在舊制裡備受爭議的優存,本質上是法定給付的替代品,制度長久便宜運行後,越來越難以釐清。除了政府在法制上溯源清理的決心不夠,退休人員以餘命存放每年4千餘億在台銀款目,台銀缺乏積極作為的說法均難辭其咎。至於退撫新制雖然不是個人帳戶,但所有權不屬於政府,不屬於公共基金,地位至為明顯。也因為同樣具有危險分擔,所得重分配的性質,全體軍公教作為所有權人,自然不可能坐視亦具有破產可能的基金破產。

歷來年金改革的過程中,關於投入資金的折現率、報酬率、提領率、變動率,受規範對象並無多大參與空間。惟退撫是企業年金,勞保是基礎社會保險,兩個財產權利屬性位階來源確有不一,且軍公教人員繳納費用是勞保的3倍,受給付的權利地位自然應該回歸平等原則來區別。再以政府最終的財務責任來看,勞保雖然沒有入法,政府作最後保証,為法理所至然。退撫雖然入法,如果真倒了,一樣是社會問題。

由於退休年金係人打拚一生安身立命的基礎,國家不應於人民年老力衰之際更動原已諾成之給付。而此等所得屬於國民賴以維繫人格發展的生存尊嚴,是以人為本的普世價值,是法律須絕對保護之基本人權。政府若無維護此等人權貫徹始終的意志及能力,則無強制人民納保的資格。故而展望未來,關於年金改革政府對各族群之間,實是欠缺一個世代契約,每個人權利與連帶責任範圍一個一以貫之的說法。

(作者為退休公務員、公職退休人員聯誼暨關懷服務協會理事)

瀏覽次數:896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