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國道收費員自救會

9月19日民進黨全代會暨黨慶場在桃園登場,並宣示民進黨「已經重新作好準備」,但場外聚集了一群抗爭已將近兩年的勞動者──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向全代會場內高喊「安置承諾要兌現」、「工作年資還勞工」,試圖表達工人心聲。

回顧過去半年以來,國民黨總是採取拒絕協商的態度,甚至以媒體資源抹黑收費員抗爭,而2016總統大選在即,民進黨想要與國民黨做出關鍵的區隔,絕不能讓選民只是「兩顆蘋果挑一顆比較不爛的」,最終仍取決於民進黨是否能對重大議題提出具體解決方案,在這之前,民間各方團體理所當然持續扮演監督與施壓的角色。

去年九合一大選後,蔡英文曾承諾「各縣市將協助國道收費員就業」。先不論蔡英文的承諾是出自一時的「善意」,抑或是作為準執政政黨的表現,如今我們再做檢驗,真正由各縣市政府協助安置的收費員僅只有1人。再從民進黨進入總統選戰後來看,也遲遲不願對收費員的安置與年資爭議表態,或是當前提出的政策都是「安全政策」,往往政策「標題對了」,政策內容卻隔靴搔癢,似乎面對國內不斷加深的不平等,也就是諸如勞資雙方權利不對等、現有僱傭制度混亂、老人醫療與居家服務等等,仍無法提出具前瞻性的改革。而這次收費員行動既然打響民間勞團第一槍,是時候嚴格檢驗民進黨進步性的真偽了。

外界呼聲極高的蔡英文,勢必要面對因國家政策(國道收費電子化)造成的失業問題,即科技性失業(technological unemployment)問題。科技性失業在經濟學上並不是太新的觀念,在此爭議案上顯現的意義是,今天收費員被集體解雇,並非哪個單一勞工能力差、草莓族,而是政府一隻強力的手推動了國道收費系統的更新,由ETC(electronic toll collection)汰換掉原先十足勝任工作的收費員,意味著一千名原先適任的勞動者生計頓時遇到困難。

除此之外,收費員抗爭又涉及更深的,有關勞工身分(status of labor)認定的爭議。根據勞基法第二章第九條,收費員長年且固定的工作性質,毫無疑問屬於不定期(長期)契約工,卻因為政府聘用人力制度的缺陷──養不起公務員,於是建構一套額外的「約聘僱制度」──使得收費員無法享有勞基法基本的保障。時至今日,全台灣的公部門已僱用了數萬名的約聘僱人員,都是畸形僱傭關係下的「制度孤兒」。如此重大的勞工議題,關乎人民生計的制度,相信有心籌組「進步大聯盟」的蔡英文有意願也有義務提出解決方案。

科技進步與制度演化並不見得是災難,而是面對結構性轉變,只有政府能幫助勞工個體度過難關。對於政府而言,一個政令可能只是白紙黑字的執行,對於人民,卻常常帶來生活的鉅變;國道收費電子化就讓曾經充滿人情味的國道不復存在,並且使得收費員立即面對國家「關廠」造成的危機。但過去的政府一直告訴我們,它有資源更新國道系統,另一隻手卻無力肩起安置老員工的責任。過去,我們懷疑推動ETC政策的動力其實出自財團之間的利益交換,而非對於照顧人民的責任感,那麼,以「不顧勞工、爛政敗選」的國民黨作為前車之鑑,我們必須發問:民進黨將如何解決國道收費員爭議案?

過於喧囂的孤獨》一書中再平凡不過的工人,辛勤工作三十五年只求穩定的生活,但他的love story最後卻成為制度結構轉變下的悲劇;同樣的,此時選舉氣氛喧囂塵上,有一群因為身處基層弱勢,身處制度弱勢,因而聲音也弱勢的勞動者正在聲嘶力竭。儘管所有曾經在國道上發生過的那些故事,那些司機與收費站小姐之間的酸甜滋味,已經隨著收費站被怪手剷平不會再出現,但我們仍願意相信,有別於書中勞動者令人遺憾的命運,國道收費員的行動能換來故事真正該有的結局。希望在未來,他們能驕傲的說:

二十年了,我曾穿梭在車來車往的國道上,這是我們的love story。

(作者為台大大新社成員、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聲援者)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