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抗議高中(含高職,以下均同)課綱微調黑箱作業事件沸沸揚揚的上演,當然此事件對高中校園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使高中端的教育議題受到重視。筆者曾經忝為高中教師,趁此高中教育受重視的期間,提出若干高中端教育更嚴峻的考驗,必須重視。否則徒有再開放良善的課綱,佐以再長的國民教育年限,亦無助於提升人力品質,提高國家競爭力。

少子化外加廣設大學提供了高中端大量就學機會,不管是高中端或是高等教育端,都面臨招生不足與招生困難之窘境。在如此物以稀為貴的供需法則下,學校太多、學生太少,學生自恃奇貨而有恃無恐。學校為了生存,為了讓學生能繼續留在校園,對學生的要求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退守。學校對學生之學業成績考核亦在教育主管機關默許,甚或推波助瀾下降低標準,甚至變成沒有標準。

在校園中更盛傳,只要註冊就很難不畢業。有些對學生要求比較嚴苛、恨鐵不成鋼型的老師,當對學生有較多要求時,反而會被學生嗆說:就算被當,我也能畢業,就算拿不到畢業證書,我也可以用同等學力進入大學。只要我上了大學,高中文憑又算什麼?如果給的成績有太多學生不及格,甚或會有來至各方包括校內行政體系、家長......等之關切(干預?)。上下包夾,除少數能繼續堅持理想者外,對學生仍能堅持品管的老師,已如鳳毛麟趾。

就算學生有若干學業成績不及格,發生無法順利拿到畢業證書之情事,學校也會在「一切都是為學生前途」的遮羞布底下,或在學生家長、民代的壓力底下廣開重補修班,想辦法讓(戕害?)學生順利取得畢業證書。如此的想辦法讓(戕害?)學生順利取得畢業證書,能無礙於品管者幾希?

重補修是學年學分制下的一種補救教學,原本也是良善的。但曾幾何時,重補修班悄悄的淪為學年學分放水班。在重補修班裡,學生只要繳交了學分費,且能於規定時間到課並繳交指定作業,便很難得不到學分。有更甚者,若干稀有科目,因重補修學生人數不足,其重補修得採自學班教學。在自學班中,學生依規定繳交學分費後,每一學分僅需面授3節課外加6節課自學課程,成績及格後即可授予學分。面授的3節課都無法保證其品質,外加6節課自學課程其品質更是堪慮,甚至合理懷疑此自學課程有名無實。原本每一學分必須授滿18節課,成績及格方可授予學分的成績考核機制,怎可在重補修班中變得如此輕鬆,變得如此便宜行事,這不叫放水?什麼才叫放水?

有更甚者,在重補修班,課堂上教什麼?怎麼教?往往不是重點,有更多的重點著墨在學生有無繳交學分費?一個想都不能想的金錢交易,就如此赤裸裸地在莊嚴神聖的校園上演,如此的價值錯亂,學校的核心價值安在?教育的理想與良知安在?

當鳳凰花開時節,我們用滿滿的祝福,坐在畢業典禮師長席觀禮,當校長頒發畢業證書的同時,師長席上的師長們是否也是應思索這批經過3年淬鍊、領有高中畢業證書的學子們所具有之專業能力、基本學養,能否與畢業證書所載之事實相當。

在高中端,我們仍能坐視一批又一批品管不佳的不良品,以畢業證書為糖衣濫竽於校門之外嗎?此大哉問需有大智慧方能理出答案,需有大魄力方能力挽狂瀾。期待有大智慧兼大魄力的領導,先大破而大立,再創台灣榮景。

(作者為桃園農工退休教師)

【延伸閱讀】羅德水: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教育績效?──談課後輔導與補救教學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