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楊舒淵:從社會支持防治隨機殺人?向原住民借智慧

2015/07/2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20號晚間,臺北地區又發生了兩起隨機殺人事件。根據日本法務省的研究,犯案的高風險群,經常是那些有著失業、家庭不和、居住不安定等等狀況的人。由此看來,做好社會支持,降低讓人淪落到這種處境的可能性,會是減少隨機殺人的一項解方。 

可是,該怎麼樣才能做好社會支持?深入追究,今日在社會支持上的缺陷,很可能是主流社會看待「價值」的觀點不夠全面、甚或有所偏執。針對這樣的情況,我認為可以從原住民族的傳統裏借些智慧以開展視野。由於社會的基本組成是人與人,看看他們是如何看待人際關係、是如何與人互動,會是我們自我省視的好資源。

我的布農族老師說過這樣的傳統,說的是他們對所謂「我的東西」、對「人與人」、對「人與天」的觀點。他是這樣說的:在傳統中,族人看到有人問也不問就拿走自己家的東西時(主流社會有時叫做「偷」),不會去追究。為什麼?因為他們想的是「對方有需要,只是不好意思說。」拿東西的人不好意思說,是不想因為能力或運勢差,得不到東西了還失去尊嚴;被拿東西的不說破人家,是因為想讓對方保有尊嚴,也承認自己今日會獲得,是因為上天的恩賜,畢竟再有能力,努力了也不見得會獲得。

我想,在這種「分享」的觀念背後,有著深厚的謙卑。謙和地對待別人,卑謹地看待所得,同理他人的心情,感謝上天的恩賜。這跟今日社會習以為常的觀念不同,沒有對個人能力的過度推崇,沒有對個人權利的絕對要求。

或許有人覺得奇怪,在這種傳統中,面對別人的需要,可以分享到什麼樣的程度?又或者會不會有人只拿別人的東西但不分享?不告而取與分享的底線是什麼?

這些問題剛好突顯出觀點的重大差別。在我學習到的傳統,在自己需要的之外、就算是「多出來的」,都可以分享。不過,「那自己到底需要多少呢?」這裡的回答是:思考的方式不是以自我滿足為優先考量,而是先想想身邊的人、整個家族、甚至整個部落,基本上是一種「我不希望有人比我更糟」的概念。當然,把這種態度發揮得最好、又越有能力並實際照顧別人的,就會被推崇為領袖。然而不管成不成為領袖,最要緊的,每一個有這種態度與作為的人,對身邊的人來說,都是可託付、可仰賴的人。至於那些只拿但不分享,或者說得更清楚些,有能力、有好運卻懶惰的、自私的、不軌的,被發現的話,就是被瞧不起、被唾棄的對象;老天也不會再讓合適的動物掉到他的陷阱裡,田裏也種不出好東西。

謙卑的態度、分享的行動,如果主流社會上更多人趨向如此,領導人物與政府單位也是以利益資源上的弱者為優先考量,所謂的「社會支持」應該就更能落實了。

故事還有後續。拿東西的人後來獲得了生活所需之外的,他也讓人自由的拿走,發現別人缺少什麼,也會偷偷地放到別人家中。

(作者為漢人、臺灣大學哲學系博士生、臺北市原住民族部落大學學生、新竹教育大學兼任講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