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希臘爆發的債務危機,簡單來說可以歸納成三個面向:產業結構、財政結構、以及價值觀。已經習慣較短工時和多元生活型態的希臘人,以旅遊業為主要的產業支柱,經濟易受外在環境的衝擊,但卻不構思產業創新以維持經濟成長。過於優渥的社會福利制度,讓財政逐漸惡化,政府負債到達難以償還的水準。另外,再加上歐元區的畸形結構,也就是貨幣政策掌握在歐洲央行的手中,希臘只能運用財政政策來刺激經濟。在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調的情況下,財政惡化和債務危機就成了希臘所要面對的宿命。

很幸運的,台灣不是希臘,但同時很不幸的,台灣不是希臘。由於價值觀的不同,台灣人民較為努力工作,但面臨創新不足、產業無法順利轉型,過去優渥的福利和選舉支票讓財政惡化,政府高負債的狀況令人憂慮。幸而外匯存底豐富,財政狀況尚不需倚靠外債。然而,台灣在國際上的處境艱難,並非主要經濟組織的成員國。如果經濟和財政上受到嚴重的衝擊,無法像希臘一樣得到區域或國際組織的幫助。因此穩定財政狀況、促進經濟持續增長,就成了政府的主要任務。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日前指出,台灣各級政府負債已達6.5兆,潛藏負債也高達18兆,台灣應以希臘為鏡,提出財務改革方案,甚至提出執政後,將組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她還提到財務改善的來源,來自經濟的實質成長,引導投資和鼓勵創業是未來經濟的主軸。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曾表示,希臘是歐盟撙節政策的實驗品,很遺憾是失敗了。

筆者認為,只靠撙節就想改善財政,對一個高負債國而言,是一項不切實際的方案,因而思考如何在財政上開源,就顯得相當地重要。引導投資和鼓勵創新,可以讓產業轉型和發展新興行業,促進經濟的增長和薪資的提升,增加政府稅收。在節流方面,除了年金的改革,政府還需要檢視各項公共建設、社會福利和人事成本等支出,例如縮減冗員、審查建設的必要性和效益、以及社會福利排富等措施。還有,各政黨也要重視台灣的財政問題,約束候選人,避免濫開選舉支票,擴大不當的財政支出。

除了開源節流、改善財政外,希臘還給我們一項警示,那就是民粹主義的興盛。民粹主義主要源於貧富差距擴大以及對政府執政的不滿。齊普拉斯為了討好選民,不想喪失福利還債,又想留在歐元區的心態,因而當選了希臘總理,但他在和債權人磋商的過程中,屢屢將希臘推向懸崖的邊緣。筆者認為,除了促進經濟增長之外,改善貧富差距,讓全民凝聚相同的價值觀和共享經濟成長的果實,可以抑制民粹主義將國家置於險境。

政府在改善貧富差距上,應該要透過稅制、教育和政策等方式,透過移轉性支付、消除不公平的競爭等手段,來減少階級間的對立。同時,為了避免產業和富人的出走,政府也要重視經濟的成長和產業的發展機會,鈍化既得利益者對改革的反彈。因此,台灣如果不想走向希臘化,就要從三項結構性改革做起:產業轉型、改善財政、以及縮小貧富差距

(作者著有《肯恩斯城邦:穿越時空的經濟學之旅》、畢業於英國伯明翰大學EMBA,曾任職於美林私人銀行)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