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郭小魚:我們要給孩子什麼樣的世界?

2015/06/20

photo credit: flickr@Travis Swan,CC BY-SA 2.0

● 我們需要健康的媒體

日前因案件所引發眾多討論,其中沸沸揚揚的議題為是否廢除死刑?在未完整理解之前,兩者間,我並不確定答案。而之中更大的疑問,是來自對媒體與教育的省思。

我是一位幼兒園老師,當我跟孩子討論著保護自己安全的時候,孩子們紛紛嚷著因為有人拿刀,於是「殺死、刀子、割喉嚨、很壞」就出現在孩子似懂非懂的口中。我在孩子脫口而出前,試圖阻止這些聳動的字眼重複被論述,即使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只是,我覺得,一個6歲的孩子,應該去認識世界更多美好的模樣,或是給予更客觀的辭彙,或是去探究背後應該思考的問題。

但當這些報導每天充斥在孩子的眼中,全然接受外界訊息的孩子,一路耳聞眼見的渲染誇大畫面,他學會的是什麼?在這樣的時刻,我想起只有三台頻道的電視台時代的單純,而不是24小時不斷以聳動字眼或跑馬燈,追逐著案件所有相關人的過去,受害人的悲傷與憤怒,就像是不斷地讓我們認識所有負面的世界。我們很少看到友善的新聞被重複報導一個禮拜,往往是激盪群眾情緒的訊息,或是那種模擬悲劇的過程。

已經很久了,我們眼見的世界,都是在媒體操作下的樣子,十足聳動可怕,快讓人想不起原本單純的社會。太多太立即的訊息,就在比速度的狀態下,不被過濾地,爭先恐後的衝擊每個收看者的心靈中。

這是我們期待給孩子看見的世界嗎?如何去建立一個良好的,客觀陳述的,深入思考的,多元的,具國際視野的健康媒體,是不是可以請媒體工作者教導我們,一個改革的可能性?

● 思考教育的責任

另外,回歸到教育的本質,也有許多人去探究究竟造就犯案者錯誤的因素是什麼?在這場悲劇中,我一直想不出更好的答案或救贖的可能,但我能確定的是,給孩子愛與正確的榜樣,是我們成人應該持續努力與給予的。不論是何種角色,爸爸,媽媽,親戚,手足,老師…。

我和每個班上的孩子大概都至少有一年的緣分,面對一些破碎家庭或高風險家庭下的孩子,老師短暫的經過,很努力溝通,很努力給資源,其實我也沒把握,可以具體改變什麼?因為家庭教育絕對是最關鍵長久的因素。但肯定的是,還是有改變的可能的!至少,我們可以多給一點愛吧?在每個孩子都需要被愛的時光中,多給一些擁抱吧!我非常喜歡抱孩子,當然在雞飛狗跳的教室中,偶爾也會板起嚴肅的臉孔。但並不會改變我和孩子之間的情誼,因為事件過後,孩子依舊喜歡被擁抱,也知道我依舊會擁抱他們。

在盛怒時,不對孩子下危險的定義,是我隨時在警惕自己的。讓孩子多感受愛與溫暖,是必要的安全感與養分,這也是我希望他們感受的世界模樣。我相信,唯有此時年幼的孩子們,在成長時光中,以愛被滋養,未來長大後的他們也會用同樣的心情去愛護每個孩子。

抱歉,這些話語,確實是非常理想,與殘酷的現實成了強烈的對比,有許許多多的人無法感受到這份溫暖,是非常難熬與辛苦的。我只是想,如果每一個路過者的擁抱,都有一點點溫暖,只要一點點,孩子是不是就能記得有人願意愛他。

● 每個人都需要愛與擁抱

回到自身的角色上,當有些人總是視幼兒園老師為保姆,保育勝過教育的意涵時,我想分享的是,對於自己的影響與給孩子的身教,其實都是如履薄冰,不敢怠慢,我更抬頭挺胸,因為我知道,每個幼兒園老師都是一個能給孩子愛與榜樣的師者,那是專業,也具有深切的意義。因為此時,每個孩子都是敞開所有的感官,全心接納與相信他眼前成人所給予的一切訊息。

說真的,我一直都不明白,注音,數字,所謂的認知,到底對幼兒有什麼樣的急迫性?當成人對孩子認知學習的期待已超越正向情緒、品格、意志力、思考等等能力培養,對孩子重要的學習順位是什麼?我們同時是否也扭曲了孩子該有的價值觀?

當「功課寫了沒?」「今天有沒有功課?」「考試幾分?」這樣的話,換成「來,抱一下。」「寶貝,今天有什麼想跟我分享的呢?」從改變話語與期待,檢視媒體,多一個擁抱,我們能不能從任何一個小小的可能,努力給孩子,一個更好的世界?

(作者為幼兒園教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