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Faris Algosaibi,CC BY 2.0

在討論死刑的論述中,背後常涉及「以牙還牙」與「捍衛人權」兩種對正義極為不同的想像,容易陷入價值二元對立而窄化許多討論的空間,每當重大命案發生時,社會大眾常將矛頭指向廢死團體,網路上又會掀起死刑存廢的爭論。筆者並不避諱自身價值偏好是傾向廢除死刑,然而這並非截然二分地選邊站。

首先,縱然傾向支持廢死,但筆者最感到糾結與矛盾的是社會上少數人或許是所謂「罪大惡極」、「無復歸及適應社會之可能」之人;現在台灣全部在監死刑犯僅數十人,像鄭捷案、割喉案那樣可能被認為「天理難容」的死刑犯更是少數中的少數,只是一方面會被媒體和社會加以渲染,造成社會上人心惴惴以及潛在被害恐懼及憤怒;另一方面,若要支持廢死,如何對待這些「少數中的少數」,則為棘手又不可迴避之挑戰,但這又牽涉到何謂「罪大惡極」、「天理難容」、「無復歸及適應社會之可能」,認定標準為何?誰認定?民意?法官?假設前述標準可以設立,那又怎麼處理這群「罪大惡極」之人?

接著從「標準」繼續往下談,先從司法體制來看,別忘了蘇建和、江國慶等案例(包括他們的家屬),都是現行司法制度下疏失之受害者,他們或許是少數,不過他們的存在也提醒我們死刑制度的缺失,制度有問題就應該被討論,而不是因為站在支持或不支持死刑的高度上選擇性忽略,何況這關於無價的生命,在刑法中也是位階最高的法益。司法當然需要被尊重,但生命能交由法官並希望他們能夠「公正」判決嗎?法官也有自己的立場,不管是支持死刑或反對死刑,判決除了依法也有賴依法官心中的「判斷」,難謂不牽涉到法官對於死刑的立場。

接著我們從社會脈絡來談死刑犯,想想數十年前的湯英伸案,當時一位原住民少年高中畢業就前往都市謀職,不料其誤入職業介紹所的求職陷阱,被雇主扣押其身分證件以及超時工作,在一次的酒後爭執,湯英伸殺死了雇主及其家人,最後被判死刑,在當時社會中引發軒然大波,社會上有些人為其發聲,希望給這位十九歲少年一次機會,然而最終其仍被處以死刑,湯英伸拒絕在執行死刑前施打麻藥,因為他認為自己罪有應得,應承受執行死刑的疼痛。湯英伸固然犯法,但這則事件提醒我們,死刑犯背後反映複雜的社會脈絡和問題,也需要我們去理解和處理,像湯案在當時讓族群議題浮上檯面,也讓台灣社會得以再一次檢視原住民在都市的生活所面臨的處境。另外,從犯罪控制的效果來說,有人會說死刑可以嚇阻犯罪,這樣直覺式的反應,實際上這中間的因果關係並未被確認,不宜過於直觀及武斷地推論。

關於被害者家屬,我們不能把被害者家屬對於死刑犯的想像同質化,實際上並非每個被害者家屬都希望加害者被處以死刑,因為再怎麼樣也不能夠讓他們心愛的家人死而復生;支持死刑的常問「你憑什麼幫被害者家屬說話,你又不是他們?」同理,支持死刑的人也不是被害者家屬,那這樣是不是也只是將支持死刑背後想像的「正義」加在被害者家屬身上?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因為死刑議題本是公共議題,本來就需要被社會大眾從不同層面討論,而並非取決於身分是否為當事人。

談到對正義的想像,「殺人償命」的應報觀似乎很公平,乍看也沒什麼不合理,但進一步細想,處決加害人的角色在古代是由劊子手擔任,在現代官僚體制下,依法行政執行死刑,被害人家屬及支持死刑的人們在處決後才得加害人死亡的消息,這過程隱密、不公開;試問如果今天由被害者家屬在公開場合親自執行開槍呢?這樣是不是更符合「公平」、「公開」、「嚇阻」的原則?也讓被害者家屬更能發洩情緒?但當一個活生生的加害人在面前,又有多少人敢親自提起槍親自處決加害人呢?

不可否認的是,有些被害者家屬很堅定地支持死刑,但加害人死了之後呢?心中對加害人的恨將長留甚至永留心中。一顆子彈乍看最直接解決事情,政府也樂得輕鬆,但有沒有可能思考與建立更完善的刑事政策與被害人家屬的生活復原之相關制度?例如修復式正義(restorative justice)落實於被害人家屬之生活重建與復原制度,包括心理、人際及社會等不同面向,修復式正義致力於修補加害人與被害人之間的關係及開啟對話,讓加害人與被害人雙方給彼此一個機會理解彼此;在國外修復式正義制度的成果,讓被害者家屬和加害者能夠互相有更多的了解,有助於加害者慢慢走出傷痛與恨,也有助於加害者真心悔悟並重新開始。

台灣的死刑制度和刑事政策固然很多缺失和不完整,現階段談廢死和修復式正義也非一蹴可幾,這還牽涉到監獄功能的檢討,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這不代表我們就應一直原地踏步而不去討論思考和嘗試更多可能。堅守某個價值高度(不管是應報觀這種很直觀的正義理念支持死刑,或是站在人權的制高點反對死刑),耳朵會不自覺而聽不進去任何與自己不同立場的話語,也懶得理解不同立場和處境的人事物,這樣的討論並非討論,只是各說各話。

(作者為高中公民科教師)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