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廖祐瑲攝。

4月8號拜讀《聯合報》邱天助教授的文章〈淘汰「偽大學」 別再製造虛度教育的台灣人〉後,有幾點不同的意見希望與大家分享。

首先,邱教授對「真」大學與「偽」大學的分法,雖然他沒明說,但如果我沒會錯意,說穿了其實採取的是入學成績排名。也就是說,直接的就把入學成績高的,定義為好的、真的大學,而在其中就讀的學生、教書的老師,也全是好的、真的學生和老師。他類入學成績低的大學,則「在招生不足,學校面臨倒閉的惡劣環境下,為挽留學生」就只能放寬一切標準,偽老師假裝教書,偽學生假裝讀書了。

其實,偽老師與偽學生所在多有,根本不全是照著學校的入學成績分布。就我身為一個大學生的經驗(也許邱教授會認為我根本是偽學生)看來,在大學校園內有許多正教授根本是不及格的!只求升等而罔顧教學!一副學術流氓樣!反而一些在體制內位階低的助理教授較有教學熱誠。一個從事大學教育工作者的升等速度,與其教學品質幾乎成為反比!這,是臺灣高等教育界裡的一副怪現象,也是本篇文章所要集中火力批判的諸多「偉大學」之一。而學生上課滑手機則是一幕資訊時代下的悲劇,各校皆然,與邱教授標準下的大學真偽並無直接相關。我認為現代青年,最最缺乏的就是意志力,以及不為外物所役的行動力!這點,我們該檢討!

先來談談「偉大學」,什麼是「偉大學」?就是一門學著自以為偉大和自我膨脹的學問。然而一旦我們挑開那華而不實的薄衫,變可以輕易瞧見腐敗不堪的內裡。

透過1954-2000年台大學生的學籍資料,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在〈誰是台大學生?─性別、省籍與城鄉差異〉中指出:

相較於全國平均的0.89%,3.06%的台北市人口和6.10%的大安區人口會成為台大學生,台東縣的比例則只有0.19%。……台大法學院學生的背景資料顯示,42%的父親和27%的母親為大學畢業生,父親或母親為公教人員的比例高達42%,均遠高於大學生和一般人口的比例。

從駱教授的資料中我們可以得出一個我本人深深感受也相信,但也許還需要更多資料進一步佐證的論點,那就是一個學生能否考上國人心目中的好大學,需要的不只是自身的努力,城鄉差異、家庭背景、經濟條件也在在都是影響巨大的關鍵因素。

相當諷刺的,出生社會底層的學生必須花費比起他人還要多的心力,才可能達到,甚至根本無法達到與他人一樣高的成就。經濟條件差的家庭反而需要砸下更多經費,才能供孩子就讀資源稀少的私立大學。

為什麼在台灣能夠廣設大學?其中一個原因,也是最關鍵的原因就在於每個家庭都有一個夢,希望透過教育,能使階級翻身。台灣人對大學教育的需求,又或說是迷信是相當相當高的。但,在臺灣教育真的能讓人翻身嗎?我深深懷疑!

在我們呼喊著打倒「偽」大學的同時,是否也該讓我們思考階級間的不公該如何面對,底層階級子弟的前途是否就該如此命定?如何定義努力與否?萬萬不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阿!在「偉大學」盛行的台灣,讓我們起身捍衛備受歧視與污名的所謂「偽」大學與「偽」學生權益!

抬頭挺胸!向前行!讓我們奮鬥不懈!

(作者為中正大學政治系學士班學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