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slayer, CC BY 2.0

自102年底高速公路全面改為電子收費後,收費員曾多次夜宿交通部、兩度癱瘓國道出入口,甚至絕食超過200小時,爬上ETC門架以身體對這個嚴重向財團傾斜的無能政府發出沉痛控訴,然而抗爭歷經兩年,在收費站奉獻大半青春的工人們卻遲遲未能拿回他們應有的權益,時任交通部長的葉匡時只以「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態度冷血對待過去的老員工。

直到3月16日自救會前往「交通幫幫主」行政院長毛治國家抗議,交通部才惱羞成怒地說出「給了,怕非典比照」的最深層恐懼。因為造成台灣長年低薪、民眾「薪」情悶度高的剝削政策被掀開了,毛院長只好狗急跳牆搬出「要解決約聘僱人員問題,預算恐達上千億需『全民買單』」的恐嚇修辭,試圖製造社會和收費員之間的利益對立。事實上是政府根本不願意也沒有能力解決目前公部門嚴重的非典型勞動問題,約聘僱和派遣制度讓政府可以大呼過癮地利用低廉的人事成本取得彈性極高的勞動力,順應自1980年代以來縮減政府規模和支出的新自由主義潮流。

國道收費員的勞工身分規範於〈行政院暨所屬各機關約僱人員僱用辦法〉和〈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學校臨時人員進用及運用要點〉,政府取巧地用「依法行政」就規避掉所有應當給予的保障,但收費員根本不該適用約聘僱制度,這是政府為了節省成本以「合法掩飾非法」的惡劣手段。據《勞基法》規定,一般勞動契約皆以不定期契約為主,定期契約為例外,第九條中更表明只有「臨時性」、「短期性」、「季節性」、「特定性」的工作內容才能以定期方式為之。收費員的工作內容顯不符合上述條件,持續長達十幾年的勞動生涯,被年復一年的約聘僱契約給切割成零碎的片段,國家關廠非但不承認勞工年資和應得資遣費,反而指控收費員稱其貪心、懶惰,這樣帶頭違法的政府又如何能夠要求私人企業改善勞動環境?

社會大眾普遍對於約聘僱的觀感極差,在於地方政客將約聘僱作為釋放小惠的政治酬庸與可以戲弄於股掌之間的綁樁棋子,從苗栗縣長於元旦前大量解雇400多人到新竹市長所謂「汰弱留強」,改朝換代的人事大風吹無不顯示各方政治力在約聘僱職缺上的觸鬥蠻爭,於是約聘僱成了地方政治中最醜陋的毒瘤,是否在職端看你的後台有無看照,然而並不是所有約聘僱都在政治力的庇蔭下,更多的是咬緊牙根在基層崗位上奮鬥、硬吞與公務員同工不同酬的惡劣勞動條件、每年提心吊膽其「定期工作的不定期性」、背負政治酬庸下冗員的汙名,以上種種才是最基層勞工在第一現場「深刻體感」到的勞動剝削,但全台無數約聘僱和臨時人員卻像啞巴吃黃蓮,苦在心裡口難開。

今天收費員再度從交通部苦行至行政院,是以勞動的身體向社會大眾訴說其沉冤待雪,以跪天地公道來揭露政府的無法無天,盼社會大眾可以認清派遣、約聘僱、臨時工等非典型勞動僱用體系已經是造成台灣薪資停滯不前的政治陰謀,要打破舊政治的腐敗酬庸和提升台灣勞動環境,讓受薪階級真正取回應有的勞動果實,需要全國勞工的支持,和收費員一同抗爭吧!

(作者林芸為台大大新社成員、陳德倫為華隆自救會秘書)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