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Marcin Moga, CC BY 2.0

隨著時代轉變,家庭結構為雙薪父母已經非常普遍,家長自然有將家中的寶貝送至幼兒園就讀的需求。而為給孩子好的受教權,家長經常東奔西走找尋,為的就是想給孩子最好的選擇。100年幼托整合政策開始實施,同時積極實施新課綱及評鑑制度,就為提升台灣幼教品質,給孩子理想的幼教受教環境。原為美意,演變至今,幼兒教育及照顧法,卻有部份立委完全漠視教育部明確回應與幼教工作者反對下,仍強行修法,將於今年3月一讀,5月前三讀。

為什麼我們那麼著急要反對幼照法修法?修法的內容是什麼?修法有什麼影響?這不是只關乎幼教工作者的法令,而是嚴重影響台灣未來整個幼教生態的改變,以及我們要給孩子什麼樣的受教環境。邀請每個重視孩子受教權益的你們,也為了我們後代孩子的受教權,共同檢視與思考修法後所造成的結果,特別是第15條、第18條,以對照104年1月14日立委議會部份記錄的方式,討論其說法及產生的問題。

● 幼教現場需要專業的教保服務人員,確保孩子的受教品質與安全

「幼照法」第15條

原文:未具教保服務人員資格者,不得在幼兒園從事教保服務。

修正條文:擬在其後加「但現場有教保服務人員時,可協同教學,不受此限」等字句。

委員黃志雄等16人提案說明(討471,p.7)中:「現今之公私立幼兒園有許多具備專業特色的課程,如音樂、幼兒律動等,對幼教品質及教學多元化具有正面的意義,但依現行條例規定,未具教保人員資格者,不得在幼兒園從事教保服務,然為考量教學的多元性與豐富性,若在具有教保人員於教學現場時,同時有專人協同教學情況下,應可讓類專業人員與教保人員協同教學…又或者委員陳淑慧等16人提案說明,協助幼兒健康、適齡適性及均衡發展…規定幼兒得聘任體適能或多元才藝及潛能激發等專業人才,協助合格教保人員進行教保服務。」

以上看似善意的說法,讓我們來深究一下問題在哪裡。

首先,專業幼兒園教師本身就具備將音樂、律動、體能融入課程的教學能力,並不須請外聘教師,而更該重視師培過程中,是否致力培育幼教老師應具備的能力。

第二,幼兒園並不是分科教學,而是統整教學,所有的學習元素,不論是捏黏土、體能、音樂等課程,都是融入在孩子各種模式底下的教學學習之中(如:方案、主題、華德福、蒙特梭利等),修正此法案的立委們,完全不具備幼教專業的思維,漠視孩子的受教品質,竟容許非教保服務人員在教學現場,除了變相鼓勵幼兒園成為才藝教學的合理場所,讓家長拿出錢,支付每節才藝課程,讓業者從中獲益。也試想,家長如果真的要培育孩子特定的才藝課程,孩子透過園所片段的才藝節數,且不了解教師背景的狀態下,孩子能接收良好的學習品質嗎?

第三,一旦同意開放非教保人員在場,請各位家長試想,今天在孩子教室的人,可以是任何不具教學資格的人!甚至連一位才藝教師都不是!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當問題發生,卻發現法條明文同意開放所有不具資格的人都可以進入教學現場!老闆可以說,我們當然會把關啊!但既然可以要求合格的老師教育孩子,為什麼要冒險讓孩子被不具教保服務資格進入教室照顧?為什麼讓園所朝著由才藝堆砌的表面成就發展?我們也無法確保所謂另一位教保服務人員可以在現場監督?為什麼不讓兩位老師都是合格專業的教保服務人員?這樣的立意,讓人匪夷所思。

要發展精彩的課程,長久而穩定的考量,是要提升教保人員本身的專業能力,給予孩子獨立思考、健全完整的全人教育,絕非仰賴外聘教師分科式的才藝課程,更造成家長額外的費用支出,導致孩子填鴨式的學習。

● 教師證是最基本的保障,請維護幼兒有品質的學前受教權

「幼照法」第18條

原文:幼兒園有五歲至入國民小學前幼兒之班級,其配置之教保服務人員,每班應有一人以上為幼兒園教師。教育部並擬定幼教專班供現職教保員取得教師資格,給予進修管道,延長期限從五年改至八年,期許教保員專業成長,符合資格,及同時向上提升幼教品質。

修正條文:直接刪除此規範,並提出不應要求教保員再進修。

委員盧秀燕等21人提案說明(討473,p.9),第三條內容提及…「強制要求每個新制幼兒園的大班均需配置一名持有教師證之幼兒園教師,使原本可獨立擔任大班教師之教保員,其工作權遭到剝奪,對全國約兩萬五千名,原服務於托兒所之教保員權益造成衝擊,教保員多年累積的教學經驗,只因一條法規竟全數抹煞…第四條,教保員學術的專業程度並不亞於幼兒園教師,且在教導管理幼兒方面,實際操作的臨場經驗往往才是最重要的…」。

說法同樣像是充滿使命為教保員抱不平,不過,我們一樣來仔細探究問題。會發現最後獲益的人不是老師,也不是孩子,而是考量私人園所經濟成本的老闆及財團。

首先,我們需要先了解為什麼會有幼兒園教師和教保員工作權的討論,認識其中差異(參考表一)。討論之時,別忘記永遠優先以孩子最大利益為考量,以及不論是教師或是教保員,都是一家人的立場。

表一:幼兒園教師與教保員的資格

 

資格

教師證

幼兒園教師

 

依師資培育法規定取得幼兒園教師資格,受教師法規範。舉例:在公立、市立園所中,經教甄考試通過的幼兒園教師。或有符合資格亦有教師證,但在未考取教甄前,參與各縣市公開辦理的代理代課教師,也稱幼兒園教師。

整體理解,只要有取得幼兒園教師證,便具備幼兒園教師資格。

待遇:依教師法辦理

需具備。

在完成實習後需通過教師檢定考試,取得教師證。

教保員

國內外相關科系畢業,或修畢幼兒教育、幼兒保育輔系或學分學程。或從托兒整合後,原托兒所人員、私立園所中不具幼兒園教師資格,但具備教保服務人員資格,便稱教保員。

另外,因應幼托整合,從100年開始有由政府公開徵選,經過考試任用,分發至各公立、市立園所的教保員,也稱作教保員。

另外依學經歷差別也有教保助理人員等職稱。

待遇:依勞基法辦理

不需具備。

● 幼兒園教師與教保員工作定位本就不相同,最優先考量是幼兒受教權益

在幼托整合之前,「托兒所」收托2歲至未滿6歲幼兒,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在地方為社會局;「幼稚園」收托4足歲至6歲幼兒,主管機關在中央為教育部,在地方為教育局,兩者的師資要求也有所不同,幼稚園原每班均需配置2名教師,托兒所則僅配置教保人員。

為提升台灣幼教品質,產生幼托整合政策,當這兩者機構合併後,「幼兒園」需兼顧教育及照顧功能,收托年齡為2至6歲,教育部採趨中方式,說明五歲幼兒即將進入國民小學階段,為利幼小銜接,其教育層面有強化之必要,應至少配置1名幼兒園教師。該班級的另一名教保服務人員仍可由教保員或助理教保員擔任教保服務工作,而五歲以下,更以教保員為主。

在政策中,並沒有所謂剝奪教保員工作權之慮,教保員仍可教大班,更可以獨立負責未滿五歲的班級。反觀幼兒園教師,僅受這條規範保護,但是一旦通過這個修法,私立園為節省經費,會以教保員職缺聘任所有的老師,故老師即使具備幼兒園教師資格,仍會以教保員低薪任用。直白的說,站在私立園所及財團經濟考量下,用低薪又合法的方式聘用人員,當然不會優先採用合格具備教師證的教師,這樣的考量,美其名爭取教保員工作權,實質是降低經營成本。

另外,回歸到為什麼五歲以上需要配置一名幼兒園教師,就是以孩子的教育權為考量,兩者本身被定位的工作內容本就有所差異,並不是去模糊重點,而是各司其職,相互支持,更不違背我們都是肯定教保員的經驗及能力的。

立法委員們如果要重視教保員的工作權,倒不如思考給予辛勞的教保員有更好的報酬,讓幼教工作者不再是長期屬於低薪勞動的服務業,而是該更重視我們給予孩子生命中第一位教師的價值。

● 請大家試想修法後的影響與結果

最後,我們來重新綜合立委們修法後的方向。第15條,刪除五歲班須至少配置一位幼兒園教師,讓教保員可以獨立帶大班。同時要求免除教保員進修要求。再配上第18條允許非教保人員在現場教導。

結果是,當家長交付寶貝到教室時,很可能是一位不具證照,不具任何教保資格的人手上,想找一個合格幼兒園教師,很抱歉,沒有了,沒有業者會聘用專業但高薪的幼教老師。

身為家長的我們,看了以後,有沒有覺得害怕。在那些看似為教保員抱不平的立委說法中,犧牲的是整體台灣幼教的品質,成就的是私立園所增加才藝收費,同時為了節省經費,必然優先錄用好用又便宜的教保員,而免除用合格教師證的幼教老師。證照不是萬能,但證照是給孩子最基本的保障,所有的專業領域都需要證照,連最基本的證照都不把關,年幼的孩子要面臨的會是什麼樣的成人?

我們想堅持的是,在幼托整合中,共同提升台灣整體的幼教品質,更積極推動幼兒園新課綱,及落實執行幼兒園評鑑,讓不具專業,不合格的黑心業者被淘汰,讓家長享有優質的幼兒園教保服務。在至少一師一保制度下,共同攜手建立孩子的完善學習環境。這是不能再讓步的堅持。

請教孩子獨立思考,請不要相信用才藝堆砌表面的成就。

請為孩子把關生命中第一位老師,守護台灣幼教品質。

最後,附上與推動此修法相關的立委名單,既然你們覺得這是對的,就讓所有愛護寶貝的家長們,共同客觀檢視修法的正當性,用選票告訴你們答案。也請不要說有舉辦公聽會,聆聽各界指導,因為我們反對的聲音,只永遠換來官方說法謝謝指教。而教育部從p.12~17頁,長達五頁內容,特別是最受爭議的第15條、第18條,一字一句說明你們不應修正的原因,審查結果竟然只換來「均予以保留,送院會處理」。

教育是影響人一輩子的事情,當你們強行通過教育部反對的法令,除了讓人失望,我也不解,為什麼教育的法令,卻由一群非教育專業人士去決定,擅自修改。如果各位立委你們還願意傾聽人民的心意,願意守護台灣幼教品質,請重新慎重考量,停止你們的提案,及退出連署。

(作者為幼兒園教師)

【備註】內文提及的提案內容,根據網路公開訊息,104.1.14立法院第8屆第6會期第18次會議案關係文書

相關修法版本:陳學聖委員、何欣純委員、蔡其昌委員、黃志雄委員、葉宜津委員、陳淑慧委員、吳育仁委員、周倪安委員、管碧玲委員、徐欣瑩委員、張嘉郡委員、陳亭妃委員、黃志雄委員、李應元委員、鄭汝芬委員、林世嘉委員、邱志偉委員、盧秀燕委員等。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