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陳正哲:從加薪法案看政府如何創造公平正義

2015/03/20

photo credit: flickr@Luke Ma, CC BY 2.0

去年行政院長毛治國組閣時強調有感施政,強調回饋經濟照顧中產階級、年輕人以及中低收入家庭。如今國民黨立委忽然提出公務員與勞工加薪,毛揆則回應因為台灣不是社會主義國家,難以具體提出勞工加薪目標。乍看錯亂,實則是執政團隊不願面對健全租稅制度,來達到所得重分配的責任。

大家同意合理稅率越低愈好,但低稅不見得公平,在政治協商過程中,行政與立法部門更容易受到具社會影響力的富人與財團意見左右。例如近年GDP雖然成長,卻是伴隨台灣青壯年勞工的集體低薪,台灣薪資所得卻攀升到綜合所得總額74%。受僱受薪者一毛錢的稅也跑不掉,繳稅負擔沈重,富人卻有許多避稅免稅管道,從炒房與土地增值的資本所得長年被排除於課稅外,到去年立院凍結大戶條款,推動金融營業稅5%卻附帶8年落日條款,種種企業租稅優惠在產業發展的大傘下顯得理所當然,但勞工的保障始終落後於先進國家,而讓企業更有壓低勞工薪資的條件。低稅收的好處誰拿走了?

政府對所得重分配責無旁貸:人們的薪資水準最初取決於能力及市場,但長期發展往往產生自我保護的贏者圈,形成社會階級對立也不利於經濟成長。所以各國規劃社會福利措施來進行「重分配」,以改善市場法則的原始所得差異擴大。台灣政策對社福的觀念卻還停留在補助特定弱勢的階段,少檢討現行社福政策的公平效益,而缺乏考量連續性的全民需求,難以因應高齡化的衝擊。

今年逢全民健保20歲,慚愧的是這20年來我們社福政策進步多少?美國推動健保法案之際,不僅爭論全民要分擔多少醫療資源,更關注如何促成全民健康的目標──加強社區基層的照護水準還不夠,更要求在地化的發展預防策略。反觀台灣,自來水系統老舊無法生飲,許多地方仍抽取有重金屬的地下水灌溉養殖,中南部空氣懸浮粒嚴重污染,沒有充足人力確保食品安全;數十萬新移民移居台灣,但政府提供醫療社福機構的語言及文化協助遠遠不足;退休金制度繼續竭澤而漁,高齡化的長照政策仍是向東南亞國家租借人力。台灣普遍只在乎個人當下收入,不在乎公平正義的基本價值,其結果就是現在政府稅收寡而不均,環境與健康政策七零八落。如今偶然冒出一個空洞的加薪法案,真的不如歐洲的社會主義國家。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台灣健康人權行動理事)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