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COD Newsroom, CC BY 2.0

大學教育課程設計的「服務學習」(Service Learning),源自於美國教育中「志願服務者」思維,以做中學習的概念,引發學生自省與關照他人能力,並藉由實際的經驗值,讓學生有所依循和體會。為此,學生們不管是投入於社區、校園、各福利中心單位等,藉由服務、照應他人的過程中,觀察、體會付出的快樂,培養與建立同理心,更有甚者,可作為和社會接軌的預備課題。

近年來,納入畢業必備的「服務學習時數」,大學生必須在4年內完成校內外約為72小時的服務學習時數(含講座),部分學校也有77小時的規定,各校不等。為了順利取得「時數」以獲得畢業許可,以「服務」為出發點的美意,很可能轉變成「畢業優先」導向;如此一來,「志願服務」的本意盡失。

勞動與服務,有其美意和深意;原本是具有價值的課程設計,但即使是由學校或官方單位所把關的服務學習單位,也未必可全然放心參與,學子們投入這項「服務學習學分」,卻也可能在受教育的過程中,遇上許多不可挽回之風險。

3月15日,一名參與志工服務學習的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學生劉志軒,在服務結束之後返回校園的路程中,疑似疲勞駕駛而車禍喪生。該生所參與的是由國家官方單位台南市政府主辦,委外由民間團體執行的「第九屆台南古都國際馬拉松~古藝昂然」馬拉松比賽,招募志工於各跑點發送礦泉水,志工可獲得的權益如下:(1)凡全程參與者,可獲得志願服務時數證明(2)志工襯衫(3)零錢包(4)車馬費新台幣300元(5)供早、午兩餐附飲料。參與者須於前一日3月14日參與兩小時服務說明,並在比賽當天凌晨5點報到。

估算地處相對而言較為偏遠的官田台南藝術大學至台南市區的路程,劉志軒所使用的交通方式為騎機車,花費時間約為一個小時。為了準時抵達,該生必須在凌晨4點出發,並於各駐點堅守崗位7個小時,以獲取服務學習證明,在返回校園的途中,不幸撞上路樹不治,同行之女學生亦身受重傷。

為此,劉志軒系上專任教師郭姝吟發文檢視各項環節,抨擊主辦單位在活動規劃安排上有失職責,此一事件、此項官方馬拉松活動與學生為取得服務時數才能畢業之門檻,三者間互有因果關聯,引發各方觀點與討論。

或許有人要說,「人生誰沒有風險?」(網民發言)、「自己的選擇自己負責」(網民發言)、「此為個別意外,不要藉此抹煞服務學習美意」(教育部高等教育司發言)、「校方只是協助市府發文,並沒有逼迫學生要參與該活動」(校方發言)云云爾爾之言論。

的確,他們並非是為了賺取300元車馬費或享用主辦方所提供的早餐漢堡加檸檬紅茶、午餐肉粽加仙草蜜而前往;他們是為了完成學業,為了實踐「志願服務」的精神,發自內心、自行選定了該活動作為「服務」實踐之場域。

途中的往返,也確實有諸多不可掌控之因素;然而,國家為保障人民權利所實施的種種福利保險制度,社會上各工作領域勞工為保障各類型職業災害與風險,尚有勞工保險;反觀本起事件中,承辦單位如何照應前來協助幫忙的志工?據悉,由官方作為主辦單位的活動,根據劉姓學生家長的投書字句中提到,並未替志工們辦理保險,究竟何以如此省略?背後的原因為何?進一步思考,在這樣的安排之下,我們的社會,把志工的付出與勞動,置放在什麼樣的位置?而南市府體育處在劉父投書不久後,也公開發表回應:可能劉父有誤會,有保險,會盡道義上的責任,並協助處理後續事宜,已向蘇黎世保險公司申請新台幣300萬元的理賠金。

但這並非問題的解答。

服務學習的立意和出發點是可敬的;既然本意是要從心做起,那麼我們的教育,為何需要把「服務學習時數」納入畢業考量,用規範和量化的方式,藉此紀錄以表態、證明學生的「志願服務精神」和「服務心」?

而眼前原本可以有大好前途的年輕人,為了顯示他們的志願服務之心,在受教育的場所,接收學校公告資訊,以自由之心選定參與該活動,原是活潑健康的青年,在前後往返約為10個小時裡,參與「勞動」和「服務」的過程中,亦折損了寶貴的生命。

難道,此起意外的學生背景為地處偏遠南藝,真的僅是單一案例?台灣沒有其他需要運用課外的時間,自行駕駛交通工具前往它處,並在路程不算短的地方進行服務學習的學生嗎?

志願服務精神隨時皆可進行;而我們的人生,當真缺少這些待驗證之時數?真有急著要用4年的規範去完成?難道畢業後出了校園沒有點數證明,就不再服務了嗎?

以此明示本心的代價,值得嗎?

(作者為資深編輯、文字工作者、南藝校友)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