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張玟榕:沒有觀眾的黑豹旗

2014/12/06

早上七點,遊覽車上。幾個學弟翻著課本,或許仍掛心明日的段考,只是右手臂上的徽章,那隻張嘴吶喊的黑豹,彷彿正指引著更迷人的方向。如果學生的本分是好好念書,考前一天跑去比賽的我們,還真不是個乖乖牌。而這句「一輩子要考很多次段考,但一生可不會有第二次機會參加黑豹旗」似乎成了絕佳擋箭牌。

只是這樣的說法,在踏進球場後不攻自破。

一樣的向球場敬禮,一樣的熱身傳球,只是當球場廣播慢條斯理介紹執法裁判出場,又或者凝視在外野飄揚的校旗,一字一句唱著熟悉的校歌時,總有股不同以往的感觸繚繞心頭。

或許,是被重視的感覺。在職棒等級的場地出賽,毫不馬虎的開賽過程,以及專業的轉播團隊,在在的告訴我們,原來小時候偷偷做的夢沒那麼不切實際,原來那些活該被笑傻的夢想離我們並不遠,原來努力就有舞台,而青春真的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可能。從小不斷被灌輸價值觀的我們,終於有機會好好用一場球告訴每個人,在一張張考卷外,對我們而言,甚麼才是真正重要的。因此,黑豹旗的地位,不需要靠比較來確定。

就算黑豹旗很重要,但為什麼要打一場明知贏不了的比賽?

「不要想著贏,要想著不能輸」,《KANO》這句經典台詞,直到比賽開打後,我才終於真正理解。想著贏時,眼裡全是對手的身影;若是想著不能輸,需要對得起的只有先前那麼努力的自己。誰說分數領先才算贏家,看看那些從甲組球隊手中敲出安打的乙組球員,他們的笑臉不就正訴說著:在比賽的最後,未能晉級的我們,打了場沒有輸家的比賽。

關於勝負,少了不必要的執著,才能真正從過程中學習。在各類書籍中不斷被提起的大道理,竟如此輕易的在球場上獲得驗證。我知道啊,未來的我們不可能靠打球吃飯,但打球絕對能讓我們有飯吃。很多競賽皆是如此,它把成功的秘訣藏在最不起眼的枝微末節,等我們領著足夠的耐心與毅力,主動地去發現、去突破。

一場比賽輸到三、四十分,總沒什麼好說的了吧!比賽打成這樣,還有意義嗎?

我的答案,絕對是肯定的。黑豹旗不同於其他盃賽的地方在於,不論甲組乙組、木棒鋁棒,都有機會在同一個殿堂上角逐勝利。黑豹旗之所以能為黑豹旗,正因為它的魅力,能讓落敗的一方即使難過即使失落,但仍不會有輸球的感覺。甚至到了未來,眼前的對手可能變成職棒的第一指名,又或是兒子的頭號偶像,這時如果想起當初對決的場景,即便是三振,我想也絕對值得驕傲。

情感上如是說,那差距仍是不得不重視的問題。稍微了解一下比賽內容,造成大比分結果的通常不是進攻方火力凶猛,而是防守方自毀城池。其實在球場上,同樣存在著「城鄉差距」。有些球隊擁有校方與家長會的奧援,教練跟球員皆為一時之選,但有些則面臨校方基於安全為由不予打球的困境,黑豹旗甚至是整隊第一次參加的正規比賽,如此一來,又怎麼能期待他們拿出超水準的實力呢?其實這跟先前英聽成績出爐後引起的城鄉差距討論相仿,解決方案並非單純的挹注經費、提升設備,因為這些相對趨於弱勢的學生,需要的不是憐憫,而是機會。給個公平競爭的機會,我相信他們會更懂得珍惜、更懂得努力。

回到標題,這次創下參賽隊伍紀錄的黑豹旗,怎麼會沒有觀眾呢?

這又是黑豹旗另一個迷人之處了。黑豹旗的高人氣加上電視轉播,讓很多原本不受關注的社團球隊,得到了在鎂光燈前展現自己平時努力的機會。以自身經驗為例,在比賽前幾天,許多畢業的球隊學長紛紛在社群網站換上自己高中打球的頭貼,在祈福的名義下,喚醒的是那些多難忘的時光;比賽結束回到學校後,看到老師同學們興奮地討論著比賽的每個環節,那團結一致的氣氛,說實在,參與這場比賽的人,有誰僅僅是個觀眾呢?

或許未來會有那麼一天,我們不再把夢想掛嘴邊,球場裡適合我們的位置只剩觀眾席,這時如果可以在某個不經意瞬間,想起當年烈日下義無反顧追球的自己,大概也是種幸福吧!

謝謝黑豹旗,讓青春不只是青春,夢想不只是夢想。(作者為新竹高中高三學生)

*本文圖片已取得「黑豹旗粉絲團」授權使用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