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周曉璇:三個親身的小故事

2014/09/07

故事一:藝術怎麼打分數

當年我8歲,小二,假日參加某縣市國小組的戶外寫生比賽,非常認真地畫了一上午,然後等水彩乾了,翻到背面填上「學校/班級/姓名/指導老師」,大功告成,交卷。

因為親友是工作人員之一,把我帶我評審辦公室吹冷氣、喝飲料、吃午餐,也因個頭小,看起來又很呆,大概沒有大人會注意到我吧!

只見評審們迅速地把所有畫作翻到「背面」,熟練地抽出某些畫作,一邊說:「某某老師的學生作品先抽出來,前三名他的學生要全包!」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大人世界的運作規則,看到評審用畫作的「背面」打分數,小小的心靈只是想著:「為什麼要叫我來這裡晒一上午的太陽陪比賽呢? 」

● 心得:主觀、評審不公開的比賽「人為操作空間」太大。

故事二:我心目中的公平

小學、國中時大家都住很近,所以偶爾會邀請同學到家裡玩 。

畢業若干年後,一次回鄉偶遇的機會,一位以前的同班同學,面有難色地上前,主動跟我提起:「...有一件事必須告訴妳,當年我到妳家玩,發現妳家周圍好安靜,但我家附近有工廠,很吵,所以我讀書當然無法專心,成績當然比不上妳,我覺得這很不公平。那學期末剛好老師叫我幫她計算成績,我就把妳的總平均扣掉好幾分,反正萬一老師發現,就說我『不小心算錯』就好了。當時我心目中覺得那樣才叫『公平』! 如果換成妳是我,也會這麼認為對不對?...」

我愣一下,跟她說:「我了解了!沒關係。」

她看起來如釋重負。

這麼多年了, 難道這件事一直困擾著她? 如果是, 那就太可憐了!

我心裡想的是:「聯考早已還我公平,所以,真的沒有關係。」

● 心得:每個人心中主觀所謂「公平」的標準都不同,社會需要的是客觀、且讓大多數人可以信任而安心託付的機制。

故事三:瞬間憑空蒸發的獎狀

因為對當今教育體制後知後覺,又不小心搬到所謂明星學區,入籍太晚而使小朋友無校可唸,只好去排私校的轉學生看看,當然前提是該年級要有轉出的名額,還要考試及審核通過才能補上,可遇不可求。若補不上,只好到十公里外較遠的學校就讀。

報名當天早上,校門口的臨時櫃台前早已人山人海,許多父母帶著孩子全家出動排隊,轉學生那排也不例外。

我們拿出一疊「歷年成績單及獎狀影本」放在桌面交給櫃台小姐(學校要求的,放在第一頁的是小朋友某張難得偶見的「第一名」獎狀),然後與小姐轉頭到另一張桌面尋找准考證,不到幾秒鐘再回頭,那一疊獎狀及成績單影本竟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下,憑空蒸發了!

我們和小姐找遍所有桌面、櫃子、地面,及詢問附近人員,都無法找到,趁孩子進考場的時間,我還到現場及辦公室詢問有沒有人代繳或失物招領,還是一無所獲。

後來我與學校討論補救方法,校方說雖然交件時間過期了,還是可以通融補交,回家再申請或再影印一次就好。但心中覺得非常不對勁,衷心希望只是有人「誤拿」了卻沒即時發現,而不是為了私校轉學競爭這種小事,當著眾人的面(包含孩子)甘冒刑法的風險!

● 心得: 缺乏受人信任與公平公開的規則,許多不安的父母為了怕孩子將來在明處暗處吃了什麼虧,不惜全力火拼裝備小孩,加入惡性競爭,增加社會成本。到頭來損耗父母所有資源與即戰力,做無謂的虛功,整體社會向量和等於零。

(作者自介:台大電機博士,15歲自台灣中部北上,考上北一女當小外地生,開始獨立生活。35歲依生涯規劃第一階段退休、回歸家庭。目前是兩位小朋友的媽媽。)

【編輯推薦延伸】

讀者投書/周曉璇:電機博士媽媽對小六學生演講「讀書方法」 

讀者投書/林妤玟:來自十二年國教實驗室白老鼠的一封信 

讀者投書/林柏寬:超額比序加分亂象── 國際發明展的荒唐 

photo credit:Dave Fayram (CC BY 2.0)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